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盧治新作繼續為低下層發聲

《對不起,錯過你》 人窮頭頭碰着黑

副刊版 2019/09/07

分享:

擁有兩座康城影展金棕櫚獎、退而不休的英國導演堅盧治(Ken Loach),繼2016年的《我,不低頭》後,又有新作《對不起,錯過你》(Sorry We Missed You)面世,他揚言這是最後一趟參加康城影展。本片亦是他一貫聚焦英國勞工階層的故事,講述建築工人轉行速遞當自僱人士,發覺日日做到冇停手,反而變得欠債纍纍,朝不保夕。

一如《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83歲的英國導演堅盧治,長期關注社會的弱勢一群,尤其是英國最底層的勞動人口,在社會保障網之外、又努力掙扎求存的低下階層。

《對不起,錯過你》背景是紐卡素,故事主人翁Ricky原是建築工人,但時勢不好而令他要轉行,成為速遞公司的「自僱人士」。他是一家之主,有兩位子女,太太Abbie則是護理員,日間照顧獨居長者。

為了擔任速遞公司的自僱人士,Ricky決定賣掉太太代步的車子,購入一架客貨車開工。殊不知,這份工要求送貨時間準確度極高,兼且種種棘手問題貴客自理,甚至有惡客刻意刁難他;而且更是一份有開工冇收工的差事,連放假處理家事都會被罰款!Ricky亦意外地被惡棍打傷,兼毁爛了公司的器材,而被要求賠償巨款,形成了愈打工愈窮的狀況。

關心社會邊緣人

屋漏偏逢連夜雨,Ricky的大兒子正值反叛期,不愛讀書,只愛噴漆塗鴉,不斷在校內生事、逃學,甚至於店舖高買等。他對父親的不滿,漸漸從口角發展至離家出走,還對家中的照片大肆破壞。

家庭支離破碎、打份工朝不保夕、太太含辛茹苦,Ricky的小女兒心痛整個家岌岌可危,很想回到最初一家四口平靜安逸的生活。Ricky不上班不能還債,上了班又無暇兼顧家中子女,內外交迫兼身心俱疲,差點在開車途中釀成車禍。

堅盧治要寫的社會問題多的是,由失業、問題少年,到剝削員工的企業,甚至是Abbie所服務的獨居老人等,觀眾愈看愈傷心。整群處於社會邊緣的低下階層,完全被人遺忘,可算是在極惡劣的生存條件下,自生自滅。

堅盧治接受訪問時說:「我希望觀眾看完這部電影之後,都能發現這個問題是無法容忍的,我們必須改變些甚麼。」他指故事中的問題,有可能發生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

家和萬事興,家衰口不停,因為窮困而衍生的生活壓力,在堅盧治的戲中表露無遺,而且產生了漣漪效應,最終導致家庭的分崩離析。

故事虛構情節真實

戲中的Ricky被大公司以「自僱人士」聘請,令企業不僅逃避了提供福利,就連保險和財物都由員工自行負責。「整件事情非常荒謬,事實上你就是公司的員工,只是待遇比較差而已。」編劇Paul Laverty說:「所謂的努力就能成功,是這個社會的謊言。許多人非常努力,卻依舊得不到他們想要的生活。」

故事是虛構的,但情節非常真實,這也是堅盧治那種社會寫實派的功力。一如他過往電影,演員都是具實力但寂寂無聞的新鮮人,如分別飾演Ricky和Abbie的Kris Hitchen和Debbie Honeywood,皆是第一次參演電影,也沒有半點演藝背景。戲中兩公婆對人歡笑背人垂淚,有苦自己知,卻死命地捱下去的處境,完美詮釋出小家庭貧苦夫妻的辛酸。

電影另一重點是,巨大生活壓力下,家庭關係也受着嚴重衝擊,甚至發展出家暴問題,Rhys Stone飾演的長子Seb,以及Katie Proctor飾演的小女兒Lisa Jane,兩人有感父親變成工作狂,無法獲得到家庭溫暖,在青少年的性格發展過程中,形成種種的缺陷。

英文片名「Sorry We Missed You」,本來是速遞員因無法送達客戶貨件而留下的通知便條,堅盧治卻一語相關地用在Ricky和家人身上。好好的一個家庭,因生活逼人而被拖垮掉,社會亦百病叢生,結構性貧窮的社會悲劇,無論你多麼希望回到過去,都無法扭轉這個現實。(上映日期:10月)

作者:蘇珊

一家四口本來是清茶淡飯過日子,奈何父親為口奔馳日忙夜忙,致問題終排山倒海而來。

Ricky原為建築工人,轉行當速遞員卻愈做愈窮,欠債纍纍。

兩父女感情深厚,女兒很想為Ricky解決困難,可惜力不從心。

母親Abbie日間當護理員,照顧獨居長者。

堅盧治認為結構性貧窮令社會悲劇轉至下一代,卻無法改變命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