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職媽媽患乳癌 學會愛自己多一點

副刊版 2019/08/05

分享:

作為堅強、獨立的雙職媽媽,多年來工作、家庭兩邊走。縱使非常忙碌,Jacqueline卻一直都是這樣生活着。去年12月的一次身體檢查,意外發現右邊乳房有個約1cm的硬塊,抽針檢查後確診為乳癌1期。

「起初我還在裝鎮定,但當醫生講解手術時,我根本聽不入耳,眼淚不停流。為甚麼是我?我既樂觀又捱得。」好強的她難以接受病症,覺得晴天霹靂,而要做手術局部切除,對她而言又是一個考驗。不過哭過後的首要考量,是如何跟父母和子女交代。

擔心如何跟家人交代

女兒18歲,兒子12歲,Jacqueline坦言最擔心兒子。「他是個不太懂得抒發情緒的小孩,他曾向丈夫提過好害怕。我擔心不懂得怎樣幫助他釋放情緒,好怕會成為他的陰影。」對於雙親,Jacqueline曾猶疑應否坦誠相告,但弟弟的一句:「爸媽不會希望你騙他。」令Jacqueline鼓起勇氣,用較樂觀及正面的態度,向家人交代。「然而媽媽說:『不要緊,有甚麼事的話,一家人一起撑住,沒有事是過不了的。』」

難過來得快也去得快,Jacqueline放下心頭大石後,醫生指只需做簡單手術和電療,即可痊癒。她便安心地去早已計劃好的旅行,回港翌日就做手術。「我身體既沒有不適,又行得走得,故沒把自己當病人;要提醒自己別想太多,即使想到術後要化療、會死,或許到時甚麼都不用做,還白擔心一場呢?」她同時於網上翻閱資料,並在論壇上認識一位同患乳癌的網友。

化療成一大打擊

由確診至做手術,當中只相隔11天。完成3個小時的手術後,Jacqueline本以為就此作結,豈料醫生指報告顯示腫瘤為HER-2型,需做化療、電療及服標靶藥,完全不像預想般輕鬆。「患乳癌已經夠震撼,又做了手術捱痛,為甚麼又是我?」心裏既憤怒、無奈又不甘心。哭過後,Jacqueline幸獲網友的幫助,把她加進一班乳癌同路人成立的群組「重新出發聯盟」,有任何疑問、不安都可在群組中提出,焦慮的心情才稍被緩和。

另一方面,Jacqueline細閱自己的報告,以釋除憂慮。「恐懼源於無知,當清楚了解之後,就沒那麼擔心。其實已選擇了最合適的方法,既然都要做,就積極點,我一定會打贏的,從沒想過會輸。」

無懼痛楚 總會過去

10多年來,Jacqueline一直將所有時間投放於家庭和工作。照顧子女的身心發展,放工也要去超級市場買菜,回家再煮飯,假日就做家務,平日則專注工作。太多事要處理,就忽略了自己。「去年的確很辛苦,身體狀況不佳,常常都覺得很累。可能是個天想給我提示,想我停一停,要注意自己。回望過去,原來我沒好好愛過自己。」

化療要打4針,電療做20次,標靶藥18針。化療第一針時試過差點透不過氣來,要服抗敏藥才能繼續,也有喉嚨痛、骨痛的情況出現。但Jacqueline指,療程不算辛苦,痛楚一般只出現兩天,她會選擇忽視,繼續如常生活。「如打完4針化療後大腿無力,即使只行一條街,也像跑了10個圈一樣,好痠痛。但骨痛是正常的,正如你患傷風,都會鼻塞和流鼻水,難道這就要躺着嗎?頂多服粒藥。痛楚總會過去,治療有多辛苦也好,所有不適都只是一個時段,過了就沒事。」

最感謝一班同路姊妹

支撑着Jacqueline走過抗癌路的,除了家人,更重要的是群組內的同路人。「大家都好正面,一有人不適或有疑問,就會解答。我們常常提醒彼此要注重排毒,要喝甚麼、煲甚麼。」群組內有30多人,有人完成治療仍留在組內,繼續幫人。「起初有病時,同事曾跟我說:『我們會陪住你,你不是自己一個人。』我當時覺得很刺耳,明明是我自己一個人去承受病症、入手術室、接受化療,好諷刺;但這群組內這一群人真的跟我一起治療,一起經歷化療和電療的不適,讓我感到我並不是孤單的。很感謝姊妹們陪住我,給我很大的力量。」

正因接受過別人的幫忙,驅使Jacqueline成立Facebook專頁「乳癌一期- you're not alone」記錄自己的治療過程,為同路人解惑的同時,也為她們帶來正能量。有需要的話再加她們進群組,將這份陪伴的力量傳開去。

Jacqueline作為堅強、獨立的雙職媽媽,多年來工作、家庭兩邊走。縱使非常忙碌,卻一直都是這樣生活着。(曾有為攝)

治療期間,因沒有打升白針,當時Jacqueline的白血球數量曾跌至 0。故出入需戴口罩,避免細菌感染。(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Jacqueline於化療時曾使用Cool Cap技術,以冷凍溫度保護毛囊,減少掉髮的機會。(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撰文 : 吳霆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