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有火 3大策略應對長者間欺凌

評論版 2019/09/04

分享:

香港校園欺凌問題嚴重,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7年發表的報告,本港有高達32%受訪學生表示曾被欺凌,比率為全球最高。但有沒有想過,掌摑拍打、喝罵、譏諷、搞小圈子孤立或排擠他人等欺凌行為,不止發生在心智未成熟的學生身上?

其實近年長者在安老院舍襲擊院友時有發生,部分甚至釀成血案。但長者欺凌長者,並非香港獨有現象,在美國已成為長者服務界嚴陣以待的問題。2015年加州州立大學聖貝納迪諾分校的一項小型研究,訪問20名曾參與加州長者中心活動的長者,當中有15人表示自己曾被欺凌,更有85%受訪者表示,曾有其他長者為使其不快,而在活動中搗亂。長者欺凌的方式花樣百出,而且與學生欺凌類似,如威嚇其他人不准他們進入電梯、向其他人大吼大叫、用別人不喜歡的花名稱呼對方,又或在圈子中散布別人的謠言,冀令某些人被孤立。

長者之間的欺凌行為,大致可分為四類,包括肢體、言語、關係及財產損毁,如攻擊他人、批判他人的性格和外表、孤立別人和破壞他人的財物。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Robin Bonifas及長者服務臨床總監Marsha Frankel指,作出這些行為未必等同欺凌,有些人只是會在沮喪或不安時,作出口頭或身體挑釁,作為其傳達個人感受的方式。

失獨立能力 藉欺凌重獲力量

針對長者間的欺凌問題,美國的安老院舍、老人中心和長者公寓等長者社群,紛紛制定遏止欺凌行為的計劃、培訓和政策;有專門提供處理長者間欺凌培訓的顧問公司,一個月內開辦十多場培訓活動。

長者之間為何會發生欺凌事件?前述的Bonifas曾撰寫《長者間的欺凌:如何識別及解決無形的傳播》(Bullying Among Older Adults:How to Recognize and Address an Unseen Epidemic)一書,她分析長者欺凌的成因,是由於長者年紀漸長,失去獨立能力,及產生對無法控制生活的無力感,而且很多未經歷過群體生活。這些情況可能令他們特別痛苦,部分人於是透過欺凌他人,例如威嚇、欺負和講他人是非,使自己在新環境中佔上風,重拾部分失去了的力量。

群體生活方式和環境亦可能引致欺凌發生。有些老人家難以容納種族、宗教和殘疾等方面的個體差異而作出欺凌行為,而性格較被動或情緒化的人,則可能成為欺凌目標。本港有社區院舍照顧員工會代表接受傳媒訪問時亦指,本港護老院活動空間狹窄,生活枯燥,若沒適當疏導長者的情緒,院友猶如「困獸鬥」,產生摩擦的風險較高。

欺凌者缺同理心 受害者多無依靠

根據美國全國輔助生活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Assisted Living)於2017年專門為安老服務提供者出版的小冊子,欺凌者與受害者都有一些常見特徵。其中欺凌者一般缺乏同理心、朋友少、渴求力量和控制權、自尊心低,及會通過引發衝突或令人感到受威脅、害怕和受傷來獲取權力。一般而言,男性欺凌者為人較直接,自覺比他人優越,會面對面用言語或身體攻擊;女性則較愛說三道四,組織小圈子,並多數會作出一些被動攻擊的行為,例如散布流言蜚語和竊竊私語。

值得注意的是,當中部分長者並非有意欺凌別人,而是被疾病影響,例如認知障礙症患者在認知上的缺陷,可能令他們無法控制衝動或理解身處的情況,誤以為自身受威脅而無意識、無計劃地攻擊他人,或說出傷人的說話。

至於較有風險被欺凌的長者,特徵包括新加入長者社群,不適應新環境令人覺得他不堪一擊、孤身一人如離婚或喪偶、十分依賴他人,以及有精神疾病或抑鬱症等。令人更憂慮的是,被欺凌的長者往往不敢為自己挺身而出,反而會為了逃避欺凌,而躲藏起來孤立自己。他們亦會經歷一系列的負面情緒和反應,像是憤怒、煩惱、挫折、焦慮、自尊心受損,以至身體、日常飲食及作息起變化,覺得身體更為不適;嚴重的會抑鬱,甚至產生自殺念頭。欺凌亦有可能引發創傷後遺症,令受害人反覆想起被欺凌的經歷,活在恐懼之中。

此外,目擊欺凌事件的長者也會承受不良影響,其中一種常見的反應是因自己袖手旁觀而感到強烈愧疚,繼而貶低自我價值;生活在容許欺凌發生的環境,亦會令長者感到恐懼、不被尊重和不安全。

策略1:建關懷及富同理心社區

要預防及處理長者之間的欺凌問題,長者自身和長者服務的前綫工作人員,皆擔起重要角色。從預防角度出發,Bonifas及Frankel認為,應構建一個充滿關懷和同理心的長者社區,發展對欺凌零容忍的文化。可行做法包括邀請長者及工作人員,一起為共同活動制定明確的規則和期望,定期探討共同生活的挑戰及解決方法。機構亦可以表揚及獎勵那些願意對新加入者表達善意的長者,向透過欺凌尋求關注的長者,傳達「展現關懷和同理心是得到正面認同的有效方式」的信息。

策略2:培訓長者服務提供者

為解決長者間的欺凌,三藩市有長者中心為僱員和入住的長者開設反欺凌課程。所有職員需接受共18小時的培訓,學習甚麼會構成欺凌行為、欺凌的成因、如何處理這類問題引起的衝突等;長者則學習在目擊這些事件時應如何處理,例如告知職員或親自調停。

Bonifas及Frankel指,處理欺凌行為的方法因人而異,惟可初步嘗試以下預防及處理措施,包括所有工作人員應統一口徑,堅決讓欺凌者知道他們對欺凌行為零容忍。

策略3:輔導欺凌者 減欺凌行為

機構亦應疏導欺凌者的情緒,如安排社工或心理學家進行一對一的會面,助他們承認和發洩挫敗,然後制定策略,以不會對影響其他人的方式,管理欺凌者的挫敗感;又或讓他們成為一些計劃或活動的負責人,以滿足他們的控制慾,從而減少其欺凌行為;亦可透過代入受害人的角色,向欺凌者說出受害人的感受,並邀請欺凌者作反思,培養他們的同理心。

在本港,社會福利署已就預防及處理懷疑長者被欺凌或性騷擾事件,向有機會接觸長者的服務單位提供指引,社署的《處理虐老個案程序指引》(下稱《指引》),便指導護老服務單位、醫管局、警務處等機構如何處理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疏忽照顧、侵吞財產、被遺棄長者及性虐待等虐老個案。

但《指引》列出引致虐老的因素和處理方法,主要針對施虐者為長者家人或長者服務機構的員工,而非同住在安老院舍的院友的情況。

此外,並非每間長者服務機構均有能力發現和處理長者間的欺凌問題,政府現正檢討加強對安老院舍的監管及提升服務質素,正好同時思考如何預防及解決長者欺凌的問題,免再生悲劇。

近年本港發生多宗安老院命案,社會和長者服務業界均需對長者間的欺凌問題有更多認識,社署的《處理虐老個案程序指引》對上一次修訂已是2006年的事,當局可考慮是否需要作出更新。(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