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時裝雜誌總監移民台灣 型人Cafe Bike游走台北

副刊版 2019/08/08

分享:

曾任職時裝雜誌fashion director的Cozy,2012年於網上認識了來自台灣的Shelly,相戀兩年結婚,2018年他下定決心移民台灣,熱愛烹調咖啡的他與太太組成「鬍莉鬍壢」Cafe Bike,現身於台北桃園中壢鬧市,Cozy自言人生從來沒這樣快樂過。

香港最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在電話筒傳來Cozy的聲音,他第一句就說:「我人在台灣、但心在香港」。的確,成長於香港的他又怎會不關心這故鄉,他每天在互聯網上閱讀香港新聞,眼見目前香港出現那麼大的社會爭議,看得他非常氣沖沖,說到底他離開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一半的理由是香港早就變了樣,另一半是工作上的無奈。

首先他由工作說起:「雜誌開始網上化,公司要短時間內追趕hit rate,不得不將內容全盤娛樂化,但提供的資源又嚴重不足,實在很難做下去,對日常工作我很努力,不過,我不想回到家時還要留意中港台、韓國和歐美明星穿甚麼着甚麼,她/他們穿甚麼都不關我事,但我想人生不是這樣的,世界上一定還有其他更好的選擇,甚至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

其次是他成長的香港變了樣,他說:「近年香港社會出現很多歪理變成道理的事件,在我們成長的一代價值觀並不是這樣的。」

結果,Cozy於2017年下定決心移民台灣。

「50歲了,年紀大了不可以再等,趁『後生』提早過去迎接新生活,哈哈……」

而Cozy移民的過程比其他人簡單。

「我申請依親居留移民,在結婚時將名字登記入名冊,太太的身份證就有了我的名字和戶籍,再入紙申請居留,等了兩、三個月就成事。不過,對於移民一事,我給大家一個忠告,就是事前你必須要問清楚自己是否喜歡台灣這個地方?要下定決心融入當地社會,不可以用一個找避難所的心態去移民。」

型人Cafe Bike面世

現在Cozy除了偶然為香港的時裝雜誌撰稿外,日常生活全力打理他的Cafe Bike,說到這一份「新的工作」,他很是起勁,形容每一天都開心地活着。

「很多人準備移民台灣,來來去去都離不開說不如開設咖啡店、民宿,又或是做網上生意,但是如果做後者所謂的『假生意』,你永遠都不會融入當地社會,對我而言,做生意要謹慎,因為我不是帶着很多錢來台灣退休,本身只有一份籌碼,所以要好好利用。」

因此,當Cozy還未移居台灣前,在太太的薰陶下(她的太太是一位咖啡師),他一早就在香港修讀咖啡課程,兼且考取咖啡師執照、每晚都閱讀有關咖啡資訊,對咖啡有着一發不可收拾的熱情。

「我留意到歐洲有不少人做coffee car,所投入資金比較少,同時又可以建立branding,我決定用這方式開始,待得知台北人口味喜好才開設咖啡店還未遲。」

Cozy的Coffee Bike設計精美,在街頭惹來不少欣賞目光。

「我本身做時裝美藝出身,自己的東西怎可以不有型,我要整件事出來是時髦有型的,事前找朋友設計商標,整架車都為我而custom-made,絕對不是左砌右砌的罐頭車。」

但在台北街頭「開檔」是否要拿牌照呢?

「這方面有人說需要,有人說不,但我沒有多想就去做,因為想得太多反而只會淪為空談,做Cafe Bike我當作是一個計劃,是一種經驗,當然我曾經嘗試過被警察叫我離開,但他們很有禮貌,不會用警棍扑人,哈哈……」

現在每天Cozy都會和太太Shelly一起出動,太太駕着電單車,自己則腳踏着Coffee Bike,駛往台北桃園中壢的公園開檔,出售他拿手的手沖咖啡和冰latte,而太太則負責做brownie等蛋榚。

日曬雨淋辛苦是肯定的,但Cozy卻自言台灣的新生活是從來沒有這麼快樂和充實過。

「做時裝的熱血過了,反而現在投入咖啡生活,令我找回年輕時的熱血,每天晚上我都會鑽研不同種類的咖啡,感覺就像年輕時剛剛出來工作的模樣。」

「鬍莉鬍壢」營業了數月,成績比想像中好。

「有少許錢賺,最開心莫過於不少顧客不下一次回來購買由我沖製的咖啡,這份開心絕對是用金錢都買不到的。」

﹏﹏﹏﹏﹏﹏﹏﹏﹏﹏﹏﹏﹏

Facebook:Roulez-Vous Cafe鬍莉鬍壢

Cozy和太太一起經營「鬍莉鬍壢」Cafe Bike,他笑言自己是一位楂筆搵食的文人,如今每天要駕駛Cafe Bike自然有點吃力,但他就當作健身般看待,如今人消瘦了,但更精神。

Cafe Bike貼上「反送中」標語以示心繫香港,估不到的是有不少台灣人看見後專程走過來詢問香港情況,他們都不想台灣步上香港後塵。

非常有型的Cafe Bike,是Cozy看到歐美有這類型咖啡車而萌生的念頭。

「鬍莉鬍壢」Cafe Bike主打手沖咖啡、冰latte、西西里咖啡、當然還少不了由太太Shelly精製的brownie蛋榚。

撰文 : 何偉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