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亂局未止 人才去了哪兒?

評論版 2019/07/31

分享:

自6月起,香港發生了一連串不愉快事件,涉及了香港最核心的法治及管治問題,不少人會和沙士發生時的2003年、甚至是1997/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來比較,會問為甚麼香港會弄至現時這樣的情況?

在非典型肺炎時的2003年,市面相當蕭條,樓市大跌,旅客不敢來香港,普通市民出街也擔心會被感染。而事實上,沙士時香港的確死了299人,樓市大跌。

對比之下,這次由修訂《逃犯條例》帶來的亂局,未有沙士時那麼差,只是個別區域出現亂局,未有直接的死亡事件。但沙士時,香港相當團結,現在則相當分化,彷彿是回歸22年以來,對特區政府的大清算,由原本的法律問題變成政治問題。很多人不明白,為甚麼政府錯過了一個又一個好的時機去化解問題。

港曾歷兩大危機 總算安然度過

香港在1997至98年時經歷亞洲金融風暴,當時政府入市購買大量港股,以及把港元利率增至接近300厘,成功打退了想摧毁香港金融系統的大鱷。政府動用了過千億元購買藍籌股如滙豐等來穩住了股市,危機很快便過去,雖然有後遺症,但香港總算可以重新起步,如多了盈富基金作為投資產品。

兩次的危機香港總算安然度過,但這次危機帶來了人才的課題,香港的人才去了哪裏?曾和一些來自內地的朋友談過,他們說香港可以有一位更好的特首。那麼特首最好有甚麼的背景?每年文憑試放榜以至以前的會考放榜,成績優異的學生都是進了醫學院或商學院,特別是有關金融的。可見,香港最優秀的人才,最容易在醫學及金融領域中找。兩個領域皆要求果斷的決定,以及有相當的行業準則要遵守。我相信如果由在醫療及金融領域,有學歷及經驗的領袖去處理,自6月起發生的事情,不會發酵至現在的地步。

金融醫療專業 較多具決策力

以醫療或金融的角度看,在現時的處理手法下,病人一早死了,而股市亦狂瀉不止了。幸好香港有優秀的醫生及金融專才,兩大醫學院在全球排名首50位,而金管局亦守護了香港人的財富及港元。

原本當首長、總統、總理等職位,修讀法律、歷史等會較為勝任,默克爾讀物理及化學、小布殊讀歷史、克林頓讀法律、奧巴馬讀國際關係及英國文學。可惜在香港,偏偏較優秀的人才不是修讀歷史或物理/化學等。其實這點在以前,很多人已有討論。

哪一類型的人當特首較好,我比較偏向在商界特別是金融界或在醫療界找,多於在公務員系統,我不是說公務員系統沒有優秀的人才,但他們多是執行之類,當要作決策,特別是長遠的決策時,似乎力有不逮。

很多人說在香港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當特首或局長,其實也不是,只是優秀的人才都在當醫生,在金融領域或在商界。那些AO又如何?他們在寫報告,做研究可能不錯,但處理危機、作決定時便見到其實力。還有的是,當局長司長以及特首,要面對相當大的政治壓力,相比起來,薪酬並不吸引。

AO研究或不錯 危機處理見真章

其實金管局的前總裁、黃仁龍前司長、李國章(雖然年紀大了點)、唐英年等都是人選,可以的話,年紀輕一點的較好,有一個商界人士得到很多人尊重,也相當成功,但他是香港的非永久性居民,而且是共產黨員,他是馬雲,他絕對有國際視野,而商界領袖的他也要作快而準的決定。

如果由現時的特首去處理香港從前的危機如沙士、金融風暴等,相信香港會死更多人,聯繫滙率甚至會脫鈎。大家還記起去年颶風山竹後上班的大混亂麼?如果由金融、商界或醫學背景的頂級人才去處理,一定不會出現那亂局。

simonsplee@gmail.com

大家還記起去年颶風山竹後上班的大混亂麼?如果由金融、商界或醫學背景的頂級人才去處理,一定不會出現那亂局。(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兆波 香港中文大學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課程(IBCE)聯席主任及會計學院高級講師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