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加劇倘戒嚴 恐葬送一國兩制

評論版 2019/07/19

分享:

由《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引發的大型群眾抗爭運動一浪接一浪,席捲全港18區。雖然林鄭月娥已表明條例已「壽終正寢」,但民情並沒有因此而明顯降溫,並且由原先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漸漸演變成多次的警民衝突,甚至是流血收場。

基本法18條 京可宣布緊急狀態

上周日沙田衝突之後,有消息指政府內部正研究分區戒嚴令可行性。保安局回應傳媒查詢時,只表示政府會繼續沿用現行「需通知警方,以及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機制,處理遊行及集會,變相沒有否定分區戒嚴這個選項。但萬一香港宣布戒嚴,特區將陷入一場更大的政治危機,並且直接動搖一國兩制。這一點,筆者相信是大部分抗爭者迄今仍未有認真思考的問題。

根據基本法第二章第18條第四款中指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這條法令的重要性,在於中央在香港不能管治的情況下,可以接管香港,一國兩制便真的壽終正寢。而根據法令所描述的三個情況,抗爭者千萬別以為中央是沒有一國一制的思想準備。

首先,近月Be Water的持續性抗爭,不但破壞了立法會,造成立法會罕有地接近停止運作,多項民生議案無法審議,直接影響民生。遍地開花的各區示威活動,亦令多區市民的日常生活大受影響。警民之間的衝突,更令人質疑特區政府,已不能控制區內情況,因此才需要考慮戒嚴。

其次,市民多次的抗爭行為,一定程度上證明了港人治港的失敗,令一國兩制在台灣不但無法發揮示範作用,更成了危及國家統一的笑話。

還有一點,抗爭者不停將行動升級,更在網絡上揚言衝擊中央駐港機構,這是挑戰國家安全的極危險行為。

根據以上三點及底綫思維下,中央已可以根據基本法第二章第18條第四款,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向香港直接實施全國性法律。

示威影響民生 危及國家統一

筆者非常明白群眾的憤怒,尤其年輕人,他們的憤怒並不局限於《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而是日積月累,對整個特區政府制度的不信任。筆者早在林鄭月娥上任當日,便在本報以《重建市民信心.加強有感施政》為題,勸告新政府要加強「有感施政」,認為政治體制的先天缺陷,造成權力高度集中在一小撮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手上,造成政策成效不彰,市民既未能參與特區政府的決策,又未能透過特區政府施政,感受到生活質素有所提升,對制度的信任自然每況愈下。

在2017年10月28日,林鄭月娥發表首份施政報告之後,筆者亦以《政府與青年同行.必先建信心》為題,指出「政府決心與青年同行,他們在體制內對政策的影響是必須得合理的反映,『相信制度』才會有機會重新出現。」無奈,過去兩年新政府明顯並沒有與青年同行,亦沒有透過權力再分配過程,把他們吸納到體制內。因此,才藉着《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一次過爆火出來。

青年憤怒爆發 惟勿頭腦發熱

不過,群眾怒火是針對現時特區政府,指向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傾斜的制度,而非一國兩制。這一點,抗爭者一定要讓中央清楚。

若要香港有政治體制上的民主化,甚至早日實現真普選,抗爭者亦必須要維護一國兩制,只有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仍有一絲希望。相反,若一國兩制既被台灣否定,又被定性為香港禍亂之源,一國兩制將會岌岌可危。

筆者萬望各抗爭者千萬別要頭腦發熱,尤其不可圍堵軍營,衝擊中聯辦等,代表中央權威的駐港機構,親手葬送了香港。

(作者為港台《政壇新秀訓練班》及美國三藩市灣區新城電台《東南西北風》節目主持。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由《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引發的大型群眾抗爭運動一浪接一浪,席捲全港18區。(資料圖片)

撰文 : 葉振東 資深政評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