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衝擊面廣 港急須和平氛圍

評論版 2019/08/03

分享:

大約在四個月前,政府向立法會提交《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草案》建議,之後的兩個月,草案在社會引起相當大的爭議,包括一些強烈的反對聲音。至6月,開始有大批市民上街遊行示威。

隨後政府宣布暫緩修訂建議,後來更明確表明草案已「壽終正寢」。港府官員也明白他們未能掌握民意,並承諾日後會更廣泛的聆聽意見。可是,過去兩個月卻發生了一連串令人震驚的事情。警察總部被包圍及多處受到破壞,需要落閘;政府總部要關閉,公務員回不了總部內的辦公室上班。立法會大樓更被衝擊,內裏被大肆破壞,損毁嚴重;多區不同地方包括沙田的商場,也出現不同程度的衝突。

過去幾周 暴力事件升級

在過去幾周,情況似乎變得更為激烈。示威者攻擊位於西環的中聯辦,塗污國徽和外牆。同一晚,港鐵元朗站發生市民被追打事件,引至多人受傷。無論是西環或元朗的暴力事件都絕對不可接受。上星期元朗和上環的集結未經批准,但示威者仍然繼續,結果發生了更多暴力事件。

暴力情況不斷升級,示威者與警方的衝突變得愈來愈嚴重。香港似乎正處於危機中,整個社會特別是受影響地區的居民感受特別深;公務員特別是警察士氣低落、承受着龐大壓力。

社會瀰漫着一股分歧、混亂的氣氛,也開始影響商界的信心。本港股票市場少受本地政治情況影響,但本周一早上股市下跌,幾乎可以說反映了對本地不穩定因素的擔憂,下午隨着港澳辦在北京的記者會而回升。你或許認為現在不是擔心股市的時候,但股票價格的升跌,某程度上對我們發出了訊號。

股價跌幅最多的是與本地市場有關的公司,例如房地產、零售、旅遊、飲食等,意味着投資者認為這些公司的前景、亦即是本地經濟的前景將惡化。

聲譽受損 營商信心變差

不同商會也發出類似信息。有商會在訪問其會員公司(包括主要的本地和國際公司)後,警告暴力事件和政治僵局令營商信心變差、風險增加。他們亦擔心會打擊香港作為安全和穩定的營商地方之形象。而一旦良好聲譽受損,要把之重建將非常困難。

無論是我個人或我身邊朋友的經驗,都讓我明白這些擔憂。就在數天前有人問我,以現時的情況來看,是否應把在港的業務遷去別處?我也聽到有朋友考慮把家人移居他方,而我們也看到有報道指投資者因局勢不穩,而考慮把資金遷至其他地方。

正如有商會指出,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的衝突已在海外廣泛報道。而街頭爆發的混亂衝突,海外旅客更有可能直接受影響。

嚇怕遊客 市民不敢外出

針對旅客常到訪的區域、西九高鐵站和機場的示威,大致上和平。但有些如上環區等示威,有旅客在酒店外不幸碰上衝突場面。這些消息可以迅速傳開去,亦有迹象顯示旅客因避免麻煩而取消訪港行程。

我知道有些人認為少一點遊客可能是件好事,但社會不穩的恐懼也同時影響當區居民,很多食肆、商店及其他行業都以本地居民為主要客源,有店舖老闆也表示生意受影響,因為連本地居民都選擇留在家,不敢外出消費。

以上種種都是問題。投資者的情緒、企業管理層的憂慮及香港的國際形象等,這些不止是金融分析員和財經記者所關心。這些事影響着每一個香港人,影響到就業、收入、家庭生活水平、孩子們未來的前景。

簡而言之,愈早回歸和平、建立平靜的氛圍,香港才可愈早得益。

6月開始有大批市民上街遊行反《逃犯條例》修訂(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