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言累

副刊版 2019/08/29

分享:

急症室服務向來供不應求,非緊急病者輕易輪候達六、七小時才得見醫生,若病情較嚴重需進院的,便繼續等候當值專科醫生作評估。試想像一下,當病人終於見到專科醫生出現時,醫生竟帶着倦容哭喪着的臉說:「大家都累了,我們且不看病,可否坐下來談一談?」

醫生曾滿懷希望,特區之首會見一班有心人,而醫生也認識部分有心人,知道他們真心為香港好,相信他們能中肯獻計為病倒的香港謀出路,豈知得來的,是特首在網頁上一句話:「大家都累了。」

這句話有兩大弱點,到底誰是「大家」?市民大眾當然累,但從未跟示威者對話的特首怎樣知道他們累了,可能這兩個月他們剛做完熱身,精力充沛準備繼續大搞一場,況且就算他們累了也不會承認,就如決策者絕無空閒承認「累了」。醫生即使當值幾十小時後,接見病人也不會說自己累了;試想病人會否想把性命交給一位「累了」的醫生,當權者需要永不言累,戰場上承認疲累就等同承認戰敗。

醫生仍然是政治色盲,只相信港人心中的美與善始終不會讓這美好家園付諸流水。領導者的責任是在逆境中謀出路,就如醫生在遇見病危時努力搶救,更在搶救過程中發揮智慧作明智抉擇。此文目的並非想說對錯,醫生也沒有政治智慧去虛談對錯。

醫生只想說:「救人者,永不言累。」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