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番啖氣

副刊版 2019/08/22

分享:

會友,劈頭便問我:「unfriend咗幾多?」近月,不少朋友因社會事件而反面、unfriend或退出社交群組。中年人的絕交情緒和速度,比堅守「不割席不篤灰不分化」的年輕人來得激,現象實屬少見。

友儕中,各有政見立場,但我未有因反修例風波而主動跟人unfriend,皆因要我為一個道不同兼有情緒的人去動氣,實在太嘥氣,倒不如留番那啖氣,去抵抗社會上的黑暗與邪惡勢力好過。或謂,反目或unfriend此舉,至少尚有一刻牽動情緒,我就連這丁點也不願被牽。當然,我是非常不介意他們快快把我unfriend的。

當全世界都目睹香港七二一和八一一事件後,若仍有人選擇若無其事、不去理會那些再明顯不過的離奇離譜之事時,那已說明彼此價值觀、世界觀和做人方向在本質上已天淵之別,再花心神爭辯或企圖說服對方,實無意義。

友謂:「見對方言語離譜,火遮眼嘛!點能唔鬧番佢?」我的取態是,遇社會不公義事,當然要發聲;力氣要花得值,為一個價值軸心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而陷於沒完沒了的爭拗漩渦,消耗元氣,傷身傷心傷品味,不值得。曾在社交場合見有人面目猙獰、咬牙切齒地罵:「死曱甴!拍扁佢哋!打死佢哋!」這種speech-act,says something about the speaker too,看在旁觀者眼中,要不與他們同一路,要不心中自有寸度,所以either way,毋須勞氣。

但凡遇見道不同者,我必告誡自己勿因一人而變作「情緒奴隸」,若因對方的情緒而令自己牽起嗔恨之心,豈非五十步笑百步?見過有人外表好人好者,卻把自己的情緒滯留於面容扭曲地鬧他人「死曱甴」的嗔心,更不自知地把自己變成為一瓶張牙舞爪的「殺牠死」,這種以昆蟲稱呼別人的行為,對我來說,已非立場問題,而關乎心腸。面對道不同的人,我們有選擇,與其跟對方意氣糾纏,不如留番啖氣,超越這種檔次,把力量放在專注做更值得做的事上,沿途必會遇見更多精采的同路人。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