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帶損害

副刊版 2019/08/22

分享:

已很久沒遇上這種場面,只見黑壓壓人群,向前走極艱難而向後走是不可能,只能隨着人群龜速移動,這正是香港八一二的機場。

醫生當天要乘搭下午五時半的航機,到美國華盛頓參加全球最大癌症組織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的董事會,於是提前三小時到達機場,豈知踏出機鐵站便寸步難行,用上半小時到達check-in counter時,才知悉全面停飛,醫生惟有重投人海,小步小步地打道回府。

交通不便事小,未能赴會影響尤大,當然這點對腫瘤學界以外人士來說,是雞毛蒜皮小事,相信運動發起人也不以為然,而醫生既不知如何也不會向任何人投訴,因這是爭鬥中的附帶損害(collateral damage)。

自古以來,戰爭定必帶來平民百姓傷亡,他們雖不願參與戰爭,但雙方交戰期間,最容易受傷害的也正是他們;較有良心的將領會設法減少附帶損害,而無良者更會視附帶損害為武器之一,務求把死傷加重作為政治戰略本錢。

香港正面對歷史性政治角力,附帶損害日見明顯,零售飲食首當其衝,大部分酒店入住率不足三成,經濟骨牌效應已踏上第一步,隨之而至是排山倒海般的經濟下滑。

奇怪是這戰役始於一群人民,而最終承受最大附帶損害卻是另一群。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