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沉溺仇恨 重建香港由我做起

評論版 2019/09/10

分享:

曼聯的足球大帝簡東拿早前獲頒歐洲足協主席獎,致謝辭時引用莎士比亞悲劇《李爾王》對白:「天神掌握着我們的命運,正像頑童捉飛蟲一樣,為了娛樂消遣的緣故而把我們殺害。」指出雖然科學進步彷彿能夠令生命無限延長,但人類依然會死於意外、罪行及戰爭;並感歎罪行及戰爭只會愈來愈多。

今天香港 與英脫歐特當選相似

在場的C朗拿度和美斯似乎並不理解足球大帝的發言;然而,簡東拿藉用莎士比亞名句,抒發對社會的無奈,相信不少香港人也感同身受。

政治爭拗並未因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修例而降溫,示威者及警方在港鐵站及警署外對峙的情況持續。過去幾個月,除了雙方較大規模訴諸武力的「戰爭」狀態,因政治立場、族群價值觀不同引發的網上及校園欺凌、親友互相指罵,甚至動手等的仇恨罪行(Hate crime)消息不絕。事實上,今天香港的情況,與3年前英國脫歐公投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英美社會,有不少相似之處。

偏激反移民論述 嚴重撕裂社會

英國有關種族的仇恨罪行在公投後大幅上升,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認為,英國的政治人物在脫歐公投運動中煽風點火;不少學者亦歸咎媒體配合這些政治人物,在公投前集中報道立場偏激的反移民論述,除了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也造成了一個撕裂的社會風氣,讓很多人以為他們有正當權利去表達種族仇恨。

問題嚴峻,威爾斯政府甚至已經撥出150萬英鎊,聘請多名人員做凝聚社區的工作,包括協調各部門處理因英國脫歐而帶來的社區緊張及撕裂。

同樣的情況也在特朗普當選後的美國出現。標榜排外政策(拒絕穆斯林移民、建高牆抵抗墨西哥「強姦犯」等)是特朗普贏得選戰的重要武器,但他的言論引發了不少刻意破壞和恐嚇事件。

8月3日在德州埃爾帕索的沃爾瑪發生導致22人死亡的槍擊案慘劇,槍手宣言是為了守護自己國家的文化、價值,對付拉丁美裔入侵者;與特朗普去年在中期選舉中重複提出的重點同出一轍。

另一個例子,特朗普在7月諷刺幾位來自少數族裔的民主黨女議員應該回到他們腐敗的祖國,至今已經有不止一人因為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希望女議員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被槍殺的言論而被捕,當中包括一位因此事被辭退的警員。

仇恨恐懼言論 經社交媒體發酵

這種不幸的事情也發生在今天的香港,例如位於調景嶺一基督教學校的助理校長,在其社交媒體咒詛曾經擊打示威者警員的年幼子女死於非命,他表示:「你可以話我惡毒,but,you did it first.」,正正點出香港可悲的困境;在雙方的對抗愈來愈升級,香港人彷彿在體驗着牛頓第三定律,「當兩個物體交互作用於對方,彼此施加於對方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這些來自渲染了恐懼及仇恨的想法、言論、甚至行為,通過社交媒體發酵,已經不是冰山一角的小眾論述,而是相互糾結在一起、形成把香港社會愈捲愈深的主流漩渦。

要促進和解,像威爾斯政府多投入資源,有總比沒有好;作為行政機關首長,若林鄭月娥問責下台,可能沒有太多香港人會覺得可惜;要處理有關問題,可以討論是否應該就仇恨罪行立法;但這些也不是治本之法。

政治人物及意見領袖,不論是為了宣揚政治理念,還是為了博取支持者,實在有道德責任去確保自己的發表不煽動仇恨,要知道覆水難收。有人登上總統、首相、尊貴議員、KOL寶座,埋單的卻是被其追隨者去人格化及妖魔化的「狗」、「曱甴」、「蝗蟲」……以及香港的下一代。

悲觀一些、實際一些,要倚靠政治人物自律以修補社會傷痕,帶頭重建香港,可能是緣木求魚。其實重新建設可以由自身做起;同樣在調景嶺的基督教機構,靈實醫院創辦人,已故挪威女宣教士司務道,為香港人留下在風雨飄搖中建設的美好見證。

司務道積極精神 救港脫離漩渦

司務道在30年代後期至50年代初在陝西的山區做宣教及醫護的工作,之後到香港,在住滿貧窮難民的調景嶺建立肺病診所。司務道花幾十年光陰,在調景嶺從一間木屋診所,發展成今天的靈實醫院,當中經歷了六七暴動;他在自傳《荒原上》提到,當時香港社會異常動盪,充滿各樣困難,常有中國將收回香港主權等政局謠傳。在民心慌亂中,她抓住信仰,決志不能終日愁眉苦臉,要快快樂樂的在主的恩典中過日子。在這個時代背景,她排除了恐懼,專心幫助更多染有毒癖的病友、扶育更多幼小無助的孩童;在不明朗的政治環境,她不單沒有打算回挪威定居,反而籌備建立兒童之家,暴動結束後幾個月,恩光輔幼院便開幕!

簡東拿的致辭以「我愛足球」打上一個積極的句號;因為他專注於所愛,所以他不會被罪行和戰爭所帶來的憤怒與無奈吞噬。司務道對中國人的愛,讓她衝過了當時陝西山區和香港的風風雨雨。現況雖然令香港人生氣,但惟有拒絕沉溺在仇恨和報復心態,香港才能脫離漩渦,走上重建家園第一步。我愛香港。

(作者張恩榮曾任中央政策組研究主任、創新科技政策倡議者,現為照顧兩名孩子的全職爸爸)

本港示威衝突不斷,社會撕裂嚴重,渲染了恐懼及仇恨的想法、言論、甚至行為,通過社交媒體發酵,已經不是冰山一角的小眾論述,而是相互糾結在一起、形成把香港社會愈捲愈深的主流漩渦。(資料圖片)

撰文 : 張恩榮 前政策研究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