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因選戰介入 香港凶險更大

評.析.天下版 2019/08/17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突轉高調敦促北京人道應對香港局勢,主因應非施壓北京在貿談讓步,而是為謀連任,與民主黨人在選民心中爭取道德高地。美國高調介入,對香港則是禍不是福。

特朗普突關心 連任選情使然

香港部分激進示威者因未能贏到港府讓步,一直希望能借助國際聲音來扭轉形勢,例如圍堵癱瘓機場運作和聯署美國白宮要求制裁等。事態終發展至特朗普開聲,此對本港實非好消息。

其實特朗普之前一直冷處理香港反修例示威,不但表示反修例示威是「暴亂」(riots),相信中國與香港可以自己解決問題,更曾坦言不明白為何將香港的問題怪到他和美國的頭上。

此不難理解,因特朗普高舉「美國優先」旗幟,向來談的是美國實利,並無在國際推進民主自由等的意識形態包袱,在中美貿談氣氛緊張時貿然介入被認為屬一國內政的香港事務,反可能令貿談觸礁。

但美國國內形勢變化,或令特朗普不得不轉軚。美國民主黨人密密尋找特朗普在競逐連任上的弱點,有民主道德高地、可抨擊中國而特朗普又冷對的香港問題,成為了突破點。

不但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再三批評港府,指兩黨未來數周會在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有意角逐總統寶座的民主黨人如拜登、布蒂吉格、沃倫亦紛紛表示支持香港示威者,拜登更指摘特朗普形容香港示威為「暴亂」,跟他的專制朋友同出一轍。

在國際包括美國輿論,多同情香港示威人士,加上本來對華反感的朝野民情,特朗普自然不會放棄扳回形勢的機會,指中國當然希望達成貿易協議,但要先人道地處理香港局勢,更不願看到暴力鎮壓香港示威者。

香港不幸地成為美國總統選舉中兩黨的議題,對本港不利。其一,在處理是次風暴上,中央會否因要防外國勢力更深介入、藉香港牽制內地甚或影響內地,因而要更快處理平息風波?其二,風暴過後亦更嚴防;過去經驗如2003年反對23條立法,由於事件破壞了中港互信,其後中央對港管治更為着緊。今次反修例風暴已相當程度再破損中港互信,若再加上外國勢力問題,恐怕中央憂心只會較之前更重,會作更大提防。

提防外國勢力 盡快自行息爭

因此,要避免最壞情況、避免外國介入更深,不用中央出手,港府與港人要盡快設法緩和形勢,避免內耗,至少要找到處理問題的方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欄名 : 社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