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已經忘了

副刊版 2019/07/25

分享:

李鵬死了。

本來這個人已經從人們的記憶中淡出了,但他一死,電視新聞一報,少不免又播出了許多六四和長江大壩的片段,這才提醒大家,記起了這個人。這大概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最無能力的一個總理,但因為「六四」、因為長江大壩,把他的名字留了下來。

「六四」是共產黨至今沒能解決的一個痛症,雖然說是鄧小平最後拍板,但李鵬的角色又絕不能抹殺,那時候,他也是「六四事件」的一個箭靶,香港報紙一條「李鵬中槍」的新聞標題至今記得清楚,雖然後來證實是謠傳,但也顯出了他的人緣。至今,許多經過「六四」的人,都無法放下對他的仇恨,王丹在電視訪問中說,對於他的「壽終正寢」很是不忿。

再後來,三峽大壩在他堅持中上馬,這一項工程爭議極大,這麼巨大的一個水庫,無論在自然災害如地震,或是發生戰爭之時,本身就是一個威力巨大的定時炸彈,也是自然環境的一個巨大殺手。大壩起用至今不過二十年,已一如許多專家所料開始瘀積,後患也漸漸顯露,本來應該對這一切後果負責的人,如今卻安穩而死。再出甚麼事,除了把名字留在紀錄之中,便都不關他甚麼事了。

奇怪的是,在一個月前我突然想起了李鵬,起初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那段時間幾乎天天都在電視裏看見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他那兩條完美的八字眉,令我想起了久違的李總理。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