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危城

副刊版 2019/08/08

分享:

二○○三年三月,威爾斯親王醫院十數位醫學生及病人,同時染上奇怪肺炎,病情異常急速,短時間內嚴重呼吸衰竭而且可以致命,不僅病得急,病菌蔓延也急,病人把肺炎帶到社區,九龍灣的淘大花園成重災區,不僅醫院裏需要設置隔離區,社區要被隔離,高危接觸者要被移到別處跟家人朋友隔絕。

短短三個月,香港淪為危城,1,755人染病,299人犧性生命,樓市股市大跌,人心惶惶,政府除了做好隔離工作外,也沒有解決方法。但在這危城裏,頑強香港人卻以愛心抵抗惡疾,還記得大量N95口罩和保護衣送到醫院。醫護人員堅守在醫院不眠不休照顧病者,社區也守望相助共度難關。

十六年後,香港再度淪為危城,頑固的政府加上憤怒的示威者,暴力衝突一而再、再而三在各區爆發。奇怪是曾以愛心支持危城的港人,卻決定以仇恨代替,更危險是運用那種不分青紅皂白的仇恨(indiscriminate hatred),凡異見者便可能被隨意凌辱攻擊,而被凌辱者當然也會以仇恨回敬,蔓延速度比當年沙士還要快。

輾轉相傳下,仇恨將會蔓延摧毁香港,就如惡性感染病不僅能夠人傳人,也能靠大氣電波和電子傳媒快速蔓延,每人每天被電腦手機接收過百的仇恨信息(無論來自哪方),就是最中立的民眾也有一天抵不住仇恨的引誘而成為一分子,但為何仇恨卻可能不大清楚。

危難中,人性深處的好與壞會加倍呈現,恨在危城是滅亡路,愛在危城是唯一希望。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