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濕疹 40 年 「病症不是敵人」

副刊版 2019/08/19

分享:

Katherine出生後數個月,據家人所述,身體已出現紅點。從有記憶開始,她的身體總滿布一片片紅疹,痕癢幾乎已習以為常,而臉部、頭頂、身體都有,也對生活造成莫大困擾。幸而近年找到方法應對濕疹,抗病40年終於能穩定病情。

有時因為太痕癢,Katherine會抓癢抓至皮膚乾裂、出水。「我也忘了哪些位置最嚴重,頭頂癢,刮着刮着會刮了整片肉出來,上面更黏住一些頭髮,現在想起覺得好恐怖。耳背會出水,頭尾位置都有裂開,眼下兩頰位置、嘴唇嘴角也有嚴重的情況。」不只臉部,頸、肚、腋下、手腳、大腿內側亦如是,情況相當嚴重。

家人帶她四處求醫,醫生原指Katherine的情況為皮膚敏感,處方藥物及藥膏。「通常一天塗2或4次,早晚都要。」有時抓破皮膚滲血水,她便在傷口上蓋上藥膏,選擇忽視。因從小已有皮膚問題,Katherine初期並不覺得情況異常。直至小學被同學排擠,親戚看到她的皮膚誤以為是家暴,她才慢慢意識到嚴重性。「幸好我唸女校,沒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

年幼睡覺時,Katherine會因痕癢而不自覺反覆轉身、跺腳等吵醒家人。媽媽為了防止Katherine抓破皮膚,更特意為她製作絹布手套。至年紀稍大,就把白花油、無比滴、藥膏放在枕頭旁,半夜痕醒就塗。縱有藥膏,但止得一時,痕癢也總會再襲。求醫次數多得無從稽考,政府及私家醫生交替覆診,病情亦沒有明顯改善,故家人試過命她戒口、試偏方。「喝過很難喝的生蓮藕汁,也試過不知煮了甚麼東西,塗在皮膚上。」惟功效不大,痕癢、紅疹仍周而復始地出現。到長大之後,Katherine才慢慢了解到這些皮膚敏感,原來稱為濕疹。

爛面陷人生低谷

畢業後剛出來工作,最嚴重的一次是「爛面」。「兩頰位置都出水,皮膚很薄。那種感覺是即使我稍有表情,動一動都怕撕裂皮膚。」除此之外,當時Katherine更碰上突如其來的肌肉關節痛問題,雙重打擊令她難以承受。「所有關節都像着火般痛,輕輕一碰都好痛。我塗冬青油軟膏,也痛到流眼水。」求醫費用月月過千,加上身體狀況、工作壓力等沉重負擔,一向樂天硬淨的她終於倒下。「為甚麼我人生這麼悲哀?是否跨不過了?我覺得好冤枉,明明我一直都好努力去應對病症啊!如果不是這些事情困擾住自己,應該可以有更多時間、錢和精力做其他事。」

小時候被排擠時,媽媽曾教Katherine要處之泰然,必須心靈夠強,才不怕外界的打擊。一直秉承這個信念而活,但面對揮之不去的重擔,要多強才能解決?「身體是一個整體,當情緒、身體一起變差時,濕疹情況就更為嚴重。」

輾轉找到方法控制病情

幸而因朋友做美容院,機緣巧合下讓Katherine了解到護膚等正確概念,也教她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皮膚產品,勤力護膚下才讓肌膚慢慢變得強壯。更幸運的是,Katherine碰上熱心的皮膚科醫生,教她該如何處理濕疹。「他不怎麼給我藥膏,反而給我幾種不同的潤膚膏。對濕疹的人而言,皮膚不只要乾淨,因為肌膚本來已失去鎖水的功能,故要先塗潤膚膏補充肌膚底層,再塗藥膏,再多塗一層潤膚膏在外面鎖水。」Katherine深入了解每一個應對濕疹的技巧,主動閱讀藥物標籤和成分,增強病識感、穩定病情。「明白肌膚缺水,便改變習慣。帶住潤膚膏出街,差不多每一小時就補一次。」

除此之外,Katherine更抽血做了敏感測試,證實原來對塵蟎敏感。改善生活習慣後,之後幾次反覆復發,都因公司裝修而致。「調節自己心態吧,已經盡力處理,再復發也不關自己事。」她努力清潔、護膚、補水,盡最大的能力穩定病情。「會開始感受自己臉部皮膚的狀況,如果有少許痕癢,就先去洗臉、補潤膚膏。時刻留意自己的身體需要,如我坐的位置空氣不流通,或有射燈照住,我會選擇換位置。不然,過半小時就可能出紅疹。」最近3年,一般情況下Katherine已完全不再需要塗藥膏,病情十分穩定。

從有記憶開始,Katherine的身體總滿布一片片紅疹,痕癢幾乎已習以為常,也對生活造成莫大困擾。幸而近年找到方法應對濕疹,抗病40年終於能穩定病情。(吳霆俊攝)

一般人常勸喻濕疹患者戒蝦、蛋、鵝等食物,但Katherine提醒,濕疹非只屬皮膚問題,同時也是免疫系統問題。若免疫力低又胡亂戒口,或導致營養不良,更容易病發,故她建議患者先做敏感測試,找出病源。(圖片iStock)

撰文 : 吳霆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