防自殺模仿潮 社媒須做好把關

評論版 2019/07/15

分享:

丹麥有網絡紅人企圖自殺,香港最近也有多名青年輕生,引發社會熱議應否加強監管社交媒體的內容,惟這可能影響言論自由。社媒亦正用科技阻止網民自殺事件發生,避免引發模仿效應。

丹麥網紅IG貼遺書 掀監管辯論

丹麥網紅Fie Laursen本月初在Instagram(IG)上載遺書,逾3萬人讚好,引發全國激辯應如何監管網紅的內容。兒童及教育部長Pernille Rosenkrantz-Theil指,網紅應像傳統媒體一樣要有道德標準,不可談論一些與公眾無關的自殺或企圖自殺,並要負上編輯責任,違者要刪除帖文,並須設多名管理人員處理其網誌。

英國14歲少女Molly Russell前年底在IG和Pinterest等社媒取得自殺資訊後輕生,兒童專員Anne Longfield指摘Facebook(fb)和Snapchat等社媒對平台的內容失控,沒人應躲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的伺服器後逃避責任,並重申需成立獨立數碼專員公署,確保社媒好好保障兒童,並加快刪除令人不安的資訊。

香港近月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風波,涉及至少4宗青少年自殺個案和多宗企圖自殺事件。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總幹事曾展國指,自殺消息在網上大肆傳播,較易引發更多有相同感受的人興起自殺念頭,稱之為「維特效應」(Werther effect)。

fb借助AI 在美多次阻止自殺

究竟應否立法監管社媒內容,在各國都有大量爭論。社媒是新興媒體,是個人自由發表言論的平台,但不代表就與傳統媒體完全不同,可以「無王管」。惟規管如何落墨?自律為主?還是他律?

最理想是社媒自律。fb兩年前因應發生多宗網上直播自殺事件,運用人工智能(AI)來阻止相關事件發生,在美國已多次成功救人。不過,其自殺演算法卻被迫在歐盟中止運作,因《一般資料保護規例》生效後,社媒需事先得到網民同意才能蒐集其個人敏感資料。

惟社媒始終是私企,聚焦利潤最大化,以獲取更多網上廣告為目標,結果在監管內容上未盡全力。例如IG今年初坦承在處理Molly Russell自殺一事做得不夠,她逝世已近兩年,其帳戶仍收到自殘圖像,在輿論壓下才決定取締所有自殘圖片。

社會責任Vs盈利 尋平衡之道

要社媒將履行社會責任放在盈利之前是相當困難,若他們能非常自律,利用自動偵測技術自行監管平台內容,避免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接觸到一些教唆自殺、煽惑暴力和種族仇恨、網上欺凌和色情資訊,則社會樂見輕監管,讓其有更大發展空間。若他們只是在悲劇發生後做些過場式工夫來避責的話,嚴監管之聲只會日熾。

社媒既要履行社會責任,又要維護言論自由是相當困難。若無法自律,悲劇不斷發生,立法監管將難以避免,箇中如何取得平衡,考驗社會與社媒的智慧。

社交媒體是個人自由發表言論的平台,但有人藉平台散播自殺、暴力和色情等資訊,令不少國家爭論應否立法監管社媒內容。(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