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朱古力瘤後做人工受孕 37歲新手媽媽:很榮幸能做母親

副刊版 2019/07/29

分享:

從小至大每逢月經,JC也只感微徵痠痛,沒大異樣。直至2016年的一次意外流產後,身體開始出現變化-劇烈經痛原來是朱古力瘤的徵兆,輾轉求醫,切除後又發現輸卵管閉塞。縱使面對重重難關,JC與丈夫互相扶持、樂觀面對,去年成功接受人工受孕,今年「升呢」成新手媽媽。

兩年多前因流產而做手術,術後來經,JC察覺到不尋常的痛楚。「每次都愈來愈痛,痛得像有人在身體內大力扭,有時更痛至要卧床,甚麼事都做不到。」只能曲起身體,整個人繃緊起來,更試過痛到入急症室打止痛針。「每二十多天就來一次,真的好折磨。我知道會痛,但擺脫不了。」情況漸趨嚴重,JC曾看過四、五個醫生。「最後一個醫生跟我說,我右邊卵巢有個像乒乓球般大的瘤。」

資訊不足增風險 拒做手術

原以為求醫後會得到妥善治理,但醫生的解說反而令JC更不安。「他估計我是朱古力瘤,但無法百分百肯定。痛的話就開止痛藥給我,太痛就加重劑量。但我覺得假如一直服止痛藥,其實並不正常。」可以選擇做手術,但患病成因、手術方式、術後處理、治癒率等疑問,JC都沒有得到解答。「他說若患病一次,隨後可能復發。我問是否即是代表要無了期地做手術?他答得模稜兩可,只命我:『總之先做手術吧。』」

心中的不安和質疑無法紓解,JC認為手術存在很大風險,於是決意不做。「開刀非一件小事,可能會對身體造成很大創傷,而且要全身麻醉。若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開刀,有後遺症是否又要再開刀呢?我不想貿貿然躺上手術台,好硬頸,就暫時決定不做。」

持續調理控制病情 突然惡化

從網上資料、研究文章、書籍入手,JC成為自己最貼身的照顧者,努力增加病識感。「最重要的是自己對病情有掌握,了解甚麼治療方式才適合自己。」她開始改變飲食習慣,避開易致炎症的動物脂肪,生活上漸漸成為素食者。另外多做運動、避免久坐,再配合中醫藥調理,隨後6至8個月痛楚大減。「無辦法完全不痛,但能接受紓緩至這個程度的痛楚,已成生活的一部分。身體能正常運作,故擱置了手術打算。」

縱使努力照顧身體,但去年5月的一天,劇痛再襲之餘,JC更高燒至40度,突如其來的惡化令她備受打擊。「我明明進步了很多,像快沒事了,但再被病症擊倒。」經檢查後發現,JC的子宮壁上增生了數個腺肌瘤,並有發炎的狀況。「當下覺得這正是一個警號,情況變得更差,似乎去到臨界點。」幸而這次遇上經驗豐富、解釋詳盡的醫生,不但消除了JC在病症上的所有疑慮,更推薦擅長做微創手術的醫生給她。這大大提升了JC的手術信心,個多月後便完全清除了體內的瘤。

術後再發現另一病症

醫生曾向JC解釋,若希望減低朱古力瘤的復發率,術後可以選擇懷孕,有機會能調整賀爾蒙分泌。而懷孕過程中因月經停止,可避免經血排不清再積聚,再度形成朱古力瘤的風險。這段時間可讓子宮自行調節,改善身體。無奈一波剛平,一波又起,醫生於手術時發現JC的輸卵管,因早前的發炎問題而閉塞,或不能自然成孕。「原以為做完手術可過回正常生活,這麼難得才能解決一件事,但一醒來,醫生的說話又嚇我一跳。為甚麼又是我?像坐過山車一樣。」

醫生指輸卵管幼細,若切除堵塞部分再癮合,有機會出現瑕疵,仍無法讓卵子經過,故建議JC接受人工受孕。出院後休養了3星期,經歷過理性分析及心理掙扎後,JC與丈夫終於決定:「只試一次,若不成功的話,就Move On,專心做其他事。」

人工受孕一擊即中

醫療質素、成功率、費用、迫切性統統都是人工受孕的考慮,香港公立醫院平均要等兩至3年,JC當時已經36歲,難以再拖;私立醫院費用昂費,高達6位數字,兩夫婦又未必能負擔。上網查閱後發現,台灣的醫療配套、技術均純熟,更有專門做人工受孕的生育科,不少香港人都選擇赴台求醫。經詳細審視後,二人便花一個周末到台灣了解,當時只是術後兩個多月。JC指台灣醫生既暖心,分析又詳細,故她與丈夫決定做人工受孕。隔個星期就飛台灣覆診,按周期用藥與接受植入,最後幸運地一次成功。

縱使面對重重難關,JC與丈夫互相扶持、樂觀面對,去年成功接受人工受孕,今年「升呢」成新手媽媽。(吳霆俊攝)

JC 仍保持健康的生活和運動習慣,縱使對病症有隱憂,但現時持開放、正面的態度面對,不會過分擔心。(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留意到香港缺乏朱古力瘤的資訊,JC 特意設立 Facebook 專頁「JC 的朱古力瘤故事」跟同路人分享資訊和經歷,為她們分擔、解惑。

撰文 : 吳霆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