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資本主義 不能解釋中國冒起

評論版 2019/08/10

分享:

過去10年,中國在互聯網、通訊、交通以及科技領域取得的成就讓世界刮目相看,特別是高鐵網絡的快速形成,讓西方發達國家大跌眼鏡。

也許是緣於政治體制的表象,外界總是把中國經濟的成功,誤解為踐行國家資本主義模式的結果。擁有巨大資產份額的國有經濟,制定廣泛的產業規劃和支持政策,以及強大的國家力量,這些很容易被視為中國經濟成功的關鍵。

不過,這種看法僅流於表面。中國的經濟成功遠非國家資本主義模式所能概括。即使過去10年,國家力量在經濟活動中有所加強。中國擁有獨特的政黨體制,使她有長久的發展目標,這確保經濟不長期偏離發展軌道。

因為這樣,過去40年間,盡管中途時有步履蹣跚和短暫偏離,但中國總體上還是在推動經濟自由化和結構改革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這才是中國經濟成功的真正原因。而中國能做得到這些,表明並不接納並力圖避免國家資本主義模式。

改革開放以來 吸收西方經驗

自推行改革和開放國門的政策以來,中國一直在向西方先進國家汲取經驗和有效的制度,無論是現代企業管治和金融市場,還是宏觀管理的工具箱,均無例外。不可否認,在與中國恢復正常關係之後長達40年的時間裏,美國版的資本主義在中國的影響極其深遠,非其他國家所能比擬,尤其是在知識界和商業精英領域。

多少年來,中國的主流精英和政治領導人亦清楚懂得,進一步推行尚未完成的結構改革和更全面的市場開放對於經濟未來的成功至關重要,也因為這樣,他們從未拒絕接納全球最佳實踐經驗成為中國經濟改革和市場開放的借鑑目標。

政府的執行力(execution)在中國經濟成功中當然很重要,中國這方面的表現優於大多數發展中和轉型經濟的國家。這源於中國保存完好的國家力量,為的是維護國家多民族統一為一個整體。

放權地方鼓勵創新 改革動力

在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和經濟自由化之後,中國的政治依然將維護社會穩定和政治秩序置於優先地位。中國在教育、科研、醫療以及基礎設施等方面,遠比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做得好,國家力量和政治秩序是重要前提。

不過,這都還不是中國成功的秘訣。中國經濟成功的關鍵在於,幾十年來中國的威權政治允許並鼓勵地方的試驗、學習和自下而上的體制創新活動。鄧小平推行改革之後,中央政府把經濟發展的權力下放到各級地方政府,並推行向下的財政分權,這產生了競爭,也是這種向地區分權的體制讓中國的治理體系在經濟上具有了聯邦制的特徵。這才是中國經濟持續變革的動力。

沒有這種事實上的經濟聯邦制以及中國的體制,對底層企業家精神和創新活動的接納,中國不可能抓住機會在經濟上快速追趕,不可能有今天的華為、阿里巴巴、騰訊和平安。過去10年,愈來愈多中國硬科技和金融科技公司出現,讓人刮目相看。與那些基於壟斷地位的國企不同,這些由企業家創造的公司擁有巨大的創造力並向全球型公司發展。值得一提的是,一家在深圳成立不過9年的小米集團,成為《財富》2019年世界500強中最年輕的企業。而正是從這個體制的底層不斷崛起的公司,塑造了今天中國經濟的繁榮和全球的競爭力。這已不是傳統的自上而下的產業政策所能解釋的。

距離公平市場經濟 仍有距離

認識中國經濟過去40年成功發展的經驗非常必要,因為她還未能被真正理解,同時也告誡和提醒中國自身,作為一個擁有強大執行力和有作為的國家,即便業已成為國力雄厚的經濟體,在未來保持一個開放、學習、鼓勵、包容企業家精神與底層創新活動的經濟體制依然重要。

面對已有經濟成就,中國依然要清醒認識到,距離一個公平自由的市場經濟,還有相當的距離。任重道遠,不得鬆懈,不然半途而廢,甚至不進則退。中國古人云,行百里者半九十。

這些年中國政府似乎已接受了經濟增速下滑的現實,但不可否認增長的下行有結構性的原因。這是需要正視和加以解決的重要問題,尤其需加快結構改革來防止在經濟下行時出現國進民退和資源錯配、要更多地開放而不是擠壓私人經濟活動,保護企業家一如既往的創新熱情,也要看到分權和維持開放競爭的經濟聯邦制的巨大好處,同時要按照已定的行動計劃加快改革國家治理方式,建立現代治理體系,來適應向更公平和自由的市場經濟體制的轉型。只有這樣,中國在現有的經濟發展水平之上,才有望成功敲開先進富裕國家的大門。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國擁有獨特的政黨體制,使她有長久的發展目標,這確保經濟不長期偏離發展軌道。(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張軍 上海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中國經緯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