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家

副刊版 2019/08/30

分享:

高官們個個送子女出國留學,然後就可無後顧之憂地對香港教育左攪右攪,反正攪成點都禍不及親兒。看那些教育高官們的背景(可以完全無教育經驗)和動作,可預測香港未來的教育將會變成甚麼模樣。但對這些已愉快地安排子女在外地生活的高官們來說,不論攪到點(衰),都可享受着事不關己、隔岸觀火的美好privilege。大概因此,才會說出叫老師以「我不知道」回應學生提問的話。

但凡從事教育者,都知學生跑來詢問,是對某個問題充滿好奇,亦是對老師的信任,一句無下文的「我不知道」,實在不負責任。當老師的,確實不會事事知曉,老師的責任不一定要提供一個絕對的答案,而是鼓勵學生繼續追溯和尋求,甚至一起探索;只要在探索過程裏,一件事的雙方立場和角度都平等地包括在內便可。至於結論如何,老師不能於學生身上強加個人看法,應尊重學生在衡量各方面後得出的個人見解,才是教育精神。

教育之目的不是控制,若不能啟發獨立思考、通情達理、分辨善惡的話,那教育只淪為一場鬥分數、鬥背書、鬥聽話的hunger games。要在這個飢餓遊戲生存,就要服從規則,惟在如此制度下,教育已跟追求分數難以分割,要成為精英,就是要絕對信奉「分數高乃成功之母」的假設。

但看那個自誇年年考第一的,就察見香港教育制度的不足與盲點,她提供了完美的反面教材:學校成績不等如做人成績、學位不等如學養,在學贏晒分數不等如在人前贏到掌聲。吾友本是虎媽,曾因渴望子女年年維持三甲成績,不但弄至自己和子女精神緊張,更令彼此關係僵化。但最近見她,整個人變得輕鬆、寬容了,原來,是目下弄至社會走入困局的那位使她徹底開悟,不再執着子女的分數,反鼓勵他們多探索世界,細味人際相處之道。「我希望他們長大後,成為一個有品格、通情達理、好人緣的正路人,而非一個剛愎自用的眾人眼中釘。」她娓娓道出轉變由來。

年年考第一的那位親身示範:飢餓遊戲的贏家,往往是美麗人生的徹底輸家。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