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貨幣戰一觸即發 怎紓解衝突?

評論版 2019/08/19

分享:

近日,人民幣對美元略微貶值,全球反應便一片恐慌。金融市場崩盤,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正式給中國打上了「貨幣操縱國」(currency manipulator)的標籤,對新貨幣戰爭的擔憂猶如星火燎原。所有這些可謂反應過度。貨幣戰爭沒有爆發--至少現在還沒有。

人幣實際貶幅微 心理影響巨

但當中的危險是實在的。盡管市場略有恢復,美國和中國仍陷入了一場看不到終點的危險貿易戰爭。美國仍會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10%關稅。認為中國將進行報復,大規模貶值人民幣似乎不無道理。

畢竟,更廉價的人民幣大大有利於抵消特朗普關稅給中國商品在美國的價格所造成的影響。

但是,由於貶值也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風險,因此中國領導人不會堅決採取這一措施。許多中國大企業都有大量美元貸款,弱勢人民幣將大大抬高償還外部債務的成本。更糟糕的是,貶值預期可能引發大規模資本外逃,憂心的公司和個人會試圖保護其資產價值。四年前,人民幣大幅貶值是便發生過這一幕,中國當局隨後不得不消耗1萬億美元外滙儲備避免人民幣崩盤。

因此,中國宣布全方位貨幣戰爭的可能性很小。近日人民幣貶值的意義並沒有這麼大--充其量只是對美國的一個警告。尤其因人民幣本來已經很接近一美元對7元人民幣的象徵性關口。中國當局通過將每日基准滙率定在略低於7元人民幣的水平,為貨幣交易員將滙率暫時抬升至7元人民幣以上創造了空間--這是實際上的貶值。盡管實際貶值幅度極小,但心理影響是巨大的。中國是要提醒美國,她仍然有經濟武器。

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做出了她典型的愚蠢反應,將中國的溫和訊號錯誤解讀為更險惡的東西。美國立即宣布中國為貨幣操縱國,而這只能讓雙方的立場都更加強硬。

IMF可介入調解 惟無權執法

為避免丟面子,中國領導人現在可能會被迫做出反應。他們可能會真的威脅貶值,或者發出其他的攻勢。比如,中國可以禁運稀土出口,而稀土對美國高科技行業至關重要;她也可以延長抵制美國農產品。或者,她可以將戰火燃燒到商業領域之外,在南海或台灣海峽製造麻煩。簡言之,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的關係已經從糟糕變成了更加糟糕。

可以避免進一步升級嗎?一個辦法可能是訴諸一個中立的仲裁者來裁定貨幣問題,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它是以監督國際貨幣事宜的「遊戲規則」為主要功能的機構之一。所有IMF成員都承諾不會操縱滙率,並且在形式上受到IMF對貨幣政策的「嚴格」監督。理論上,如果美國和中國真想避免貨幣衝突,可以要求IMF介入調解。

但在實踐中,IMF的權力小得可憐。IMF無權執法。充其量,它所能做的只有「點名批評」貨幣操縱國。

在這方面,很難想像美國或中國會屈從於一個毫無權力的多邊組織。你能想像特朗普會服從一群不受問責的國際公務員所作出的裁定嗎?

貨幣協定有先例 對雙方都有利

一個略為現實的選項,是美國與中國政府直接討價還價--也許還應該包括歐洲央行和其他一兩家貨幣力量--形成某種貨幣緩和協議(détente)。

這樣的協議有先例可循。1936年,在經歷了大蕭條期間五年多不受控制的競爭性貶值後,當時的主要金融力量--美國、英國和法國--同意了一個共同穩定滙率的非正式安排。這個名叫三方協定(Tripartite Agreement)的協議被戲稱為「24小時金本位」,要求各國如需改變本國貨幣定價,必須提前24小時通知。該協議遠遠稱不上完美,但成功地給貨幣關係帶來了些許秩序。

今天,要談成類似的協定變得更加困難了。20世紀30年代,美國、英國和法國關係比較和睦。相反,今天的美國和中國是正在進行貿易戰的戰略對手,哪怕是非常有限的滙率動作,也有可能無法實現。但這也不是不可能。說到底,雙方都看到,不把貨幣衝突擺上台面是有好處的,可以避免給自身和其他國家造成更大傷害。

---------------------------------

(本傑明.科恩是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最近著有《貨幣方略:貨幣對立與地緣政治野心》。)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近日,人民幣對美元略微貶值,全球反應一片恐慌。金融市場崩盤,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正式給中國打上貨幣操縱國的標籤。(資料圖片)

撰文 : 本傑明‧科恩(Benjamin J. Cohens) 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