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化產業結構助就業 紓青年怨氣

評論版 2019/08/16

分享:

今年夏天以青年為主力的社會運動非針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單一事件,是他們對政制改革、警方執法、「三業三政」(即學業、事業和置業,及參政、議政和論政)出路等的怨氣累積,也是當局必須逐項回應的訴求。

作為關注青年發展的智庫,MWYO把握2019年施政報告的諮詢期,引用政府統計處(下稱統計處)數據,以實證探討他們其中的不滿——就業困難,供政策制定者和持份者參考。

31.6%青年 工作經驗少於3年

統計處在6月發表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5號報告書》,內含22至47歲的青年和中年人士之教育和就業情況分析。MWYO按此特別索取22至34歲青年的數據,部分更劃分3個年齡組別,包括22至24歲、25至29歲,以及30至34歲,藉此深入了解不同年齡層的狀況。可惜由於有些數據抽樣誤差大,因此處方不予公布,但其所提供的數據已充分協助我們識別數個青年就業問題。

在接近120.6萬名青年當中,13.3%沒有全職工作經驗,18.3%擁有少於3年的全職工作經驗,合共31.6%(見表1)。

除求學進修 工作意慾低佔最多

逾3成青年(約38萬人)的工作經驗少於3年,剔除分別有78.6%及72.8%的男女「正在求學/進修或全日制課程畢業少於3年」(見表2),近11.4萬名青年是基於其他原因,並以「工作意慾不大/未想清楚自己發展方向」佔最多,男女青年合計7.4%。

按年齡分析,22至24歲青年的主因同樣為「工作意慾不大/未想清楚自己發展方向」(男女分別為6.7%及4.2%),以及「有工作意慾,但找不到配合自己知識/技能/興趣的全職工作」(男女分別為3.7%及3.5%)。對於25至29歲的青年來說,則多了「全職工作困身,想自由些」這個理由(男女分別為4.7%及5.0%)(見表2)。

再按性別看,25至29歲的女性更「需要料理家務/照顧家人」,佔7.8%,並上升到30至34歲時的62.1%,這亦解釋為何12.7%的女性表示「無經濟負擔/毋須長期工作」,因為家庭是她們人生重要的組成部分。另外,8.9%的30至34歲女性處於「低學歷/競爭力不足」的困境。至於同年齡組別的男性,主要原因還是「工作意慾不大/未想清楚自己發展方向」,佔23.0%(見表2)。

不少青年因求學以外的原因而全職工作少於3年,政府和各界應反思怎樣裝備他們,並營造具吸引力的職場環境,例如刺激他們的工作意慾、助其探索發展方向、為其創造更多配合所長和興趣的工種和較靈活的工作模式、減輕女性作為照顧者的負擔,以及提升她們的學歷和競爭力。

上表顯示,部分初出茅廬的22至24歲青年找不到配合其知識、技能或興趣的工作,這與一項涉及學歷與就業錯配的發現脗合。表3根據青年在入職第一份全職工作時的最高完成教育程度及學歷要求作比較,按統計處定義,中學及以下、專上教育(非學位)和專上教育(學位及以上)分別被視為較低、中等和較高學歷。

數據顯示,在約103萬名回答此問題的青年中,36.5%的較低學歷青年從事沒有學歷要求的工作,而中等和較高學歷的青年分別為11.6%及4.3%。

學歷通脹 職業學歷錯配

此外,分別有56.1%和40.7%的中等和較高學歷青年的第一份全職工作的學歷要求竟比他們當時的教育程度低。這可解讀為:一)青年學歷通脹問題持續,某程度上反映社會仍存有「惟有讀書高」的觀念,要破除這迷思,各方仍須繼續努力;以及二)本港缺乏與學歷相符的工作供青年應徵,故政府和各方要思考怎樣優化產業結構,以提供更多高增值職位。

針對靈活工作 設SLASH平台

MWYO一直就個別課題進行分析,並提出以至落實多項提議,舉例說,我們開發遊戲程式協助青年理解職業性格與個人特質,從而探索發展方向。針對靈活工作模式,我們鼓勵青年機構設立適用於SLASH一族的網絡平台和師友計劃,讓年輕一輩獲得更多資訊和指導。為打破「惟有讀書高」的觀念,我們支持推廣職業教育,例如由政府協調自資院校開辦高級文憑課程,並承擔學生的實習開支和院校添置實驗設備的成本。至於其他還未深入討論的議題,將會是我們未來的研究方向之一。我們也期望不同持份者,包括政府、智庫、學術機構和政黨等,共同就青年問題查根究柢、出謀獻策,以逐步消除他們對政府施政的不信任。

不少青年參與反修例示威,非針對修訂《逃犯條例》單一事件,是他們對政制改革、三業三政出路等的怨氣累積。(資料圖片)

撰文 : 青年智庫MWYO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