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教訓 須兼顧各階層意見

評論版 2019/07/20

分享:

一位60多歲受到大家尊敬的社會領袖早前出席電台節目,談到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及香港社會分歧。他留意到年輕人對政府的不滿普遍較為強烈,他亦講到一個大家經常從長輩口中聽到的故事。

就如他那一代的大多數人,他出生於一個相當貧窮的家庭,那些日子並不易過。他努力讀書,在職場上不斷拼搏,躋身商業機構管理層,及後更投身政府,服務社會。

相同或類似的故事也出現在我們很多年長一代,他們出身寒微,憑努力奮鬥通往成功之路。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他們的經歷激勵着我們,也是香港故事的一部分,甚至在我們的流行文化中佔一席位。

新世代目標 與前輩不盡相同

但也許年輕一代對之並沒有太大感覺,他的分享在某些社交媒體引起了強烈反彈甚至批評。概括而言,這些年輕人的意思是,「不要告訴我們你那一代人如何如何。」

50至70年代的香港很貧窮,在該段時期成長的人日子都過得很苦。但正因當時環境差,造就了之後製造業起飛,經濟急速發展。中國開放之後,香港在1980和1990年代更發展至已發達經濟體的地位。

若你曾活在那個時代,應會記得寮屋區、設施簡陋的學校,並只有很少的社會福利服務,但卻有機會搭上繁榮的快車。很多人出身貧寒,最初從事低薪職位,後來獲晉升機會、買樓置業、把一些儲蓄轉買股票投資,細心培育子女上大學,加入中產的行列。現在,他們都退休了、過着舒適的生活,過往努力工作並獲得回報,這亦可能是他們生活在正確的時機和地方。

對於該個時代的人來說,努力追求物質、改善生活可說是重要的目標。

但這並不代表年輕一代有同樣的想法。在這數十年出生的人所經歷是截然不同,他們未嘗過當年開埠初期或戰亂時最貧困艱難的日子,他們生長在一個享有較好的醫療、教育和休閒生活的社會。年輕人的價值觀有所不同,實不足為奇。

一位年輕示威者手持的標語表示,質疑為何要負擔30年樓按的貸款。

若認為年輕人的不滿純為經濟問題,那未免太低估了問題的重點。他們明顯有所追求、對物質也有要求。但對他們當中許多人來說,生活質素、社會公義和政府管治也同等重要,這也是與他們對作為香港人身份的認同。

但若說香港社會分歧源於上一代與下一代之不同,恐怕也未抓到重點。大家都知道不少家庭成員之間,也為近期的社會議題而爭拗不斷。事實上,不少中年和老年人士也有參與近期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此外,亦有一些年輕人支持政府。

就如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上星期指出,不應把這些都歸咎為青年問題。或有意見認為,我們可透過一些針對年輕人的政策,又或就着某些特定的民生事宜,以解決當前問題。但我恐怕這個想法未免有點天真,我們需要超越這些想法。

不應全歸咎青年 先做好溝通

政府需要更廣泛的投入及吸納更多的社會不同層面的意見,並在不同的政策領域上反映出來。社會有很多人認為政府在修訂《逃犯條例》事件中,錯誤評估公眾意見和反應。那麼,在政策開支的優次、規劃、環保等事宜上,又有沒有同樣的問題呢?我們都需要研究並找出答案。

關鍵是能否找到一個達至這些目標的機制,官員們要確保公眾意見得到重視,亦要建立良好的溝通渠道。

惟有相信如此,並付諸實行、落實執行,政府才能贏得社會不同年紀的人士,就民生和不同範疇和價值觀上等事情上的信任。

政府需要投入及吸納更多社會上不同層面的意見,並在政策領域上反映出來。(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