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租衣服務 促進新消費形態

評論版 2019/08/14

分享:

隨着互聯網的發展,一種新型的「共享租衣」服務在歐美國家流行起來。它並非真的協助人們共享個人衣物,而是以月費形式,讓按月繳納會員費的用戶,從平台上租用一定數量的服裝,再以郵遞方式交收和歸還。這種商業模式也傳播到內地和香港。

互聯網發展 造就新商業浪潮

人們為了特定的場合租用禮服、晚裝、演出服,已是很平常之事。不過互聯網的發展,為這個行業注入了新的可能性。2009年,共享租衣的鼻祖Rent the Runway(以下簡稱RTR)在美國成立,起初以禮服租借為主,隨後迅速發展,2016年增加了日常服裝的租賃服務,2017年推出了按月租衣的模式。

這股商業浪潮也吹到了中國內地。2015年,一家與RTR模式類似的公司「衣二三」成立,實行月費制,很快獲得資本青睞。

在香港,類似的企業在2014年就已出現。兩位內地女生2014年在香港成立YEECHOO,提供晚裝租賃服務。YEECHOO目前已獲得阿里巴巴參與兩輪融資,並且將市場拓展至上海和深圳,擁有超過1,000件服飾,自稱為「全港首個高級時尚服裝租賃平台」。不過,YEECHOO暫時未有推行月費制,用戶一般以每件服裝價格的十分之一,逐次租用。截至2018年10月,平台約有3萬名用戶。

賣點:減浪費 選擇多更環保

共享租衣模式的一大好處是減少衣物浪費。循環台灣基金會曾在《天下》雜誌刊文,認為「快時尚」興起之後,價格和流行性成為市場的主要驅動力,衣物品質隨之下降,而減少購買和延長衣物使用壽命,是減少紡織廢物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因此以租代買,可以促進環保。

除了促進環保之外,租比買便宜,也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更多着裝選擇。曾有內地租衣平台創始人這樣形容共享租衣服務:「這就像是買了張時裝遊樂場的門票,只要付入場費,所有衣服就可以隨心穿。」

困難:衣物損耗 須維持庫存

不過,共享租衣的商業模式仍然備受質疑。2017年內地一家名為「多啦衣夢」的共享租衣平台就被報道出現資金困難,會員費無法退還等情況。

說到底,共享租衣平台在最開始發展時,仍要及時得到融資,才可以提升每個環節的服務質量。如果平台衣物殘舊得太快,將會大大增加租衣平台的運營成本。因為衣物若有損壞,即使進行縫補,也不一定有人願意租用,平台只能再買新的。

此外,共享租衣的運營模式較為複雜,對每一個環節的要求都很高。有投資人士認為,由於整個商業鏈涉及選款、物流、清潔、磨損處理等,因此創業者面臨的挑戰會比較大。

《經濟學人》一篇文章中提到,RTR的用戶確實會對平台的服務有一些小抱怨。比如,有會員曾收到沒有熨燙或者清理平整的衣物,也有用戶表示她收到的裙子尺寸偏小。負責RTR銷售的Anushka Salinas承認,RTR在剛剛推出付費套餐服務時,還沒有足夠的庫存滿足消費者的需要。有效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仍有待從業者發掘。

RTR在美國市場發展順利,其後也有美國特定文化的支撑。在當地,二手消費市場成熟,租衣服、借衣服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而在內地,社會信用體系和互聯網的發展,以及共享經濟的普及,也培養了用戶對於共享租衣的接受程度。比如,租衣服務的按金可以被支付寶的「芝麻信用」取代,降低了用戶使用門檻,互聯網則可以提升交易的效率。

本港居住空間小 或利好行業

與美國和內地相比,香港消費者是否可以接受共享租衣的模式,仍有待驗證。YEECHOO的客戶群體,多為月入在兩三萬港元以上的年輕女性,且使用場景較為單一,還未推出日常服裝的租賃。如果推而廣之,這一模式在基層消費者中是否可行,也仍在未定之天。

不過,香港被譽為亞洲「時尚之都」,各式時裝秀輪番上演,這樣的時裝文化,或許可以助力共享租衣的發展。同時,本港住宅面積狹小,儲物空間問題困擾着不少港人,以租代買,或許是一個解放衣櫥空間的方法。

用戶習慣需要培養,購物文化也在不斷改變。無論在香港還是內地,不同共享租衣企業的暫時成功,都表明這一服務擁有市場空間。下一步如何繼續開拓這些空間,推廣這種新型的消費文化,令香港消費者擁有更多着裝選擇,需要共享租衣的創業者和從業者思考。

本港住宅面積狹小,以租代買或許是一個解決衣櫥收納的方法。(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