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缺陷非障礙 殘疾人士的習武之道

副刊版 2019/08/31

分享:

玩運動,絕不是健全人士的專利。只要有心、肯堅持,任何人都能做得到。跆拳道師範李安東(Anthony)2004年成立「香港輪椅武術總會」,至今已經踏入15個年頭,提倡傷健共融。

Anthony有逾20年的教學教驗,多年前的一次宗教聚會,感染了他想用自己的專業,為殘疾人士付出更多。「有一大班人為聾啞人士繙譯手語歌,我覺得好感動,開始想教傷殘人士跆拳道。」

其後一個人落手落腳教學、招募義工、尋找資源,他更為了領略傷殘人士的處境和需要,特意找一天坐上輪椅,走到街頭。「活動6至7小時,才明白到一級樓梯未必影響健全人士,但對輪椅人士而言,他們或許永遠都攀不上。我們要做的,就是思考怎樣讓他們行上去。至於練武方式,我發現他們的腰部難發力,就研究了一套有助他們發力和保持平衡的方法。」

習武是一種道 傷健共融對等

課堂涵蓋體能訓練、套拳、搏擊或雙截棍等,因應學員的能力而再調整。Anthony指最希望透過跆拳道,傳達武術背後的概念。「我們不是興趣班,來到道場,就有道場的規矩。訓練當中要一步步提升自己,要有追求。作為練武者,不是說穿道袍、戴色帶多有型,在於當中的精神:禮義廉恥、忍耐克己、百折不撓。有付出也有承擔。」縱使傷殘學員各有限制,但Anthony仍把他們視為一般學生,沒有特別待遇,練武態度也要認真嚴肅。「我會跟他說,我不會把你當傷殘人士,你只是身體上有點缺陷,要做就要做得到,要練就練。」

透過不斷的訓練,不少學員由缺乏自信變得獨立自主,開始對自己的生命、興趣有追求。「學會照顧自己之外,也學習幫助身邊人。師兄弟互相指導拳術,一個教一個。」Anthony倡傷健共融,課堂上既有傷殘,也有健全學員。「雖然非一起訓練,但會有時間相處。在同一個平台當中,大家一同學習不同程度的武術。這是一個對等的平台,在道場上傷健共融。」

感動能助學生突破

令Anthony最印象深刻的學生,是患腦癎症的阿升。「他讀完特殊學校後,便躲在家甚麼都不做。來到課堂後,由不懂得與人相處,到學會溝通,更會幫手帶拳。」阿升更刻苦練習考獲黑帶,Anthony在他身上看到的,是無比認真和專注。「他不太習慣表達,後來從他的朋友口中得知,他媽媽在他考黑帶之前離世。黑帶對我們來說,或許只是制服級數的一種,但在他的生命中,這是全部。他努力為此奮鬥,黑帶是他送給媽媽的成就。」每個學員來參加之前,跆拳道或許從不在生涯規劃當中,但學習過後,反而為自己的人生添上一份新色彩。「若阿升沒來上課,也許他會一直留在家中看漫畫,不會走出去。武術讓他開展一個新世界,一個本身或不屬於他,或沒機會接觸到的世界,這些經歷正是他的得着。」

罕見病者考獲黑帶

除了阿升,患有罕見病亞伯氏症的穎恩亦是Anthony的愛徒之一。初時穎恩的體能差,活動能力亦不好。「走幾步路就易累或痛,步速偏慢,跑小段路就會喘氣。跆拳道聽就聽得多,但覺得只屬健全人士能玩的運動。」經同學介紹下,穎恩加入了Anthony的課堂,漸漸發現自己的可能性。「起初會怕,也曾覺得自己做不到,有想過放棄。因為以前總覺得自己甚麼都做不了。常常收埋自己,不懂得面對這個世界和與人溝通。但教練改變了我,讓我變成了一個開朗活潑的人。原來傷殘人士都可以玩運動。」

嘗試後發現,跆拳道的動作、招式對自己而言並不算難,也很易上手。穎恩幾乎每天都會練習,每逢星期六、日就加長時間操練,最後花約6年考獲黑帶。習武14年,近兩年更晉升為教練之一。回望過去,穎恩說:「只要你肯嘗試,可能都會做得到。許多傷殘人士包括我自己,起初或會覺得自己甚麼都做不了,始終身體有限制。面對社會的機會比他人少,但若撇開這個想法,建立正面態度,也許經歷數次挫折之後,就會開始慢慢做得到。讓自己有不同的挑戰,有恒心、肯堅持,就有機會做得好。」

朱穎恩(右)指教練 Anthony(左)曾對她說:「只要你不放棄,你一定能做得到,更可比其他人更好。」令她相當感動。(陳偉能攝)

物理治療師 Anthea(左)及 Herbert(右)指,他們會與教練商討和研究,確保學員能在安全情況下練好姿勢,二人運動非被動的治療過程,能讓學員培養練習動機,從而慢慢改善體能。(陳偉能攝)

身為大師姐的穎恩,現在更身兼教練一職。她指教師弟妹是一份使命,也有滿足感。但同時亦會擔心能否教好他們,讓他們理解輪椅武術的原理和練習方法,故有一定壓力。(陳偉能攝)

Anthony 指,現時學生總數約 200 個,年齡介乎 3 至 40 多歲,當中傷殘人士佔 60 至 80 名。(陳偉能攝)

撰文 : 吳霆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