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心照顧濕疹丈夫 太太10年無間斷覓療法

副刊版 2019/09/02

分享:

約15年前,Ryan全身關節、臉部開始起紅點,紅腫得像「關公」。「求醫後確診濕疹,需服抗敏感藥、抗生素等。」病情反覆,十數年間不斷交替看多個中西醫,情況仍未有明顯改善。不單外觀,持續的痕癢情況亦使Ryan難以熟睡、精神變差。「那時很自卑,不太敢跟人說話,也不想外出。」而伴在身旁的伴侶Queenie,自然也一同承受這份病症壓力。

濕疹成彼此負擔

去看皮膚科,醫生會開數種藥物和藥膏,按時間、分部位服用或塗上。「食藥有好些,不食就立即轉差。」轉看中醫,說他濕重濕毒,服藥調理起初有好轉,其後卻停滯不前,過程既費時也沒大成效。最嚴重的時期,全身都掉皮和痕癢。「會抓損和出血水,皮膚那種紅像被燒傷,是鮮紅色的,身體表面看下去像一層紅腫了的肉,沒有表皮。」太太Queenie補充。當時二人仍在拍拖,簡單如外出、拍照,對二人而言都有難度。「夏天出不了街,要不在家,要不去商場。5分鐘路程,他已經整個人變紅,濕疹的皮膚不能曬、不能熱、不能出汗。」一熱就痕,冬天就乾裂,全塊臉都在掉皮。「旁邊的人會避開,因為整個肩膊都是皮屑,別人以為是頭皮,這些眼光都令彼此不舒服。」

拍拖本應浪漫甜蜜,二人之間卻出現濕疹這個可怕的「第三者」。「去旅行時,他每次洗澡後,白毛巾都變灰色。酒店房內不能不穿拖鞋,地上都是皮屑。」Queenie說。每每與家人或朋友聚會,話題總圍繞濕疹。源源不絕的藥物推介、收不完的醫生卡片、無數個食療秘方……過多的關心反而成為壓力。「他們會說:『為甚麼你要選個這樣的男朋友?』但若我不幸患上癌症,你又會否叫我的另一半離棄我?這不合邏輯。況且他曾有一兩個月皮膚狀態轉好,不紅不腫,我相信這代表有機會康復。」惟內外壓力依然存在,二人亦偶會因而發生爭執,大家累鬥累。

嘗試極端自然療法

Queenie陪過Ryan到內地找神醫,從市區走到偏僻村莊求診,最嚴重的一次是試一套自然療法。Ryan憶述:「有多款草本藥物,服後會不適,感覺像被蟻咬,也會瘋狂掉皮屑;人無法躺平,基本上睡不了覺,只能坐着打盹。」療法稱Ryan體內有過多毒素,需靠掉皮排出,3個月間不能洗澡洗頭,只能留在家。「那段時間是他人生最恐怖的時候。全身都在掉皮屑,身體皺皮發脹,也會出水。全身都有像手掌般大的水泡,有陣腥臭味;手腳無法伸直,如廁也無法自理。」Queenie解釋。

直至3個月後,Ryan發現並無好轉,便停止了這個療程。正方偏方都試勻,卻無明顯改善,直至17年二人結婚,才迎來轉捩點。Queenie說:「濕疹在我們的生活中排第一位,每天都存在。婚後24小時對着對方,我不想全部時間都在跟他處理濕疹。既然中醫西醫都搞唔掂,我自己找方法處理吧。他已是我的家人,我有責任去照顧好他。既然有人能濕疹康復,他也可以。」

鑽研應對方法 助丈夫擺脫濕疹

由零開始入手,要先了解濕疹的成因,以及各家療法的原理和學說。中醫提倡調和五臟六腑、身體經絡運作,Queenie就去學。西醫用類固醇,Queenie了解其正副作用。「上網找資訊,去聽講座,加入濕疹群組,主動問不同病人;婚後第一個方法,就是戒類固醇、戒西藥。再24小時密切觀察他的情況,記下他一日三餐吃了甚麼,如廁次數、痕癢時間都要記低。」集百家之大成,經深入分析後,Queenie選擇以助皮膚消炎的營養補充劑,以及精油,再配合適量戒口,花了大半年時間令Ryan告別濕疹。只有天氣轉變時,頸部及關節位置會輕微復發,但不像從前般全身發癢和紅腫。

「盲摸摸」地試到合用方法,作為照顧者的Queenie指,當中經歷過無數個崩潰時期。「會不斷質疑自己的做法,也會擔心會否害了他。很大壓力,因為這是一條不歸路,也要向很多人交代。但靠彼此鼓勵,既然選擇了不服類固醇,就繼續行這條路。」戒類固醇時會有反覆的「類固醇反彈」情況,起初會令Queenie掙扎應否重用,以控制病情。直至時間久了,病情穩定下來,才放下心頭大石。「最大的鼓勵是,他會突然伸手讓我摸一摸,發現有一小範圍變得滑溜,也很開心。」

集百家之大成,Queenie 選擇以助皮膚消炎的營養補充劑,以及精油,再配合適量戒口,花了大半年時間令 Ryan 告別濕疹。(湯炳強攝)

嚴重時身體多個部位都有濕疹,Ryan 的皮膚質感像沙紙。(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嚴重時身體多個部位都有濕疹,Ryan 的皮膚質感像沙紙。(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Ryan 以前並不喜歡拍照,頂多過時過節時二人才會合照。他指曾因病情嚴重而想過自殺,幸而 Queenie 不離不棄地照顧他。(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撰文 : 吳霆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