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這土地/淚再流

副刊版 2019/09/13

分享:

自二○一四年起,在抗爭場合中唱歌儼然成了一種禁忌,被指摘為「唱K社運」,《今天我》(《海闊天空》)更成了被恥笑的歌曲。

不過五年光景,卻已時移勢易。

當年水火難容的「勇武」與「和理非」如今大和解,後者成了

...

撰文 : 林輝

欄名 : 香格里拉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