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蔽族兩大中年危機 社會怎支援

評論版 2019/08/24

分享:

足不出戶,終日躲在家中睡覺和打機,聽起來像是形容一班無所事事的青少年,但其實擁有這些特質的也有不少是中年人。日本內閣府早前估計當地有逾60萬名「隱蔽中年」,部分人不但依賴年邁父母照顧,與世隔絕。這會帶來甚麼隱憂?香港又有否遇上類似問題?

1990年代末期,日本精神科醫生齋藤環(Tamaki Saito)創造「隱蔽族」(Hikikomori)一詞,形容脫離社會的人。他根據臨床分析,認為隱居不是精神病的徵狀,而是一種個人狀態。按照日本厚生勞動省定義,「隱蔽族」是自我幽閉在家至少連續6個月的人,其間沒有上學或上班,而且極少與直系親屬以外人士交流。日本內閣府今年3月發表報告,估計全國40至64歲人口中,有61.3萬名「隱蔽族」,有關數字較2015年公布有54.1萬名39歲或以下的「隱蔽族」還要多。

潛藏危機1:雙親老去失依靠

外出和與別人溝通與否屬於個人選擇,但「隱中」現象或潛藏社會問題。去年初,日本札幌一名82歲母親與52歲隱蔽女兒,被發現營養不良倒斃在家,令社會關注「8050」問題,即年約80歲的父母,無法繼續為缺乏謀生能力的50歲「隱中」給予照顧。

當地一名學者接受傳媒查詢時表示,「8050」家庭主要面對三大問題,包括貧窮、過分依賴,以及抗拒求助,並指不少年老父母憂慮入住安老院後,隱蔽子女將會被完全孤立,也有父母未能察覺子女隱蔽的嚴重性,或恥於開口求助。

由此可見,「隱中」若因遭受拒絕或不懂得向身邊人求助,或會難以處理種種自身問題,導致需政府在資源及財政上的支援,結果被視作社會負擔。

潛藏危機2:患精神病比率高

除了自理能力外,「隱蔽族」的精神健康也值得關注。世界精神保健日本調查曾在選民登記冊隨機抽出4,134名日本居民作家訪,發現在1,660名年齡介乎20至49歲的受訪者當中,有1.2%屬於「隱蔽族」。在這個年齡層的「隱蔽族」中,54.5%曾最少患上一種精神疾病。

研究又指,終身「隱蔽」的人,患上情緒失衡的比例是沒「隱蔽」經歷受訪者的6.1倍。

在香港,政府統計處未有存載隱居者的數字,惟從官方的「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數據或可得出綫索。這類人口定義為在統計前的7天內並無職位亦無工作的人,當中包括料理家務者、退休人士,以及所有15歲以下人士,但不包括在該7天內正在休假和失業的人。

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普查結果,在40至64歲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中,屬於「其他類別」,即不是料理家務者、學生或退休人士有193,609人;相關數據在15至39歲年齡組別,則為105,433人,可見潛在隱居的中年人比青年還要多。

不過,「其他類別」包括毋須為生計而工作的經濟自給者、因殘疾而不能工作的人等,因此僅根據上述數字,難以仔細劃分隱居者的數目。註冊臨床心理學家黃蔚澄博士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指,估計本港約有2%人口,即有近15萬人,與社會自我隔離。

過去本港有關隱居者的討論,一般集中在「隱青」身上。有社福界人士接受傳媒訪問時指,過往不少「隱中」個案是看醫生時或在家人向外界求助時始被發現,加上「隱中」不在學校體制內,非常難以被外界辨識。

同行connect 助突破隱蔽狀態

辨識「隱蔽族」後,支援服務也相當重要。本港多名學者今年初發表一份有關「隱蔽族」的研究,透過追蹤104名隱蔽6個月或以上人士,為參加者安排本地社福機構的支援服務。結果發現,參加者自我隔離的情況、感受的壓力等問題均有大幅改善;更有52及76名參加者,分別在6個月及12個月的訪問時已重投社會工作。

上述措施雖集中在青少年階段,但若能協助他們連繫社區或投入勞動市場,也有望減少他們日後變成「隱中」的風險。本港有多間社福機構成立「網上青年支援隊」,透過網絡主動接觸和聯繫年齡介乎6至24歲的「邊青」及「隱青」,並與其他社區機構合作,照顧他們的需要。

另外,部分「隱蔽族」曾嘗試投身職場,只是工作上的挫敗,令他們無奈「退隱」,因此職場支援對緩解「隱蔽」問題也有幫助。

關懷是打開心扉的鑰匙,假如我們能夠多關心身邊的人,讓較內向的朋友多一個傾訴對象,並提供尋求援助的途徑,相信能助他們connect社會。

「隱蔽中年」無法獨立生活,變得無助,只要我們能夠多關懷他們,提供適當支援,幫助他們重投社會。(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