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啟示 港輿論對大灣區關注降溫

評論版 2019/09/13

分享:

香港經濟增勢消弭,部分原因是她陷入中美貿易戰與中國經濟放緩的泥潭之中,而最近的社會活動加劇了這狀況。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於2019年2月正式發布,似乎為疲乏的經濟增長動力帶來了一絲希望。我們通過大數據庫的媒體新聞分析大灣區的公眾情緒。原則上,高度互補的城市理應從大灣區計劃受惠,但我們的分析指出公眾情緒自2017年以來整體情況雖有改善,但2019年4月後有所回落。香港公眾情緒一直波動,維持公告發布後改善但其後惡化的格局,而且一直略低於中國內地。

聚焦地產基建 非港優勢行業

大灣區概念於2015年「一帶一路倡議」中首次提及,並於2017年寫進政府工作報告。然而,在2018年第三季度粵港高鐵的開通與港珠澳大橋建成之前,香港在大灣區概念下的發展似乎始終無聲無息。

隨着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布,大灣區發展這一理念逐漸浮出水面。其他重要通知還包括香港與中國內地的融合計劃、稅務協調、更自由的勞動力流動與更便利的銀行個人開戶。大灣區的重中之重,是香港與中國內地的一體化進程,但此非新概念,重點在於當地企業是否認同此舉會帶來新機遇。

我們通過大數據庫的媒體新聞分析大灣區的公眾情緒。但公眾情緒自2017年以來整體情況雖有所改善,但2019年4月後有所回落。

香港對大灣區發展的公眾情緒波動,在於期望與現實的差距。這源自市場仍不確定大灣區的實際發展時間表及政府撥款。對香港而言,在2018年第三季度香港段高鐵及港珠澳大橋等基建設施落成前,公眾一直處於相對低沉情緒。盡管公眾情緒的改善意味着商界對大灣區發展持積極看法,但公告發布後其惡化反映出人們對大灣區發展時間安排的不明確性和政府撥款的不確定性沒太大信心。如通知文件中針對時間綫和撥款項均沒有明確說明。

在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布後,公眾情緒雖短暫驟升,但之後便緩慢下降,即使其在稅務協調和經濟開放方面有進一步細節。更關鍵的是,香港企業宣布的大灣區項目範圍較預期狹窄。當着眼於媒體新聞發布時,我們發現企業新聞發布的大灣區項目數量有所上升,但其中44%為房地產和基建項目。而與香港相對優勢相關的行業較少,如金融、法律、旅遊、保健、交通和教育等。

香港從中受益相對少 融合挑戰大

雖然中國內地媒體報道一般較正面,但事實是乍看香港在大灣區的獲益不是特別明顯。在實現勞動力和資本自由流動下,人均潛在收入會讓發展程度相對較低的廣東城市收益較多,香港可從中受益但可能相對較少。沒有充足的勞動力,尤其是資本流動下,大灣區城市群真正融合仍然充滿挑戰。

不像我們熟知的三藩市灣區或東京灣區,香港、澳門和廣東還是有或多或少的不同。粵港澳大灣區面臨着在監管和稅收協調方面的層層挑戰。

另外,像勞動力和資本這些生產力流動性的主要因素,對實現綜合經濟區的發展至關重要。然而,勞動力在中國內地與港澳之間的充分流動是很難做到的,再加上資本方面,中國內地並未完全開放向香港資本帳戶。這一切都導致政府面臨着如何平衡不同制度獨特性之間的問題的不確定性和巨大挑戰。

近期香港公眾情緒有所下降,主要因為廣東地方政府於2019年7月5日發布了2018到2020三年計劃,似乎已緊跟並內化了項目,但香港似乎缺乏具體計劃。三年計劃的推出也是內地態度情緒漸長的原因之一。

港澳深廣四城 競爭愈演愈烈

此外,公眾情緒的走低同樣表現出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相融的憂慮與挑戰。廣東省的計劃有提及香港,包括從中國內地角度出發的進一步整合計劃,尤其是於基建及教育層面。然而,於香港而言,除了沒有明確的政府指引,社會亦有對廣義共享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及和地區電網建設一體化有所擔憂,香港政府曾在2014年提出類似的供電計劃但最終擱置。

這也凸顯了港澳深廣四城的競爭會愈演愈烈。如盡管大灣區整合發展會給旅遊業帶來動力,但同時也會加劇各機場間競爭。由於香港近期宣布的三跑道系統在與其他機場的飛行綫路上有所重疊,香港國際機場與深圳寶安機場間的問題仍待解決,而未來諸如此類的問題在一體化進程中可能會接踵而至。

香港優勢:金融法制+充足美元

為充分發揮大灣區一體化潛力,香港需充分利用其相對優勢。鑑於一國兩制的獨特地位和國際認同,相信香港會助力建立信心,在金融板塊和流動性上有所貢獻。國際公認的相對完善的法律制度為中外投資者提供了良好的服務,也確保了香港項目順利發展的信心。香港在中外投資者的法律服務及未來愈來愈重要的科技知識產權部分扮演不可或缺的中間人角色。

另外,金融是香港的長期優勢。充足的美元流動性和融資能力是大灣區其他城市無法代替的,這意味着香港在大灣區發展規劃中吸引外商投資的影響不容小覷。除融資外,香港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中心,一半的跨境人民幣支付均在香港完成。

雖前兩部分一直是香港與中國內地之間融合的催化劑,但大灣區的獨到之點在於其更充沛的流動性,更自由的勞動力和資本流動將與香港的金融優勢及投資者對其的信心產生協同效應,其中高增長的行業可能包括旅遊、醫療保健、航空和教育。限制放寬意味跨境保單或金融產品銷售會上漲,將給金融服務業帶來益處。

資本自由流動 中期矛盾仍大

中期來看,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地方城市整合的關鍵障礙,是生產要素並不流動,其中香港與廣東之間的雙向交流尤其重要。相比資本流動,勞動力流動障礙較少,因為資本整合意味着廣東需要完全開放或香港部分或全部收緊資本帳戶。

在目前情況下,前者似乎很困難,而後者對香港和大灣區而言或會存在風險,資本缺乏流動性顯然會降低大灣區對海外投資者的吸引力及香港作為國際貿易資本聯繫作用。

中期來看,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地方城市整合的關鍵障礙,是生產要素並不流動。圖為珠海橫琴自貿區。(資料圖片)

撰文 : 艾西亞 法國外貿銀行
吳卓殷 法國外貿銀行
王涵 法國外貿銀行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