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政局陷困難自救 中央可破僵局?

評論版 2019/07/23

分享:

香港政局不斷惡化,令人擔心事情將如何收科,無疑對形勢發展作客觀判斷殊非易事,但這畢竟是涉及香港前路之大事,理應探討。

要知後事,先問前因。今日風波事緣《逃犯條例》修訂,故不少人建議特首放下身段真誠道歉,並收回修例議案。其實這都只從表面看問題,卻看不到背後的爭奪香港政治主導權決戰,內地稱為「奪權之爭」。香港大學生組織則稱為「獨裁與自由」的決戰。其實香港政權在中國手中,誰也奪不了,事情更與「獨裁」與「自由」之戰無關:因為如果香港真的沒有自由,便不會弄到今天的地步。

修例事件反應大 成鬥爭旗幟

事實是反對派就每個議題都搞政治化,即「去一國化」以打擊「一國兩制」,再有外國勢力趁機用作遏制中國工具。這本是香港政治常態,只是在修例事件上取得巨大回應,可不斷利用作為鬥爭旗幟。

實際上目標已從收回修例轉到更大的事上,如要林鄭辭職等。現在連這也少提了,再轉到普選等政改議題上,目的是由「民主奪權」「去一國化」。總之,港府在修例事件上退讓亦無濟於事,加強溝通同樣無用:因為在極端對立心態下,實難以對話。但特首以為退讓可為事情降溫,誰知這反而火上加油,鼓舞了反對派,結果是「退一步對手海闊天空」,港府則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以上的都成歷史,可留待後人詳加評說,更緊迫者,是判斷當前形勢如何及出路何在。綜合朋輩論述有以下幾個重點:

立法行政停擺 社會矛盾加劇

(一)香港已陷入無政府失控狀態,其程度會愈來愈嚴重。立法、行政均陷停擺狀態,警隊要維持法治也頗困難。社會中撕裂及仇恨、敵意日深,只是總體社會秩序仍大致維持,未有出現分崩離析迹象。

(二)香港無法自拔。港府及特首對應付這類重大政治事件本無識見、魄力及膽識,甚至可能因犯錯弄巧反拙。建制派中各路人馬與港府亦多矛盾,經此次事故分歧更大,在缺乏政府領頭下,即使建制派中的有心人亦無能為力。

另一方面,反對派勢頭將可加強,一是政治運動本身就有慣性及動能,可自我膨脹,二是外國勢力趁勢加大煽動力度。顯然,以為運動持續力成疑、會逐漸洩氣而消散的看法只是wishful thinking(妄想)。總之,反對派勢頭日盛,卻未見制約力量出現。

(三)中央取態難測。無疑中央對香港事故必甚為不悅,但暫時仍未見重大反應,今後會如何取向確頗難測。

無論如何,中央確實是香港前途的決定性因素,特別是在香港陷困不能自拔時,更需「外力」出手打破僵局,而中央便是唯一可行及有效的「外力」。許多朋友都問會否出解放軍,顯見眾人關心此事。其實這是問錯問題:中央要決定的首先是個處理香港事故的政治藍圖,之後才會思考在執行中要採用何種工具,而解放軍只是工具之一,原則上應只在香港紀律部隊力有不逮時才動用。

中央理港藍圖 決定港前途

中央的理港藍圖為何?天曉得。但從友好討論中可綜合出兩種觀點。

第一是不要理會並任由香港陷困。原因是內地早已不依靠香港拉動經濟,生金蛋的鵝已反成負累。此外,粵港澳大灣區宏圖已照顧了親中或接受中央者;他們可北上居留、就業、就學,生活有保障發展路更寬。

第二是按基本法18條宣布緊急狀態,並大舉整頓香港政經生態。然而,這必不能急,太快出手港人多不接受,可耐心等到如GDP持續負增長,樓市大崩盤,聯滙嚴重受壓,市面出現搶購、擠提及大走資等狀況,甚或有暴徒打家劫舍等。到時港人或會「北望王師」到來平亂。

以上並非預測,只是提出一些理論上的可能性。無論如何,若政局困境持續,香港必無好日子過,或許繁榮安定多年後會遭一劫,方可重見新天。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本港政局不斷惡化,近期每周幾乎都有示威衝突,社會撕裂日深,香港有何出路?(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