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升級 京轉強硬 港臨生死戰?

評論版 2019/08/13

分享:

日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到深圳與本港人士開會,指香港動亂已延續60天,造成了回歸以來最嚴峻形勢。此際確應回顧事態發展並展望前程,從而估算香港的災劫還要捱多久。

反對派的抗爭運動可說規模大、組織強、籌劃足、設備齊、士氣高、能團結,也改變了過去派系間互相傾軋的情況。筆者近日也曾在街上偶遇一隊最少二百名黑衣人,多為年輕者間有少數較年長人士,如部隊轉場般操過,大多配套頭盔口罩及雨傘等,可親身感受到其規模、組織、裝備等方面的威勢。尚可改進者是分隊領導體制不明確且缺少內部通訊,有事時要隔街喊話。

反對派抗爭力量 7年快速成長

黑衣人動員能力極強效率甚高,有幾次突發事件發生後,很快便能召集數百以至上千人到某些地點會合。

看來反對派抗爭力量由2012年起國教、到2014年佔中、到2016年旺暴、到2019年反修例,清楚顯示了快速成長的歷程,且大概每兩年便有一次大事件,去年本以為「一地兩檢」會出事卻拖過了,令不少人誤以為激進勢力式微,誰知卻是累積更多動能延後到今年才爆發。這個歷程還反映了由較和平(國教及佔中)到暴力的轉變(旺暴及反修例),也符合政治運動的發展規律。

目標攻擊升格 策略戰術創新

抗爭發展至今,已可看出幾種結構性變化及特點:

(一)目標不斷轉移升格。由最初的個別事件(反修例),經過即期的過渡性目標(特首林鄭月娥下台、五項訴求等),到重啟普選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遠景政制及治權重組項目,乃一個圖窮匕現的過程,真正目的逐漸明朗。

(二)策略及戰術創新。一是放棄了佔中時的陣地戰轉向游擊戰,出奇制勝、聲東擊西並遍地開花,由佔中時主要影響旺角及銅鑼灣,變為對18區全面衝擊,受影響地域及居民大增。

二是方式多元化。有「集會+遊行」的點綫模式,影響沿途交通及商戶、民居。有各行業集會及遊行,發動各業人員參與,令影響面擴散及深化。有專門癱瘓交通的行動,如堵路、堵隧道,以「不合作運動」阻延鐵路運輸,以集會影響航空等。有罷工、罷課、罷市等影響各產業及機構。有針對內地遊客的「光復」行動及宣傳活動等。總之是花樣百出,日新月異。

(三)攻擊目標的政治性逐步升級。最初石破天驚者是衝擊立法會及圍政總,接着是衝擊中聯辦、毁國徽、國旗等直接挑戰中央舉動,最近是衝擊警署及襲警,當立法機制已近癱瘓,行政機制亦大事勿用,如能進一步衝散警隊,則真的可以奪權了。

事實上,警隊承受很大壓力,冒很大的人身安全風險,對警隊的上層管理及林鄭政府怨氣日增並有開始分化迹象。

武力升級 兩方仇視惡性循環

(四)持久作戰能力強。有人以為過一段時間反對派抗爭便會洩氣,實際上卻是愈戰愈強,凝聚力日增,且可做到呼之即來緊急出擊。無事時則化整為零,有事時集零為整。還可按指示遊走出擊,忽東忽西,在充分動員各地區各行業的眾多支持者、同情者下,群眾活動及「人民戰爭」正深入發展。與此同時,也有不利因素在發展:各種暴力活動包括堵路等,已招來更多不滿,與市民的爭執甚至打鬥時有發生。

(五)暴力及仇恨升溫。警隊與抗爭者使用的武器、武力持續升級,且正形成惡性循環。更深層者是警隊與抗爭者之間及其他支持者的仇恨升溫。同樣社會上兩方陣營的仇視日深。有人指,香港正滑向內戰邊緣,至少在心態上確如此。以上概括了反對派抗爭的發展形勢,今後還將進一步演化。

另方面,中央及港府的取態也在變化中。港府一如所料對事態不斷惡化毫無解決辦法,更嚴重者是取態徘徊於退讓及強硬之間而不知所措。林鄭日前的記招談了問題卻未提出應對之道。而中央近期的態度則已明顯強硬化,並按此提出了對大形勢的最新判斷及應對策略的大方向。

京不退讓 「港有動亂會干預」

張曉明的講話便總結出5點:反暴止亂乃當前最緊迫任務,不會容忍挑戰「一國」行為,要挺特首、撑警隊,愛國愛港力量要發揮中流砥柱作用,並要客觀分析民眾要求。他又明言不能對反對派妥協退讓、不接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更重提已故領導人鄧小平的「香港有動亂中央會干預」訓示。中央還直指,香港正面臨一場退無可退的「生死戰」。

如上述反對派抗爭勢頭正盛,若中央策動生死決戰,則鬥爭必定十分激烈,料將有火星撞地球好戲在後頭。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反對派的抗爭運動可說規模大、組織強、籌劃足、 設備齊,由2012年國教、到2014年佔中、到2016年旺暴、到2019年反修例,清楚顯示快速成長的歷程,且大概每兩年便有一次大事件發生。(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