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6個月大患肝瘤 年輕媽媽伴走抗癌路

副刊版 2019/09/04

分享:

人一生總會遇上大大小小的挑戰,有些困難可能嚴峻得很,但憑着堅毅與運氣,最終都能跨得過。兩歲半的Tyrus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皆因於6個月大的時候,他已經跨過罕見病「肝母細胞瘤」的難關。23歲的媽媽一直陪伴在旁,與這位厲害的小鬥士一同戰鬥。

Tyrus在媽媽肚裏的時候,一直屬於不太吸收的胎兒,比正常小一至兩周。直至38周,醫生指因胎盤退化,需要催生。「Tyrus出世後都一直很精靈活潑,胃口很好,但不知為何就是不重。」Tyrus媽媽說。直至一次換尿片時,意外發現Tyrus的一邊肚脹起,摸下去更像石頭一樣硬。「我在想,會不會是腫瘤?於是致電健康院,但他們說這種情況要送到普通科看診,他們不受理。」

急忙於診所關門前到達,醫生一得悉情況便命Tyrus媽媽把Tyrus送院,情況相當危急,也把她嚇得不知所措。「我拿着醫生紙,邊走邊哭,打給家人問怎麼辦,那一刻好迷惘。」

肚內腫瘤大至13厘米

入院後發現,Tyrus肝臟附近有陰影,需留院候診。等待期間,醫生曾解釋有機會是腫塊,也有可能是肝炎。「翌日主診醫生一到,摸摸Tyrus的肚便說:『媽媽你要有心理準備,9成機會是腫瘤。』我真的沒想過。別人不是說愈年輕懷孕,子女會沒那麼多病痛嗎?懷孕時我甚麼檢查都做齊,為甚麼我兒子這麼不幸?是我有問題嗎?」面對突如其來的嚴重病症,Tyrus更只得6個月大,自責、難過等情緒一湧而至。

初步估計是腫瘤後,需做一連串的檢查,確定腫瘤位置、屬性、情況等,之後更要從普通大房,調往只得4個小朋友的病房,氣氛一下子變得更緊張。「全間房年紀最小的就是Tyrus,那時完全不知道何時才能出院。」最終確診為肝母細胞瘤,病名罕見得根本不知道是甚麼。「我只認識較常見的血癌、腦癌等,上網翻查後發現原來台灣、美國較多患者,香港很少。」連一個病友群組、資訊頁面都沒有,Tyrus媽媽便加入外國群組了解。「沒時間再哭,確診後首一星期,每日都要簽一大堆文件做檢查、聽醫生講解,一切都好急。他的腫瘤達13cm,佔整個肚的3/4,壓到腎、胃臟都移位。」

化療時曾受細菌感染

Tyrus需做6次化療和切除手術,由確診到第一次化療,當中只相隔一星期。由於Tyrus太小,做化療前需在心口位置做中央導管手術,以便治療。惟當時相關的專科醫生因檔期關係,未能即時為Tyrus做手術。「對這個病的患者來說,這種化療藥一下,腫瘤就會變小。而Tyrus體內的腫瘤太大,醫生怕它隨時會爆,所以不能再等了。」結果需在大腿設導管,以便做第一次化療,但同時要承受開放性傷口附帶的細菌感染風險。「大小便排洩後若浸到傷口,就會感染,故當時Tyrus一邊做化療、一邊發高燒至約40度。但根本無得揀,要不等一星期,但腫瘤有可能會爆,一爆就救不回了。」Tyrus媽媽指,即使細菌感染後要多花10天打抗生素療程,也必須這樣做。

幸而於第2次化療之前,心口附近位置成功做了中央導管,避開細菌感染危機。但化療的副作用如胃口不佳、長期肚瀉又是另一難題。Tyrus媽媽每日幾乎24小時都留在醫院,只有在家人來「頂更」時才能回家梳洗,一小時後又再回來。「Tyrus屁股一甩皮、紅腫,他想吃奶但又沒胃口,想吃但又吞不下。也因為吊鹽水的關係,每隔一兩小時就要換尿片,不然就會滲尿。」忙到不能睡,也沒時間擔心,每次化療都像打仗一樣。唯一慶幸的是,化療後腫瘤由13cm成功縮小至9cm,有明顯改善。

做手術如上戰場

化療過程和副作用的噩夢一直循環,終於在一個月後,Tyrus能偶爾「放假」回家休息,但仍需密集地到醫院覆診,做化療時亦需留院。直至第5次化療,Tyrus終於要做腫瘤切除手術。「醫生指因為他年紀太小,做手術怕會大量出血。而檢查後雖然知道腫瘤位置,但真正要切除多少肝臟,則在落刀時才可知道。」化療有9成康復率,副作用也可勉強應付,但手術的風險無人能預計,這令Tyrus媽媽承受相當大的壓力,手術前一整晚都沒睡。「萬一要做肝臟移植,或出血過多,兒子死在手術台上,那怎麼辦?自從醫生確診Tyrus患癌,當時哭過後我便沒再哭,但做手術前,我哭了很久。我好怕失去他,可能他真的會死,他死了我怎麼辦?」

手術的6小時,每一秒都過得好慢。「前一晚我跟Tyrus說:『你要答應媽媽撑下去啊,但如果你支持不住,要放棄媽媽,我也可以理解,你要加油。』即使他要走,也沒辦法,畢竟他已經盡力。如果他要捱,我就跟他一起捱;如果他要走,我就跟他好好走完最後一段路。我是為了他而生活,為了他而盡力的。」縱使心裏有多捨不得,也不願看着兒子承受痛苦。即使難過,也以兒子的安穩與快樂為先。這是作為母親,最原始的母性。

兩歲半的Tyrus於6個月大的時候,他已經跨過罕見病「肝母細胞瘤」的難關。23歲的媽媽一直陪伴在旁,與這位厲害的小鬥士一同戰鬥。(曾有為攝)

Tyrus手術後被送到深切治療部留醫。爸爸媽媽一來探望他,他就大哭。哭會令他的傷口更痛,父母二人因為心痛而不敢來看他,那個畫面令Tyrus媽媽相當難忘。(被訪者提供圖片)

病發初期,Tyrus的一邊肚子明顯鼓起,兩邊不平衡。(被訪者提供圖片)

治療後的後遺症為左右腳粗幼不一,經Tyrus媽媽了解後,這有機會是患上一種基因病的徵兆,現時需待遺傳學科的醫生再作診斷。(被訪者提供圖片)

撰文 : 吳霆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