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倘再出招 華怎應對自保?

評論版 2019/07/20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峰會上,同意重開兩國貿易談判,然而終結這場貿易戰的路徑仍不明朗。

畢竟兩位領導人去年12月在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上也達成過類似的協議,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尤其是在特朗普將中國的和解態度當成是軟弱之後。

華若不增關稅 更能說服美撤銷

而這回特朗普會否重蹈覆轍還有待觀察。無論如何,我們有必要去考量未來幾個月和幾年內貿易戰將如何展開,以及中國可採取何種舉措來保護自己。

在可預見的未來,進口關稅可能保持穩定——既不會進一步提高,也不會削減回原狀。大阪協議使特朗普無法繼續威脅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商品徵收額外關稅(編按:特朗普近日又再威脅對這3千億美元貨品加關稅),但也未能採取措施撤銷美方過去的舉措,如特朗普政府在5月份上一輪談判破裂後,對2,000億美元中國出口商品上調15%關稅(最終達25%關稅水平)的措施。

雖然這些關稅尚未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衝擊,但其影響可能會隨時間而不斷加深。但如果中國不以提高自身關稅的方式進行報復,就更有可能說服美國撤銷這些額外關稅——或至少不要進一步提高。相反,中國應該專注於以自己的方式去減少對美雙邊貿易順差。我們可愈來愈明顯地看到,特朗普關稅對美國的企業和消費者所造成的損害,要比對中國的損害更大。

對特朗普貿易戰的反對呼聲,在美國內部也日趨高漲。例如,美國商會——也是美國其中一個最強大的商業游說團體——正在呼籲撤銷過去兩年提升的所有關稅額度。鑑於2020年總統競選活動已經展開,特朗普最不想看到的事,莫過於在自己的政治基本盤內出現反對聲音,更不想頂着將全球經濟推入衰退的罵名。

貿易戰的影響已經蔓延到了跨境投資方面。近年來,中國國內生產成本的上漲已經促使許多外國企業——甚至愈來愈多中國企業——將其業務重新安置到越南和泰國等較低成本國家。貿易戰正在加速這一進程。

根據越南政府的統計,2019年前五個月的外國直接投資同比增長近70%,也是自2015年以來的最大增幅。但同時間,美國對華投資的增長步伐卻在放緩。

改善投資環境 挽留在華美企

特朗普政府希望美國企業離開中國。中國則應該說服他們留下來。這意味着改善當地投資環境,包括回應外國公司的合法投訴——如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以及在更廣泛意義上強化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遵守。

但美國對中國的壓力不會就此消失。美國也迫切希望將中國高科技企業排擠出全球價值鏈。在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圍剿長達數月後,特朗普最近宣布允許美國企業繼續向該公司出售產品。但很難排除他的政府會放棄扼殺中國高科技產業的努力——即使它去年也撤銷了針對智能手機公司中興通訊的類似激進政策。

對此中國有三個選項。首先,它可能會屈服於美國要求其脫離全球價值鏈的壓力。其次,它可能仍然致力於整合(integration),寄望在現有的互聯狀況下,制裁中國高科技企業對美國同行(如高通公司)的傷害會足以讓特朗普政府退縮。第三選項是集中支持國內高科技企業,令其可以加強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並制定應急方案。

加強立法 防貨幣戰金融制裁

中國還必須為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爭的可能性做好準備。如果人民幣處於貶值壓力之中,而中國人民銀行並未介入以穩定其對美元滙率(因為它不應該這樣做)美國可能會將中國列為滙率操縱國。不幸是,中國在這方面並沒甚麼可以做。

中國應對金融制裁,也是特朗普政府可能會更頻繁使用的一招—的前景也同樣黯淡。上月,一名美國法官認定三家大型中資銀行藐視法庭,因其拒絕提供證據,以調查朝鮮違反制裁的行為。但該判決忽略了一個事實,即根據中國法律,任何銀行紀錄的申索,都應按照中美司法協助協議處理。

解決此類糾紛的可能性很小。因此中國金融機構需要為更多的麻煩做準備,包括被列入黑名單的風險,即被剝奪使用美元以及各項重要服務的權利,例如被全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金融信息服務和紐約清算所銀行間支付系統排除在外。很少企業能夠頂得住這種懲罰措施。已經有一家中國銀行被列入了《代理帳戶或代滙帳戶制裁》清單,這意味着它無法在美國開設代理帳戶或代滙帳戶。對此中國必須為更嚴苛的制裁做好準備。

中國政府在這方面的選擇很少,但它可以加強立法以保護中國銀行的利益,同時鼓勵中國金融機構極其謹慎地服從美國的金融法規。它還應該繼續努力使人民幣國際化,就算在這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國仍然致力於其40年的改革開放進程。如今這一進程必須把精力加倍放在強化產權,堅持競爭中立和捍衞多邊主義方面。但履行這一承諾,將要求中國找到應對與美國不斷升級的緊張局勢的方法,並避免對全球經濟進行代價高昂且可能具有破壞性的重組。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希望美國企業離開中國,中國則應該說服他們留下來。這意味着改善當地投資環境。(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余永定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前所長、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