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拒酒成風 酒業柳暗花明

評論版 2019/08/02

分享:

全球最大啤酒生產商的百威英博,早前擱置分拆亞洲業務在港上市,令本年迄今全球集資額最高的新股難產。坊間對百威英博的異常決定作出各種揣測,該公司則解釋「撤回」分拆基於多種因素,包括近日市況。

關注身心健康 拒高糖高熱量

談及近日市況,不少人可能會聯想到香港現時的投資以至政治環境,或是質疑招股定價過於進取。但投資者不容忽視的是,全球的傳統酒精消費市場本來就不甚樂觀。根據國際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最新公布的數字,去年的全球酒精消費量為276億箱9升的酒精飲料,較2017年下降1.6%,其中啤酒的消費量更下跌2.2%。

酒精銷情轉淡,原來可被演繹為「青年問題」。近年外國颳起一股青年遠離酒精飲品的風氣,不僅迫使各大國際啤酒品牌調整市場策略,本來供人買醉的「酒吧」,也開始以無酒精姿態出現。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研究團隊,早前分析2005至2015年間的全國健康統計資料,發現不常喝酒的青年比例,由2005年的18%,增加至2015年的29%;同一時期,從不喝酒的青年比率,也由9%大幅上升至17%。澳洲亦有官方數據指出,12至15歲青年於過去一年曾喝酒的比率,由2004年的35%,下降至2013年的18%;16至17歲青年的相關比率則在同一時段,由81%減少至59%。

有更多青年遠離酒精,與他們身邊的「無酒精」空間增加有關。近年英國多所大學嘗試改變校園的飲酒文化,例如史雲斯大學、聖安德魯斯大學、阿伯丁大學等,為有意遠離酒精的學生提供無酒精宿位,減少他們接觸酒精的機會;布里斯托大學則在迎新周舉辦多項無酒精活動,同時在校園酒吧提供更多無酒精飲料,讓學生有不同選擇。

收入難追樓價 閒錢少減開支

至於青年主動「拒酒」,原因之一是他們較前人更關注身心健康。有意見認為,大眾重視飲食健康,因此對高熱量啤酒及高糖份的雞尾酒避之則吉。此外,據英國傳媒報道,一名來自當地東南部約30歲的青年,自稱早年搬至倫敦後,曾不時到酒吧消遣和喝至爛醉,直至確診患上邊緣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才驚覺喝酒會為精神健康帶來壞處,因此決意戒酒。

令青年遠離酒精的,還有經濟氣候。早前一份關於年輕人遠離酒精的研究報告指出,人們的經濟負擔能力,與他們消耗多少酒類飲品有莫大關係。有英國報章去年統計後發現,當地千禧世代僅較X世代(1966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於20至30多歲時的收入稍高,但現時的樓價比以往高出很多,加上工資升幅停滯不前,以致現今年輕人閒錢較少,更迫切地要減少開支。

英國全國學生會的福利副主席Eva Crossan Jory指出,雖然校園生活少不免會喝酒,但現時很多學生有債務負擔,也有學習壓力,而且愈來愈多學生要找兼職工作,因此減少外出消遣和玩樂。

聯誼文化不再 拒酒漸成主流

不過,要數青年與酒精的「深層次矛盾」,當數年輕一輩的聯誼文化轉變。英國音樂人Lorelei Bandrovschi認為,酒吧應是讓人放鬆的地方,但不少人覺得酒精是酒吧的一部分;她又認為吵鬧的派對不一定伴隨宿醉,因此不時以Listen Bar的名義舉行無酒精派對,讓希望減少喝酒的人參與同歡,同時希望改變社會的飲酒文化。此外,領導上述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研究的Linda Ng指,隨着愈來愈多年輕人拒絕喝酒,使不喝酒在他們的世界中,變成一種更主流的行為,久而久之,更多人亦會跟隨,相信未來喝酒的整體人數將會下降。

雖然減少攝取酒精漸成趨勢,但不少消費者仍喜歡「酒」的味道,因此各大酒精製造商相繼變陣,令無酒精的「酒」成為業界的新寵兒。多個知名啤酒品牌,包括嘉士伯、喜力、艾丁格等,近年積極開拓無酒精飲品市場。其中喜力於2017年,在荷蘭推出旗下第一款全麥釀製無酒精飲品「喜力0.0」。產品選用綠色玻璃瓶裝載,包裝與品牌旗下的傳統啤酒相似,而且有傳統啤酒的味道。至於近日成為香港投資者焦點的百威英博,早年亦已踏足無酒精飲品市場,近期更在印度推出無酒精啤酒Budweiser 0.0。該品牌去年的啤酒銷量有8%來自無酒精及低酒精,更預計相關比例將於2025年前增至最少20%。

有市場調查公司稱,無酒精「啤酒」及無酒精「酒類」飲品於2018年的全球市場總額逾200億美元,並預計今年至2025年,每年會有超過7%的增長。如此估算最終成真,包括百威英博在內的各大酒商,或許真的能藉無酒精「啤酒」,為銷情注入新力量。

無酒精啤酒酒吧 成業界新寵

無酒精「啤酒」興起,無酒精酒吧近年也在歐美國家遍地開花,為客人提供多一個社交場地的選擇。位處紐約布魯克林的無酒精酒吧Getaway於今年4月開幕,由於美國當局規定「無酒精」的定義為「不得含有超過0.5%酒精」,該店強調其出售的所有飲品,均完全不含酒精成分。酒吧其中一名老闆受訪時表示,他和其兄長都滴酒不沾,偶爾晚上想找個地方共聚,卻發覺幾乎所有在紐約的夜生活都圍繞酒精。他覺得很多人都渴望無酒精夜場的出現,所以有經營無酒精酒吧的想法。

愛爾蘭首間無酒精酒吧The Virgin Mary亦於今年5月開張,提供多款口感及味道與傳統雞尾酒相似的飲品;而美國波特蘭、伊利諾州市郊水晶湖,以及英國倫敦等地方,目前均已有無酒精酒吧營業。

話說回來,本港立法會於去年底通過《2018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規定任何人不得在業務過程中,不論是透過當面或遙距分發的方式,向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士售賣和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即指以量計含多於1.2%乙醇,並適合或擬作為飲品飲用的酒類,違例者最高可被判罰款五萬元。

隨着外國興起無酒精及低酒精飲品,相信本地消費者愈來愈多機會接觸相關產品,或再次引起公眾關注它們應否被規管。

從有酒精到無酒精,不難發現年輕人身處的環境,例如無酒精校園、經濟不景氣,會影響他們的選擇;一眾青年的喜惡,例如對健康的關注、對無酒精聯誼空間的渴求,也會反過來塑造他們周遭的環境。這是社會造成「青年問題」,還是青年製造「社會問題」,大家與朋友摸酒杯底談天說地時,或許能輕易頒下結案陳詞。但在作出投資決定或關乎整個社會的決策前,還是保持清醒,細心研判為妙。

從有酒精到無酒精,不難發現年輕人身處的環境,例如無酒精校園、經濟不景氣,會影響他們的選擇。(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