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音樂新鮮人 皮膚缺陷無阻追夢

副刊版 2019/07/26

分享:

在台前演出的音樂人,要面對觀眾,唱得之餘,無可否認亮麗外表也是吸引眼球的因素。

Roy和Cristie分別患有白蝕和濕疹,細心一看,疾病確在他們身上留痕,但無阻兩人繼續追求音樂夢,兩人早前更在「PROJECT AFTER 6 : THE PITCH」午間音樂會演出。面對頑症,他們抱持的是積極、樂觀的心情。

Roy:無懼白蝕 全情投入音樂

18歲的Roy,由小至大都熱愛音樂,對音樂有一種特殊的感覺,由孩提已開始,連行街都曲不離口。「確切知道自己喜愛音樂是中一時,那時參加了步操樂團,負責吹單簧管,對音樂表演享受其中。」他說因為步操的形式是遊行,與觀眾十分接近,可感受到他們的興奮和開心,令他莫名觸動。

他直言家裏的經濟環境一般,不像時下的家長會替子女報不同的興趣班,單簧管是他第一次接觸的樂器。「吹單簧管直至中四,對音樂十分沉醉,加上覺得香港的讀書模式不適合自己,產生抗拒。」於是他想盡辦法向音樂進發:找渠道學音樂、報音樂學校甚至想轉到有音樂科的中學。

中四退學全心投入音樂

其實,Roy中一、二時成績優異,成績是全級10幾名以內,屬於精英班分子。惟逐漸他發覺讀書不是他想要的,慢慢不把時間放在學業上,到中四時,成績大倒退,學校勸喻退學。他跟媽媽說想讀音樂,半工讀供自己上音樂學校,她替Roy簽退學紙。

「退學的一刻我是背水一戰,也明白終有一刻我需要到學歷去謀生。盡管目前我未完成學業,也不想在錯的時間去做對的事,只會把這件對的事弄糟。」對家人的支持他心存感激,願意理解並讓他去試。「雖然父母也有表示過擔憂,但他們都說:『家裏是當你走不動時,可以在這裏歇息的地方。』」

中四退學後,他並非如願可立即讀到音樂,工作了一年,才兼讀香港音樂專科學校音樂證書課程。

白蝕突然而來

細心一看,Roy的身上有一些白蝕痕迹,白蝕在他小二開始出現。「無遺傳因素是突然而來,父母和哥哥都有濕疹,不知有無關係。」白蝕在他身上已11年了,對Roy而言不是太困擾,出街有人注目少不了,或總有人會拿來開玩笑,這些說話對他不痛不癢的,他自言性格既樂觀又健談,很少人會因白蝕這問題歧視他。

「上台演出,未曾遇過因為白蝕而有不快遭遇,也不覺有任何不方便,因已投入在演出中。」

除外觀的皮膚顏色變化,醫生指白蝕的病人免疫系統較差,Roy確是常生病和不適。另外,是不能曝曬,因白蝕的地方沒了黑色素,無法阻擋紫外綫,容易引致其他皮膚疾病。

---------------------------------

Cristie:憑歌寄意與濕疹共存

24歲唱作人Cristie自小學習鋼琴,慢慢培養了彈pop與爵士音樂的興趣。中學時開始作曲,又參與不同音樂劇演出,一邊寫歌一邊演出,幕前幕後把埋藏內心的故事講出來。

作曲與唱歌她同樣喜歡,雖有全職音樂文化管理工作,但不斷參與音樂比賽和演出,朝着唱作人的目標進發。

她中學時會把腦海中出現的旋律記低,隨心也隨意,但現在作為唱作人,她會給予自己「功課」,如一個月寫一首歌,邊彈邊寫也會編曲,訓練自己寫曲的速度與紀律。「因有全職工作,再不督促自己寫歌,就會荒廢。」

作曲憑歌寄意

Cristie參加「PROJECT AFTER 6 : THE PITCH」午間音樂會演出,是希望多些人聽她的歌,她說所唱的曲風不是一般人聽開的,由小到大都聽音樂劇,有時唱起來都可能會帶點音樂劇的風格。不斷參加不同演出,希望藉比賽了解自己更多。

Cristie在演出中的最大鼓勵,是觀眾有留意她的作品。「有次我唱作《Skin》這首歌,有觀眾有留意到歌詞的意思,對我說這首歌不只濕疹患者啱聽,一般人也適合,聽到好感動。我好希望我演出之餘,聽眾都可以有所得着和感受。」

濕疹只是普通都市病

由小學至今,她都被濕疹纏擾,小學至中學一段時間最嚴重,整張臉都腫脹,連本身有的雙眼皮也腫得不見了,也癢得睡不到,要戴上手襪免得抓得滿身疤痕。「當時中西醫雙管齊下,食中藥搽類固醇,甚至偏方浸芫茜水也用過,印象中沒大改善。」

提起濕疹的不開心經歷,她說小學時因為此而自信低落,例如濕疹傷口乾後會脫皮、眼腫皮膚一塊塊時,同學覺得污糟而取笑她。

長大一點,身體稍好,讀中學至今則偶有發作,不覺有太大困擾。「好痕癢時才看醫生,當敏感當感冒來治理。勇於面對濕疹,不會收埋,這是好普遍的一個都市病。」

Cristie在去年寫了《Skin》一曲,因當時的濕疹突然發得厲害,痕癢難當,於是把經歷和心情作成此曲,記錄當時她的脆弱和低落的心情。

﹏﹏﹏﹏﹏﹏﹏﹏﹏﹏﹏﹏﹏

PROJECT AFTER 6 : THE PITCH是早前在太古坊多用途藝術空間ArtisTree舉行的8場免費午間音樂會,號召全港打工仔報名參加,一共吸引過百隊擁抱音樂夢的上班族報名,最終共有40隊參加者脫穎而出,聯同一眾星級歌手聯手獻技,以音樂為上班族打氣,大受歡迎。

Roy和Cristie分別患有白蝕和濕疹,疾病確在他們身上留痕,但無阻兩人繼續追求音樂夢,兩人早前更在「PROJECT AFTER 6 : THE PITCH」午間音樂會演出。(湯炳強攝)

Roy形容音樂是他的腦袋,影響着他的人生,也認為音樂是可以與人交流的橋樑。(湯炳強攝)

Roy在午間音樂會唱出悠揚歌聲,與打工仔共樂。(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Cristie在午間音樂會唱出悠揚歌聲,與打工仔共樂。(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Cristie曾因濕疹上不到粧,而失掉音樂劇的角色。她覺得是小事一樁:「其實上了台,觀眾都不會留意到我身上的濕疹。」(湯炳強攝)

撰文 : 周美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