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藍是政見 黑白是良知?

評論版 2019/08/30

分享:

「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乃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抗爭者(及其支持者)近日常用口號。大意是,無論政治取態如何,都不應接受(該陣營聲稱是源於)警方濫用暴力令「手無寸鐵」的市民受傷。這十字真言字字珠璣,很適合原封不動送給反修例抗爭者及其支持者。

過去兩周,香港經歷了相對平靜的「818集會變遊行」後,連特首也天真地以為是我城「遠離暴力,重回和平」的開端。事實卻是,她的話音剛落,最近的周末便見證了抗爭者暴力進一步升級,而警方也在荃灣開了自「612金鐘衝突」以來的第一發實彈。

責警察拔槍港鐵停駛 先問因果

令人心寒的是,翌日輿論焦點竟是警員擎槍指住的方向,而非到底警員本身為何要拔槍。若有看過完整版本的錄影,即一部警車在荃灣被幾十名暴徒用長鐵通、竹枝、球棍等武器破壞後門及車窗,並包圍及追打下車的警員,相信任何常人都會得出「警員生命安全受威脅」的結論。事實上,在撤退過程中,有警員的背部甚至被追趕的暴徒以利器刺傷。這才是警察要拔出佩槍,並鳴槍示警的起因。萬幸的是,當晚沒有造成嚴重傷亡,但就算有,罪魁禍首也不能算到警方頭上吧?既然如此,何以民主派議員居然可以指警員鳴槍是「無需要」?這已不是政見,而是良知的問題。

同樣地,過去一個月多次出現防暴警察被住宅屋苑的居民喝倒采,甚至嘗試不讓警方靠近或進入的場面。其中一個經常出現的批評,就是「警方不應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淚彈,影響居民」,甚至有人指「驚防暴警察多過示威者」。如上文述,大家可否追本溯源,問問「為何警方要用催淚彈」?警察不是「貪得意無啦啦」在民居附近發催淚煙,而是要驅散參與非法集結、屢勤不退、衝擊警方防綫的示威者。難道居民們願意自己屋苑附近,任由道路被堵、公物被破壞嗎?

多個民主派議員,都曾站到示威者和警方防綫之間,說「示威者正在撤退,警方不應再推進拘捕」。這是哪門子的邏輯?到底自哪天起,非法集結、堵路、向警員掟磚、擲汽油彈、搶去別人手機不准其拍照、打爛試圖清理他們設下路障的車輛等,不是犯罪行為?這些議員口口聲聲說「反送中」是捍衞法治,卻總是牽頭摧毁法治。

又再舉一例,民主派議員批評港鐵把部分位於示威集會地點附近的港鐵站關閉,認為是擾民之舉。不過,衝突由6月開始,若持續至今個月底將會超越「佔中」的79天,而觀乎兩個多月的往績,每次所謂「和平集會」(不論有否「不反對通知書」),近乎全數都會演變出一大堆違法行為,而且手法愈來愈過分和暴力,包括周末有人硬生生鋸斷九龍東的智慧燈柱。而有關行動亦愈來愈影響港鐵運作,例如有人佔領葵芳站閘機,「迫港人搭霸王車」,當中有乘客試圖堅持拍八達通卡付款,卻差點被示威者圍毆;亦已有多宗示威者使用港鐵站內消防喉向警察射水、取走站內滅火筒與防暴警察對峙的情況;而警民衝突過後,示威者「跳閘趕免費專列」回家的畫面相信大家亦不陌生。近日更見一整卡車戴口罩頭盔的黑衣人,強行把車內一名與他們政見不同的婦女推出列車。

筆者想說的是,港鐵並非沒有理據以「保護一般乘客及職員安全」為由,暫停某些車站的服務。今天的社會似乎連基本的因果關係都搞不清楚:沒有黑衣人「跳閘」、破壞站內設施,港鐵便不會有原因關站,「有生意都唔做」。沒有示威者堵路、攻擊途人、破壞店舖、佔領過海隧道收費廣場、多次向警方投擲汽油彈等,警方便不用出動催淚彈(818便連一顆也沒有用)。沒有上百個暴徒圍毆十個警員,便沒有擎槍示警的必要。

不與暴徒割席 等於支持暴力

九龍灣多條智慧燈柱被鋸斷後,網上有人幫政府計數,質疑每枝的真正成本不高。筆者簡直無言以對。根據立法會財委會文件,創科局在回答議員查詢時指(見《審核2019至20年度開支預算》,問題編號3764),共400枝燈柱的總體項目預算為2.72億,即每枝平均68萬元。其實數字不是最重要:管他每枝燈柱值18萬元、甚至180元,破壞公物就是破壞公物。難道燈柱便宜就可以隨意破壞嗎?

筆者的一個朋友,近月駕車時遇上小意外,撞上路邊鐵欄,被罰款數千元。但大家今天走在街上,鐵欄不是一個半個,而是一整列被拆走。到頭又是誰買的單?示威者扔玻璃磚、掘磚,甚至推倒大型垃圾桶堵路,最終還不是辛苦食環署的工友們加班加點工作,否則一般市民哪可在激烈衝突後的第二天如常上班上學?還有,大量交通燈被破壞,令很多行動不便的長者(尤其是那麼多路邊鐵欄已消失)過馬路時面對很大困難。經常在前綫幫示威者勸警察「克制」的社工,又有否想過「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們對其他無辜市民造成的傷害?

抗爭者常用的另一個宣傳理念,是「選擇沉默,等於成為暴政的幫兇」。但筆者認為,到今天仍有居民向防暴警察叫囂,喝罵他們「收隊」,這難道又不是助紂為虐?無論你有多不滿政府的工作也好,到今天仍不承認抗爭運動暴力化已成常態,還不和暴徒割席,也和支持暴力無異了。

筆者重申,譴責示威者暴力,絕不代表支持政府修例手法(見筆者8月9日另文《反修例發酵衝擊社會基本價值》)。筆者重看行政長官在6月12日立法會外衝突當天做的專訪,其中被問到「中美正值貿易和科技戰,選這個時間推動修例,令香港捲入國際外交風波,是否不智?」林太的答案居然是,「我就是一個不計算的人」,重申其修例的初心正確云云。筆者再次無言以對,因為她一個人的「不計算」,如今整個城市的生死都存乎一綫!

相比諸如「變相幫蔡英文助選」、「令香港一國兩制的示範作用全失」、「令特朗普可以在中美談判中多次打『香港牌』」等的「政治責任」,筆者真正不能接受的是,因為特首想幫一個家庭的初心,這兩個多月的衝突,令多少朋友的多年感情、多少家庭的親子關係、夫婦關係、社會的警民關係完全破裂。

虧錢可以再掙 失掉兩代人最痛

遊客不來了、外資撤走了、香港不能再做大灣區龍頭,甚至從此變成一個曾經偉大的三、四綫城市被歷史遺忘,這些創傷的確很深,但也許都是身外之物。錢虧了可以再掙,但我們由「佔中」至今,5年間失去了整整兩代年輕人,社會的撕裂不知何時才癒合,這才是永不磨滅的痛。特首強推修例失敗得一塌糊塗,何止對不起受害人的家庭,更對不起全港250萬個家庭!

俗語云「寧吃開眉粥,莫吃愁眉飯」,只是今天港人的處境更窘,根本已不容我們決定:若經濟衰退可以換來時光倒流至特首不顧一切執意推動修例之前,筆者相信很多人會選擇從頭再來。可惜如今,不但警民衝突無日無之,經濟和就業市場受到重創亦勢難逃避——港人「愁眉」就肯定了,卻恐怕不要說飯,連粥水也未必「有啖好食」!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房地產市場、公共政策等範疇的分析工作。)

在示威期間,港鐵曾暫停某些車站的服務,但被指是擾民之舉。(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