刪社會政治參與 免通識科成磨心

評論版 2019/08/03

分享:

繼早前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發表通識教育是釀成了年輕人問題的言論後,曾任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科目委員會主席的賴得鐘,也因在社交平台散播仇警言論,而被四個警察職方協會公開譴責,最後黯然辭去相關職務。

包括通識科在內的中小學課程改革正進行公眾諮詢,並在9月16日完結,究竟通識的課程是否應盡量避免涉及政治部分,讓這個旨在鍛練學生獨立思考能力的科目,避免成為各方政治角力的磨心?

不抽離政治 持平教學惹質疑

在通識科單元二《今日香港》的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部分,探討的問題圍繞香港居民如何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當中包括制度化參與的選舉和非制度化的遊行示威、抗議、騷動等群體事件。自通識科在新高中學制推出以來,香港社會經歷了2012年反國教、2014年佔中及今年反《逃犯條例》修訂等重大政治事件,當中不少通識老師也在社交平台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和上載參與遊行示威的照片,而他們的學生也很容易看到這些記錄。當這些通識老師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各種社會政治參與的渠道時,現時學校又有甚麼機制確保通識老師能以持平客觀的態度教授這些課題?

以今次反《逃犯條例》修訂事件中,有通識老師在社交平台散播仇警言論為例,肇事老師有份參與考評局通識科的考卷檢討工作,並曾在相關的科目委員會擔任主席,不禁令公眾聯想到以往通識科在文憑試的擬題上有否出現政治偏頗,甚至引起考生因未能迎合閱卷員政治取態而被評低分的疑慮。

公民責任 由德育公民組代推

根據2015年中央政策組委託中大進行「90後」公民價值及參與的研究,問卷調查顯示逾半受訪者同意通識課程牽涉太多政治。縱使調查反映沒有直接證據顯示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但通識課程中提到透過不同程度的社會政治參與以履行公民責任,其實跟德育及公民教育的教學目標有所重疊。與其冒着讓不同通識教師在課堂上按自己的政治立場引導學生討論政治事件的風險,學校何不透過德育及公民教育組舉辦模擬選舉、公開論壇及不同類型的工作坊,讓學生親身體驗如何履行公民責任。

尤其學生在沒有評核的壓力下反而更能勇於表達意見,德育及公民教育組的老師也可跟學生客觀探討各種履行公民責任的途徑及其重要性,並在必要時提供適切的輔導,從而能在這個關鍵的成長階段協助青少年建構正面的價值觀和態度,讓他們在畢業後也能擇善固執、明辨是非。

在考評局的營運角度出發,今年報考文憑試的人數僅5.6萬人,跟高峰期的8.2萬人銳減30%,錄得連年赤字後,考評局已馬不停蹄在內地東奔西走推廣文憑試冀增加考生人數,但過分着重政治敏感事件的通識科卻令不少內地考生卻步。

以基本法國情等 取代政治參與

作為全球唯一可以中文應考的國際性大學入學試,文憑試理應對內地考生有龐大的吸引力。在文憑試奪佳績的內地考生不但能循非聯招途徑跟持高考成績的內地生競爭香港的大學學位,而且因為文憑試早已跟雅斯(IELTS)及英國聯招(UCAS)等國際試及入學呈分機制有明確的成績對照表,內地的文憑試考生可以有更佳的機會報讀心儀的海外大學。

但由於作為必修科的通識科滲入太多的本港政治課題,不諳香港政治生態的內地生始終對報考文憑試有一定保留。那麼如果在今次的課程檢討中,決定刪去社會政治參與的部分,取而代之的應該是甚麼內容呢?

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成立的青年創研庫,在2018年6月進行了有關「改善高中通識科的教學與評核」的專題研究,報告內容包括訪問了課程發展議會考評局通識教育委員會主席許承恩副校長,他建議通識科可加重基本法及國情等基礎知識內容,並且增加數據分析及有關科學如何幫助社會等理科元素。透過刪除社會政治參與而增加基本法、國情等基礎知識及數據分析技巧,本港及內地考生更能認識香港的法治制度,並且對「一國兩制」有更深刻的了解,而掌握實用的數據分析技巧對他們在中學畢業後無論是升學或就業也有莫大的裨益,比起花時間耗在空談惹起紛爭的政治話題,更容易被兩地的學生接受。

社會人士因最近發生的政治事件而全盤否定通識老師的教學成果固不可取,但公眾未能釋除通識科在評核及教學的疑慮也不容忽視。香港現在已處於一個相當複雜的政治環境,通識科何不藉着課程檢討這個契機,將極具爭議的社會政治參與部分刪除,讓莘莘學子在求學階段可免於政治爭拗,全力以赴為他們的將來作好準備。

撰文 : 王偉傑 政賢力量時事評論委員會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