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夢想並回饋社會 弱聽髮型師:機會要靠自己爭取

副刊版 2019/08/10

分享:

80後的阿德,一出世已屬中度弱聽。家中有一姊,程度比她更嚴重。「出生後8個多月,媽媽就帶我去驗耳,確診深度弱聽。」長大後更退化變嚴重弱聽。不過,聽障無礙阿德與人相處和追尋夢想,她反而更努力向目標進發。

阿德的父母是健聽人士,醫生指或因父母的基因問題,導致姊妹二人都有弱聽,從小要戴助聽器讀書生活。「當時科技和資訊都不足,幸而媽媽沒放棄我們,帶我去學發音。」聽不見自己說話,故練習發音的過程有一定難度,需長時間反覆練習,並找言語治療師,才可咬準字詞。「逐個逐個音練,小時候差不多每隔兩天就要見治療師,一堂大約一個小時,回家後媽媽再幫我重溫發音。」觀察每個發音咬字的口形,發音與讀唇同時訓練。

誤打誤撞 開展髮型師生涯

成長於主流學校,性格開朗好動的阿德,與同學相處融洽。「同學聽得明我說話,有時我聽不明白,他們也會幫我。」中學同學有時會特別說慢點,說話時放大口形,以讓阿德能更清楚理解。初中時成績不俗,直至中三課業開始繁重,阿德同時是乒乓球、手球和籃球的校隊,她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興趣不在於讀書。「我不喜歡坐定定做同一件事,數學、物理等科目很複雜,有時也聽不明白。」

直至中五考完會考,等放榜期間到髮型屋做兼職,她開始發現自己的興趣。「起初只想找份工賺零用錢,做洗頭幾好玩,不用坐定定,又可以一邊玩一邊學習和工作。」

遇上好師傅 教技巧同時教做人

聽障人士的溝通能力較弱,對談時需放慢一點語速,或多說一兩次。有些人不理解,也未必會特意為他們調節溝通方式。幸運地,阿德碰上一個好師傅,不但用心教導她造髮型的技巧,也教她人生道理。由零開始學習,興趣成為阿德的一大推動力。「學了所有有關髮型的知識,如電染髮、做負離子等基本功。師傅不會因為我聽不到就不教我,見我有心學,更用心去教。我已經聽不見,就要更努力學好基本功,做好它,起碼將來行出去,別人不會因為我不懂而不用我。」師傅耐心講解,助阿德鍛練技巧之餘,亦不忘鼓勵她。「他教我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教我回饋社會。」他告訴阿德,她有她的價值,她也做得到。而阿德閒時也會閱讀髮型書,學習基本概念和剪髮步驟。

跳出舒適圈 成為髮型師

跟着這個師傅6年多,阿德意識到需踏出舒適圈,決定離開師傅向外闖。「我不想再依賴他,想變得獨立。從二十多歲就跟着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不想再做溫室小花。」隨後到了朋友的髮型屋工作,先為身邊的朋友剪髮,再用半年時間提升自己,終於正式成為髮型師。阿德說,做髮型師最重要的,是與客人溝通。「要放膽講,跟客人溝通,為他選最好的,自己一手一腳、從頭至尾去做。」髮型設計、染髮選色,不再在師傅背後看着他做,而是更自主地為客人服務。

特別的是,阿德有為其他聽障人士剪髮。有些聽障人士需拿紙筆跟髮型師溝通,有時甚至連選髮色、造型上因難以表達,溝通不善致未能剪到合心意的髮型,令他們因而害怕剪髮。「有髮型師會怕麻煩、沒有耐性,我希望聽障人士也能享受剪頭髮,我有學一些簡單手語跟他們溝通,也會耐心地向他們解釋。頭髮如衣服,如果我能幫人變靚、打扮,他們剪完說好開心和滿意,我也會快樂。」

聽障不礙追夢 前路靠自己創造

髮型、美容等服務性行業需與客人溝通,未必是聽障人士的工作首選,但阿德正是活生生的例子,證明聽障人士也做得到。有時到不同學校,跟即將畢業的聽障學生分享,阿德指聽障人士最重要有自信。「他們怕不能溝通,怕說話不夠清晰,別人聽不明白。如別人聽不懂,就放慢語速,多說一次,直至明白為止,如果還不明白,就用手寫。不可以因為別人聽不明白,就發脾氣。」阿德做洗頭時,有客人曾問她為何語調和發音奇怪,她會主動解釋自己是弱聽人士。「一定要慢慢適應,每個環境都有不同的人;若自己也不走出來解釋,別人不會了解,倒不如清楚交代。」

追逐夢想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阿德藉自己的經歷鼓勵聽障人士,勇於追尋自己的理想。「要堅持夢想,找屬於自己的舞台,要跳出一步去找機會,機會不是天跌下來的,要自己爭取。不爭取的話,就甚麼都做不到。嘗試擴闊自己的圈子,認識更多人,或許他們能幫助你。」

---------------------------------

走進社會 以專業幫助更多人

阿德曾參與數次義剪活動,走進老人院和社區中心,免費為長者剪頭髮。其中最深刻的,是一次到大澳的義剪。「我是大澳人,大澳本來只得一間舊式髮型屋。長者年紀大,不會特意坐車出市區剪,那倒不如我們入去吧,為他們剪些較新潮的髮型。」有些街坊是阿德爺爺的老友,也認得阿德。「留意到他們笑得很開心,那一次不只剪髮,更為他們化粧,拍照留念。」選擇做義工的原因,阿德說理由很單純:「別人幫過我,我就要幫人。」

80後的阿德,一出世已屬中度弱聽。不過,聽障無礙阿德與人相處和追尋夢想,她反而更努力向目標進發。(湯炳強攝)

不論健全還是聽障客人都好,阿德最希望的,是能充分了解客人的想法,再為他們設計喜愛的髮型。(湯炳強攝)

13年做人造耳蝸手術,縫了20多針,阿德術後需重新練習發音,但聽力有明顯改善,能聽到以往聽不見的交通聲、雀鳥聲等。(湯炳強攝)

阿德曾到不同學校做分享,鼓勵其他聽障人士。她坦言社會上對聾人提供的資源和援助並不多,一部耳機最平要幾萬元,人造耳蝸機更要10 萬以上。千多元的津貼其實未必能幫助太多,盼社會理解。(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撰文 : 吳霆俊

鳴謝 : Ccrazy Color Workshop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