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劣知良

副刊版 2019/08/29

分享:

持不同立場並無問題,一個社會有乜理由只得一種聲音?除非是極權。

否則,當然是各有見解,正常。但在申述一己立場時,總要顧全相格吧?!日前有人包圍香港電台打鬧記者,當中有一名戴墨鏡的中年婦,先向一名女記者面露詭異笑容,繼而走近並冷不防地伸出舌頭,舔舐女記者的相機,又試圖咬甩鏡頭,後被警員阻止。

新聞影片補捉了整個伸脷舔鏡頭的過程,那個大特寫令人驚嚇無比。表達個人立場,人皆有自由,但作為文明人,為乜要碌大對眼,擘大個口,伸脷示眾呢?如此相格,一字記之曰陋。再觀其脷狀肥大,色帶紅而側有齒痕,從中醫角度來說,濕氣重兼水腫,屬脾虛濕熱體質,易發火兼暴躁不安,望其精神面貌,確實如此。此類體質者通常脾氣不好、易,但要去到眾目睽睽下,噬起棚牙咬死物一件(相機鏡頭),病態重甚也,宜盡快求醫。

忽然想起黃子華的「面斥不雅」論,他是這樣說的:「你去到茶餐廳,見到人哋寫:『座位有限,面斥不雅』,你識做嘛,係唔使人寫到明:『唔夠人數唔好坐』、『兩個唔好扮四個』,你係唔使㗎嘛!人哋老闆又識做,見到你一kai籮柚都坐咗兩個位,無叫你走啦,你咪自己識做,叫多個B餐囉!」舊時香港,每人心裏都有「面斥不雅」的一個牌、一條綫、一個底,是一種香港人彼此不用宣之於口的默契和社會制約。因為大家心裏都有把尺、有個度,亦知恥,所以不會當眾展示一些蠻夷行徑。但不知何時開始,我們本有「面斥不雅」精神的社會,滲入了一種不屬香港的「肆無忌憚」面貌,於是,知恥的港人眼巴巴地看着不顧核突肉酸之徒,肆無忌憚地在這個城市展現各式各樣令國際觀眾掩嘴恥笑的行為與面口。

雖然我們社會近年出現了一些從未見過的騎呢相,但我在這方面仍相信真港人不會被污染或傳染的,理由很簡單,因為見過「劣」更知「良」。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