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

副刊版 2019/07/18

分享:

前幾日,某外國傳媒突然話收到風,有人向上頭屢提辭職云云。一睇已笑死,真想唔撈,易過借火,立即對五個訴求say yes兼宣布重推雙普選,將自己打造成「民主Sailor Moon」,到時必好快「被腳痛」無得撈。

但係,呢個場面,幻想下好喇,係唔會發生嘅。若洞悉此人,就會明白,「黯然辭職」根本唔喺佢思想內。一個自詡年年考第一,不幸考個第四都哭崩牆的人,還要緊緊牢記並重提又重提起碼半世紀前的陳年舊事,因由不外幾個:一、佢真係覺得小學或中學考第一,乃人生至頂呱呱又誇啦啦嘅事;二、除年年考第一外,人生再無任何精采開心事;三、佢好似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話齋,停留咗喺嗰個考第一嘅階段(即心理學稱之為Fixation),心智、眼光、世界跟住就無再擴闊過。一個連考第四都接受唔到嘅人,又點會承認自己做呢份工做到好失敗?

一個地方領導若搞到內部一鑊泡,在做了一個錯得交關的決定,擺晒各方人士上枱做磨心,係人都俾佢搞到五勞七傷後,第一時間並非思考善後解救方法,如何降溫、修補撕裂,而是閉門見自己友時仲笑言:「好多人以為我死了,但我不會死得去。」將心神花在這些鬥氣、唔輸得的言詞上,呢種猶如「小強」嘅頑強戰鬥格,試問又點會躬身自省?一個由細到大花盡氣力,要去證明俾人睇佢唔係一個loser嘅人,係絕對唔會甘心喺佢認為攀到去成就最高峰嘅時候,頭耷耷咁向全世界承認自己原來好唔得。

一個人有如此心理狀態,絕對不會承認自己錯,因為一旦認錯即承認自己係「輸家」,此乃人生最大死穴。往後日子,路綫會繼續走硬,而最慘嘅係,其手下為咗維護一個人嘅尊嚴,付出非常沉重嘅有形與無形代價。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