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男主角導演

張家輝 文偉鴻 男人的浪漫

副刊版 2019/08/08

分享:

3年,是臥底電影的代名詞,皆因電影版《使徒行者》等了3年再出新一集--《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雖然今集少了女主角佘詩曼,仍劇力萬鈞,不但遠飛緬甸及西班牙拍攝,更多着墨於3大男主角古天樂、張家輝及吳鎮宇之間的陽剛兄弟情,令導演文偉鴻也不禁流下男兒淚。

《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講述暗網流傳一份黑警名單,記者姚可儀(姜佩瑤飾)陰差陽錯下截取部分資料,所以受到神秘人追擊,刑事情報科警司程滔(張家輝飾)受師父兼上司葉國凡(吳鎮宇飾)命令,進行保護她的任務,並與不知是敵是友的井進賢(古天樂飾)遠赴緬甸尋找名單。誰知背後牽涉國際恐怖組織,不但令程滔與井進賢身陷絕境,更勾起二人兒時的一段關係。

實景拍攝狂牛

文偉鴻早在電視版《使徒行者》就身兼監製及編導,而兩集電影版都是交由他執導筒,所以《使徒行者》系列絕對是他的「親生仔」,而他總是為「兒子」安排新刺激。首集到過巴西,新一集則闖入緬甸及西班牙,前者鮮有給外地人拍攝,所以要當地軍警協助,後者則在全球聞名的奔牛節拍攝,令一眾主角與狂牛在戲內追逐,險象環生。

「奔牛節的畫面是用真牛拍攝、特技畫面再加CG後製而成,令畫面幾可亂真。亦因如此,原本西班牙政府對於用真牛拍奔牛節很抗拒,因為就算荷里活也是一塊大綠幕後製便算。幸好,他們看過計劃書,首次同意在另一條路綫給我們拍攝。」主角之一的張家輝表示不論導演或是動作導演錢嘉樂均非常硬頸,盡量講求真實,正正時真時假才可以令一個大話完美,是《使徒行者》系列魅力所在。

最重要是照顧自己

用「敬業」來形容張家輝,絕對不為過,因為他總是希望突破自我,如為拍《激戰》日食近30隻雞蛋、地獄式操肌,成為肌肉男的代言人,令不少男藝人也爭相學習。今次於《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他亦多番親身上陣,希望觀眾見到自己睇得亦打得。

「今次導演和動作導演都安排很豐富充足,所有畫面都是一早便想好,他們只是等待一個演員去執行指令,所以拍攝過程很安全。」過往家輝亦試過受重傷,但仍相信自己心中的一套。「試過跳下來跌斷腳骨,亦試過拍《激戰》弄斷手指骨,但這些都是個別例子,就算是文戲也會有意外。作為演員,身心都要作好準備,並要預先排位熱身。若別人已經為你做好一切準備,但你自己沒有照顧自己,固然會容易有意外。」

自然的兄弟情

《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中,家輝對古天樂窮追不捨,與其說兄弟,倒不如說更像情人的「bromance」。「的確,我認為現實中比較難有像電影內的兄弟情,一切都是讓大家有幻想空間,可以想像屬於自己的陽剛故事。」家輝說道。

或許臥底不止應用電影之中,更多是社會擦身而過的人,往往不知身邊人是人是鬼、何時會說真話假話。「做朋友最重要是坦誠,若果當你問對方某些事的詳情,他或她只是自圓其說、說話摸不着邊際,你就會知多說無謂,因為對方根本就沒有正面回應過,再說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至於家輝和古天樂之間的兄弟情,在19年前首次合作《中華賭俠》便開始。

「以前我倆都要趕着去不同地方拍攝,真的忙到暈,但又未至於真的倒下,所以只能在各自緊張的氣氛下工作,沒有太多時間交流。隨着由《使徒行者》第一集到第二集的合作,了解導演的用意,加上各自演藝事業的共通點,並知道對方都熱愛電影,所以自不然便萌生戲內的兄弟情。」

大爆導演感性一面

不過,文偉鴻卻認為3個男主角現實中都是情如兄弟。「可能你(家輝)也不察覺自己將情感毫無保留投放,記得有一場戲是當3人知道大家的身份,就在排練之時,你們一起各自想如何令3個角色更突出,完全是為朋友着想的感覺,所以我很尊敬你們之間戲內戲外的兄弟情。」

家輝聽罷即爆出獨家的片場趣事:「有時見他向我們解釋故事時,竟會無故地眼濕濕,開初我以為只是一兩次,誰知他這個導演原來相當感性,只要一涉及錯綜複雜的感情或一些角色挫折時,他都會流出兩行眼淚。」文偉鴻靦腆地笑而不語。

﹏﹏﹏﹏﹏﹏﹏﹏﹏﹏﹏﹏﹏

化粧:Midco Chu(張家輝)、Stephen Lau @ StephenMakeup(文偉鴻)

髮型:Edmond Fung @ HH Hair(張家輝)

張家輝與文偉鴻在《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再次合作。(曾有為攝)

家輝認為電影描述的兄弟情較難實現。(曾有為攝)

文偉鴻刻意拍攝西班牙奔牛節的狂牛。(曾有為攝)

家輝是勇於挑戰自我的人,經常為動作場面親身上陣。

3大型男又再同場。

文偉鴻認為3位男主角將真實友誼投放於電影之中。

撰文 : 周伯臻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