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不變」 治港深層矛盾

評論版 2019/09/11

分享:

自從6月9日大遊行至今,過去三個月示威遊行及暴力事件不斷,香港所秉持的法治及一直引以為傲的安全社會形象受到嚴重破壞。事件每日在各國媒體廣泛報道,已大大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過去香港作為安全城市、好客之都的icon被完全磨滅,要恢復過來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與過去的重大事件如「沙士」及「佔中」比較,今次風波所遺留的傷害將會更為深遠。

重藥只能短期收效 下次發病更重

2018年香港入境旅客達6,510萬人次,其中內地旅客佔5,100萬,過夜旅客佔2,900多萬,非過夜旅客佔3,500多萬。暴亂事件天天在內地媒體廣傳,打擊旅客來港意慾,示威者求仁得仁,相信往後幾年訪港旅客數目將難復舊,這不但令整個旅遊業蒙受估計每年數百億元的損失(2018年旅客總消費3,282億),更連累相關行業如運輸、零售、飲食、娛樂等。香港旅遊業直接相關聘用大約26萬人,行業萎縮會直接導致工作崗位的消失,進而打擊本地消費及投資意慾,形成惡性循環。因此當前亂局必須盡快平息,否則對香港長遠經濟穩定只會帶來愈來愈深的傷害,而時間拖得越長對香港的損害就愈大。但回應餘下「四大訴求」是否就可平息事件?

筆者認為他們並非香港核心問題的解決方案,只是治標不治本的短期辦法。要把香港這場病治好,用重藥壓下去固能短期收效,可是下次發病只會更重。由2014年佔中至今,街頭抗議愈演愈暴烈,便可足證。說實在,香港這場病已抑壓了十多年,自從曾蔭權時代,政府已承認香港有「深層次矛盾」,核心問題可分為經濟和政制兩方面,表徵則為仇富恐共。

在經濟方面,過去20年多得互聯網、智能電話的迅速普及,再加上世界貿易組織的貿易條約為多國所簽署及履行,我們看到很多企業家極速創富的例子。他們於短短幾年內賺取的並不是三數千萬而是上百億,甚至千億的數字,這是人類歷史上未見過的致富速度。但在這過程中,大部分的中小企被打敗或取締,令到富者更富、貧者愈貧。這現象隨着全球化在許多已發展地區出現,如美國最富有的1%的人所擁有的財富,是其餘90%的人所擁有的兩倍。

內地高速發展 熱錢湧港谷樓價

香港在這段時間裏受到這種全球趨勢衝擊的同時,又適逢其他種種因素的出現:如內地經濟高速發展,資金尋求出路,大量熱錢首選香港,推高房價。但香港經濟並未隨世界局勢轉型,進出口產業萎縮,一般企業亦出現winner takes all的情況,大部分中小企萎縮倒閉,又未出現替補性行業,高科技行業只是剛起步,熱錢惟有湧入金融及地產板塊,將房價推上全球最高,堅尼系數在2016年達到0.539,相信到2019年只會更高。80後、90後出生的港人如未置業根本上樓無望,難道叫他們去多幾次旅行作為人生目標?

作為服務業中心,香港集中發展資本密集及知識主導的行業,勞工密集的行業不算多,如物流業和飲食業,即便如此,僱用人數亦難與以往工業時代相比,加上營利未能與金融及地產匹敵,這些打工仔未能享受到太多經濟增長的紅利。

另外,如同許多已發展地區,香港的資本主義模式已到了非常成熟的階段,資本家(股東)佔據了大部分利潤,一般打工階層只能根據勞動市場供求情況賺取薪金,兩者的財富累積速度差別日巨。自置居所無望、居住環境多年得不到改善、工資追不上通脹、大學畢業不代表平步青雲,最慘是社交媒體興起,從前只是道聽塗說的富人浮誇生活在社交媒體上頻繁上演,日積月累之下,仇富之心牢牢地建立在市民大眾心內。

社媒興起 仇富攀比民心積怨

政制方面,香港自回歸以來奉行一國兩制,自從雙普選「袋住先」拉倒以來,政制上並未有丁點改進,今次事件的觸發點雖然是《逃犯條例》,但實則上是港人對內地法治及法制的不信任,在無限放大的猜疑下的反彈。

筆者多年來到內地經商,親歷內地的種種變化,說實在,今日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否奉行「共產」?大家心裏有數。中國仍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改進,也有經濟、政治、民生上的種種不公及幣端存在。但是在過去20年筆者所體會的始終是往好處發展,而且改善、改進的速度是其他國家未能企及的。可惜的是,大部分港人對內地的認識、對共產黨的認知都只是停留於一兩個時間點上,可能是父母從文化大革命時逃離內地的感受,媒體上報道的貪污腐敗、食品安全事件、自由行旅客到港的不文明舉動等等。的確,一個社會、一個國家要從赤貧走到富康,需要改掉很多陋習,內地始終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做好自己,但最少大家應該理解我們是在正確的路徑上走着,連年的反貪腐及經濟改革,近年的如垃圾分類、社會信貸規管等,都是以改善人民社會素質、優化經濟結構為依歸,大家如能客觀分析,而非妖魔化內地所有的現象,便能理性分析內地與香港的長久關係。

筆者沒有水晶球,不知如何能止暴制亂,只望事件能盡快平息。但希望政府能考慮一些長遠解決港人在經濟和政制上積壓的訴求,在經濟方面主要是住屋問題,短期而言,可請求中央政府將深圳福田靠近河套的3平方公里的空置地塊「讓」給香港來建立公營房屋。這在過往有先例,如河套和橫琴的澳門大學地塊都是整塊劃給港澳地區的。河套的空置地塊已有現成的、齊全的道路規劃,由動工至完成,相信是能夠在短時間供應房屋的一個上佳選項。如以將軍澳17平方公里可居住45萬人的規劃計算,這3平方公里的土地(扣除已開發及現有建築地面面積相信有1.2平方公里以上)應可供3萬多人居住,以解燃眉之急,如政府能在規劃、地積比等增加靈活性,估計可滿足達4萬至5萬人的住屋需要,如此已等同兩年的房屋供應目標,再以此換取時間討論明日大嶼等長遠方案。

延長一國兩制 有利「接軌」

政制方面,為了釋除港人的不了解及疑慮,可請求中央政府考慮延長一國兩制年限30至50年。一方面讓一國兩制有時間改進及完善,保留香港獨特性及國際窗口的種種好處,另一方面亦讓中港兩地有更長的「接軌期」,給予時間讓港人更好地接收內地信息及文化融合,說不定內地在經濟、民生、法制上的發展在時限內都已超越香港,那到時再討論提早終止一國兩制豈不是更好?

至於坊間曾提出「永續基本法」,筆者絕不苟同,「永續基本法」在政制上欠缺靈活性,在幾十甚至上百年的社會演變中封閉了其他政制選項,而且要我們這一代人為將來幾代人選定一個「永遠延續」的政制,是不公平的。相反,延長一國兩制同時也代表一國兩制依然有其時限,一般香港市民不必再擔心2047年的「死綫」,亦會樂觀其成。當年鄧小平先生提出「五十年不變」,估計當時也未能有一種非常客觀和科學的方法去預測和斷定「五十年」是否一個合適的期限,只是本着實事求是的心態「摸着石頭過河」吧;香港回歸已22載,其間民情與政情已迵然不同,更非當初八九十年代北京處理香港問題時所能逆料,所以中國政府、香港政府及民意領袖何不也本着實事求是的心態因時制宜,考慮延長「五十年」的期限?

為釋除港人的不了解及疑慮,可請求中央政考慮延長一國兩制年限30至50年?(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