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桃花

副刊版 2019/09/02

分享:

香港亂局不知幾時可了,在這種時候,最好看些通透事情的文字,可以解解悶氣。

陶淵明的《桃花源記》之所以千古傳誦,那就是中國千百年歷史沒有太平過,生逢亂世,又無能為力,自然就想找一處避世的地方。虛構的「桃花源」於是就特別令人嚮往了。桃花源裏的居民為避秦之亂,找到了個山高皇帝遠、常人找不到的地方,和平相處,雞犬相聞,一過過了幾輩子,不問世事,沒有甚麼「大是大非」,逍遙自在。

相信現在的香港人,也有不少追求如此境界的。這種境界在外國也有人追求,那就叫「烏托邦」。

《桃花源記》寫的避世,是被動的,若世道太平,人們也不會背井離鄉了。

與之相比,唐伯虎的《桃花庵歌》則為主動避世,「酒醒只來花前坐,酒醉還須花下眠」、「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若說對世道通達看穿,唐寅勝於陶潛,更有獨立的思想,更不會受人影響。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