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假二元」思維 處理真5大訴求

評論版 2019/08/02

分享:

經過個多月的社會動盪,筆者開了個家庭會議,結論沒有爭議,家人覺得心情沮喪、沒有心機出街之餘,更覺得我們的自由肯定減少了:孩子們外出時,要提醒他們小心選擇衣服顏色;坐車開會,隨時會碰上突然封路或改道,就連搭「風雨不改」的地鐵也未必能準時到埗;約朋友吃飯,要先搞清楚該區有否「活動」,定了地點也要準備後備方案。霎時間,香港似乎不再是香港!

香港表現優秀 棄舊革新為何?

近日社會形勢更加緊張,因為遍地開花的群眾運動已正名為「時代革命」。「革命」的本質,就是推翻現有體制,並以一個更好體制取而代之。但現時大家看到的,似乎只有「推翻」那一部分,至於把現有體制拆掉之後如何換來更好香港?實質的政策建議是甚麼?破的,是甚麼「舊」?立的,是甚麼「新」?

支持革命之前,我們不能不問,今天我城到底有多「糟糕」,差到值得推倒重來?今天的香港:

數字顯示,不論男女都是世上最長壽;以人均GDP計,全球排名第15位;有全球最高效的醫療制度;中學生閱讀、數學、解難能力在全球高踞三甲;有全球最準時的地鐵;有全球最好的機場;是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搶劫案數目只是倫敦的四百分之一;有全球最低稅率之一,少於4成打工仔須繳付薪俸稅;是全球公共財政最穩健的地方之一。

人均資產 港領先美國逾百萬

隨便把香港和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美國比較:當美國失業率處於接近歷史低位時,美國聯邦政府的預算赤字,居然仍高達GDP的5%!事實上,該國國債在今年剛突破22萬億美元,以該國3億多人口計,人均負擔國債近60萬港元。若加上州、市政府等公債,人均欠債應逾80萬港元!

相比下,本港不但沒有欠債,政府財政儲備及外滙基金累計盈餘近2萬億港元,加上政府擁有的各種資產,人均資產約60萬港元。港美相比,一出世我們便領先他們100多萬港元!

筆者認為鼓吹革命的人,應該向社會交代並擔保若他們當權以後推出的政策,一定能令港人更健康、經濟更繁榮、城市更安全……等。更重要的是,他們應解釋清楚,為何這些幫港利民的「絕世好蹺」,不能在現有制度中落實,是誰在阻礙着進步,非要革命不可?

同比異多 重拾想解決問題初心

筆者沒有令重病香港「藥到病除」的仙丹,但仍有信心社會終能痊癒。筆者再次鼓勵大家在這困難時刻,多走一步、不分理念幫助別人:朋友、同事、顧客、遊客、病人、家人及陌生人,積極地做多點好事,以正能量趕走負面情緒之餘,更可證明給全世界,縱使我城被發旅遊警示,港人仍然善良美麗,而香港依然優秀——讓愛港之心也像「連儂牆」一樣遍地開花!

要香港家庭早日和好,關鍵是「求同存異」。這並不困難,因我們相同的價值觀和經歷,肯定比我們對某些事情的想法差別大得多:我們每天坐同一架地鐵、喝同一種水、住在同一區……大家想想,當你扶助一位跌倒的行人,你會先查明其政治取向嗎?只要我們重拾「想解決問題」的心,重建香港便事半功倍!

「革命」五訴求 非治港病仙丹

「時代革命」的一個理念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彷彿只要滿足五大訴求,香港便會百病俱除,以致6.12以來,社會持續激辯應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隊有否濫權等。筆者嘗試退後一步:在6.12之前,若問港人怎樣才能幫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愉快、更輕鬆,社會更和諧、更開心,相信這「五大訴求」肯定都不在答案之列!對筆者來說,社會的「當務之急五訴求」應包括:

‧造地建屋,幫港人圓置業夢;

‧公營醫療擴容(引入海外醫生、增加病床)刻不容緩,改善不斷惡化的輪候時間;

‧增加對弱勢社群的支援;

‧引入高增值企業來港落戶,為年輕人提供優質就業機會;

‧大力投資科創,提高香港競爭力。

我們需要想想,若暴力抗爭和不合作運動繼續下去,不要說「五大訴求」無法實現,更可能連香港170多年來、多代人耕耘的成果也「一Q清袋」,國際投資者不再相信香港是穩定市場,把資金搬走、遊客不來、職位消失、赤字迫使支援服務減少……!

既無靈丹 放下怨氣重新上路

在社會戾氣高漲的今天,思想容易兩極化,摯友親朋也很快變成非友即敵,總之與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都是錯誤的。這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常用的「假二元」(false binary)策略:如此冷戰思維自然將人簡分為友(好人)、敵(壞人)。套用在今天,你不贊成「五大訴求」,就必定是助紂為虐的壞人!但事實當然並非如此。

世事絕少有絕對的事,哪裏有人會做事全對、或逢做必錯?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是生活在二元的「絕對世界」,而是「間中有做錯、多數會做對」的多元、多姿多采世界。正如筆者上周行文道,港人可像筆者一樣「給予特首處理修例手法最大『嬲嬲』的同時,也可以為她這7年扶貧、教育、科研投放等工作『俾Like』。」

打個比方,特首林鄭月娥作為40年公務員,執行政策能力一流,就像個十項全能的醫生:心臟、腦科、耳鼻喉、腦科樣樣皆精、科科第一。但不是牙醫的她這次卻去幫病人補牙,結果補牙不成還把病人的牙拔走!這當然差強人意,令人「牙痛咁聲」!但作為病人,當你下次心臟病發時,是不是就不會找對你病歷瞭如指掌、又有多年治療你的經驗、加上優越往績支持的林醫生?而且,明明在6.12之前我們就有5個超高難度訴求,現在是不是要擱置?又是不是要再尋找和排隊等候5個新的專科醫生處理呢?

我們應該除下有色眼鏡,以「為港解困」為目標,不要掉進假二元、非友即敵的黨派思維陷阱中。香港本來就是多元、多姿多釆、公平及包容不同意見的社會,實在不應變成一套充斥暴力、仇恨、陰謀論的「無間道」、「黑白片」世界。

香港有很多問題要處理,解決方法毫不簡單,也沒有一步到位的靈丹妙藥,肯定不是簡化成「五大訴求」、「時代革命」後就「搞掂」。我們應更加豁達,為了香港,放走存在於絕大部人(包括筆者)心中的一腔怨氣,重新上路,香港加油!

本港示威遊行不斷,在社會戾氣高漲的今天,思想容易兩極化,摯友親朋也很快變成非友即敵,大家應除下有色眼鏡,以「為港解困」為目標,不要掉進假二元陷阱。(資料圖片)

撰文 : 林奮強 香港黃金五十創辦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