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社會動盪損金融中心地位 誰得益?

評論版 2019/08/21

分享:

香港的金融業是四大主要行業之一。以2017年的數字來說,僱用了25.8萬人,佔香港僱員數目的68%,而對香港的GDP貢獻,更達18.9%!如果以平均僱員的GDP貢獻來說,金融從業員對香港的GDP貢獻,是平均僱員的2.78倍,在四大行業中是最高的。如果工資與其貢獻是成正比的話,那麼從事金融業高薪厚職是可以預期。

金融中心指數 紐倫港三足鼎立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金融業的穩定是相當重要,對於香港是否國際金融中心的定位,不同人會有不同意見,但金融中心的地位是有世界排名的。英國智庫機構Z/YEN每年會發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er Index),評定各城市的金融方面的競爭力。而對上一次指數公布,是2018年9月12日,全球五大金融中心的排名依次為:(1)紐約(788分);(2)倫敦(786分);(3)香港(783分);(4)新加坡(769分)及(5)上海(766分)。而「紐倫港」之說,其實從這些排名、評分所支持,大家亦不用妄自菲薄,香港是其中一個國際金融中心。

上述指數排名,會計算各城市的競爭力,而包括五大範疇,分別是(1)營商環境;(2)人力資源;(3)基建;(4)金融業發展及(5)聲譽。

反修例貿戰 直接打擊物流旅業

近期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及中美貿易戰,對於香港四大行業來說,以貿易及物流業、旅遊業影響較大,而且來得直接;對於專業服務及其他工商支援服務,以及金融業影響較少。但有些影響會陸續浮現,而這些影響可能是深遠的。

專業服務及其他工商支援服務,不是不受影響,而當香港的經濟活動減少,影響便會陸續浮現,而這是有一些滯後效應的。香港今年上半年經濟實際增長只有0.5%,而經季節性調整,第二季經濟增長按季跌0.4%,下半年經濟環境並不樂觀,而且影響經濟的負面因素,短期看來仍會存在。

至於金融業,暫時看來好像是免疫於社會事件,自6月以來,恒生指數並沒有大跌。5月尾恒指收26901,8月5日「大罷工」那天恒指收26151。兩個多月來恒指只微跌2.78%。而大跌的8月5日那天,主要是中美貿易戰升級所導致的,包括美國宣告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以及把中國列為滙率操控國。至於香港的遊行、示威、甚至騷亂,並沒有太大影響恒生指數。於是有些人大惑不解!正常的情況下,一個地方發生騷亂,會影響當地經濟,正常會反映在投資者行為上,為何恒生指數沒有太大反應呢?

截至2019年5月,世界十大交易所(以上市公司市值計算)的排名是:(1)紐約交易所;(2)納斯達克;(3)日本交易所;(4)上交所;(5)港交所;泛歐交易所;倫敦交易所;深交所;加拿大TMX,及孟買交易所。

香港的股市排名位列世界第五,上交所的總市值為43,100億美元,比起泛歐交易所的42,700億美元與倫敦交易所的39,700億美元還要高!英國人口有6,604萬人,也不足以支撑39,700億美元的股市市值,英國股市的定位是國際化的,是服務歐洲交易時段,而香港人口只有740萬人,只是英國人口的11.2%,其財富又怎能支撑一個比英國股市還要大的香港股市?從香港股市市值排名來看,已經超越了英國股市。

根據港交所2018年的統計數據中顯示,香港股市結構中,有66.24%的股份是來自中國企業的,而股市成交中,76.09%是來自這些內地企業股份。香港出現了社會事件,只會影響那些香港企業,特別是營利來源主要來自香港那些。當香港經濟出現了問題,原則上影響不了內地企業的盈利。

港股國際化 暫能抵受壓力

其次是香港個別小投資者只佔香港股市交易量的很小部分,超過7成的交易量由機構性投資者進行。這些基金經理、專業投資者,買賣股份是基於企業盈利,如果香港的社會事件影響不了企業的盈利,那麼便沒有必要大幅拋售港股。

對於香港人來說,強積金現時資產有近9,000億港元(截至2019年3月底),其中有一個重要部分是投放在港股。慶幸香港股市並不是那麼本土,而是很國際化,所以穩定性得以維持。否則,僱員的權益,便會因為股市大幅波動而受到影響,特別是對那些快退休的人士而言。如果沒有了中國企業,香港股市市值便少了三分二,按照數據,世界十大股市也不入。

港股雖然國際化,能夠抵受壓力,但並不代表能夠長期抵受香港的社會事件。如果香港令外商覺得不安全,不穩定,那麼就沒有必要在港進行交易。例如去年港交所推出了同股不同權的上市措施,多了很多科技股及醫藥股在香港上市,增加了股市市值之餘,亦增加了投資產品的種類。而過去十年,其中有6年,香港都是全球新股集資最多的地方!現在上海也有科創板的設立,內地企業選擇上市的地點又多了一個。如果香港不穩定,企業就未必選擇來港上市。

英或硬脫歐 金融中心地位勢跌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未來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有下調的壓力。而排名第4及第5的新加坡及上海,有機會超越。因為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將會影響了幾方面的評分,例如在營商環境方面,細分的部分:(i)政治穩定及法治方面;(ii)宏觀經濟這兩部分有可能被調低;而聲譽那部分的細分:城市聲譽也可能下調。那麼就算其他城市的評分不變,香港的排名可能因為評分下調而下跌。

當然排名升跌不代表甚麼,最終要看的是資金會否外流,金融交易會否轉至其他地方,如果香港少了一個高增值的行業,減少了就業機會,其實是很可惜的。

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第二的英國因為脫歐,甚至可能出現硬脫歐關係,金融中心地位已受到挑戰。如果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第三的香港因為社會事件而使到金融中心地位下跌,究竟誰會得益,相信讀者心中有數。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本港示威衝擊不斷升溫,對金融業影響將陸續浮現,當中未來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有下調的壓力。(資料圖片)

撰文 : 麥萃才 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系副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