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地球「生少啲」 或阻政府「催生大計」

評論版 2019/07/24

分享: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的宣傳口號,包括上世紀70年代推出的「兩個就夠晒數」,以至數年前的「鍾意熱鬧不妨四人大合唱,甚至湊夠數參加籃球賽」,不但深入民心,也側面反映本港生育率逐漸下降。與香港一樣,不少發達國家的生育率均長期處於低位,部分更瀰漫着「生少啲救地球」的思潮。究竟這股思潮背後的理據何在?多個提倡「生多啲」的國家,與年輕一輩推崇的「生少啲」價值觀,如何左右人們的生育意願?

全球生育率降 53年間減逾半

生育與否,往往關乎夫婦二人的抉擇,以及對生活模式的取捨,不存在對與錯的爭論。「生少啲」之所以困擾某些發達國家的政府,是因為若生育率下降,遇上人均預期壽命上升,人口便會急速高齡化。這不但意味相關國家的醫療開支會增加,其勞動及繳稅人口亦會逐步下降,加重社會負擔,儼如埋下「人口計時炸彈」(demographic time bomb)。

根據世界銀行開放數據(The World Bank Open Data),全球女性平均生育率,由1964年的高峰每名女性生育5.067個孩子,減少至2017年的2.426個,數字為有紀錄以來最低。有人口統計學者推算,全球女性每人平均誕下2.2個孩子,才可維持穩定的人口數目。雖然全球平均生育率稍高於能維持穩定人口的水平,但不少發達國家或地區的生育率,包括南韓、香港、新加坡、美國和匈牙利等,均長期遠低於相關水平。

個別地方生育率低企,牛津大學經濟學者Max Roser歸納出兩大主因:1)女性擁有的權力較以往增加;2)兒童的福祉不斷提升。

在女性權力方面,Roser解釋,當女性教育程度提升,她們的健康知識也相應提高。這不但有助降低嬰兒死亡率,還使女性擁有更強的避孕意識,減少孩子多於「理想數目」的機會。再者,良好的教育程度使女性在勞動市場有更多機會,從而降低她們的生育意慾。

Roser另引述一名經濟學家的理論框架,指家庭對孩子的需求與生育孩子的代價有關,當中包括「直接成本」,即照顧費用、學費等。他解釋,兒童的福祉不斷提升,他們接受教育的機會也相對提高,意味家長養育子女的成本會更高,令父母要在孩子數目和每個孩子得到的資源之間作出選擇,因而減少了部分家庭生育多名孩子的意慾。

除了直接成本,Roser認為生育也有「機會成本」的考慮,例如因懷孕和教養孩子而放棄其他選項,那些其他選項中的最高價值者,就是懷孕和教養孩子的機會成本。Roser續指,由於母親一般比父親多花時間照顧孩子,因此機會成本這項因素影響女性多於男性,而教育水平愈高的女性,因生育付出的機會成本相對較高,所以她們理想擁有孩子的數目也會較少。

在香港,青年創研庫去年訪問520名青年,18.3%受訪者不打算生育,當中71.4%受訪青年表示原因在於養育子女需要花費很多金錢;另有54.9%則指是房屋問題。

環境問題 激起「罷生仔」思潮

雖然全球生育率有下降趨勢,但隨着醫療科技日益進步等多種原因,人類愈來愈長壽,使人口不斷膨脹。美國人口研究機構人口資料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推算,全球總人口將由去年約76億,上升至2050年的99億。近年西方國家興起一股因環境問題,而拒絕生育的思潮。

兩名學者早前分析大量學術研究、政府報告和碳排放數據等,推算生活在發達國家的家庭,每養育少一個孩子,每年便可平均減少58.6噸碳排放;相較之下,一個家庭放棄以私家車代步,每年只可以節省2.4噸碳排放。

外國亦有多個主張「生少啲」的民間組織冒起。其中總部設於英國的組織Population Matters認為,龐大而持續增加的全球人口,導致生物多樣性減少、氣候變化、污染、水資源及糧食短缺等問題惡化,因此鼓勵人們組織小家庭,以及減少過度消耗資源,讓人類生活在地球的自然界限內。

解決氣候變化 有人決定絕育

上述組織的倡議,或多或少已跟年輕人connect。美國商業網站Business Insider早前進行網上調查,發現近38%年齡介乎18至29歲的美國人,認同計劃是否生育時,氣候變化是他們考慮的其中一個因素。其中有居於三藩市的受訪者認為,地球存在大量垃圾、環境被大舉破壞,是源於人類的出現,而非人們的行為出現偏差;又指假如全球人口下降,人類對環境的影響也會隨之減少,因此她於26歲時已決定絕育。

然而,也有人對減少生育的倡議有所保留,認為減少生育不能有效解決氣候變化問題;另有人擔心這會分散焦點,甚至免除立法者解決環境問題的責任。

「生少啲」思潮冒起的同時,很多國家正推出不同的「催生計劃」,匈牙利於今年初開始,向40歲以下初婚女性,提供1,000萬福林、即約27萬港元資助貸款,若她誕下第三名孩子,即可獲全數豁免還款;婦女養育四名或更多孩子,更可免繳個人入息稅。南韓亦將容許養育8歲以下兒童的家長,每天減少工作一小時,以及把男士侍產假由3天增加至10天等。

各國鼓勵生育 需跨地域合作

在香港,政府亦有為家長提供不同程度的支援,以減輕他們照顧子女的負擔,例如為家長提供12萬元的子女免稅額。特首去年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把法定產假由現時的10星期,延長至14星期;並於今年初把男性侍產假,由3天增至5天。

綜合前文,不難發現政府推出的催生計劃,大致是為家長提供經濟誘因及育兒配套,以協助解決孩子出生後為家庭帶來的變化。但問題在於,如果環保和氣候變化漸成為年輕人計劃生育時的考慮因素,即代表他們思考範圍已超越自身處境,更關心生育對全球帶來的影響。因此政府的催生計劃,長遠應與年輕人的價值觀接軌,方能對症下藥。

再者,氣候變化、污染、糧食短缺等深層次問題,從來都不是單一群組,或單一國家可以解決的事情,因此各國設法鼓勵生育之時,除了盤算福利及財政支援,日後也許需要促成更多的跨地域合作。

其實人口問題及政策,的確對不同城市發展有深遠影響。雖然智經認為香港並無最理想的人口數字,但社會必須正視低生育率、人口老齡化、以及勞動人口萎縮等問題。

話說回來,「生少啲」能否讓地球更加可持續發展,以及日後有多大程度影響生育率,尚有待更多論證。但無庸置疑的是,我們都希望能為下一代創造美好的環境。

全球面對糧食短缺、氣候變化等深層次問題,從來都不是單一群組可解決,因此各國設法鼓勵生育之時,日後也許需要促成更多的跨地域合作。(新華社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