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演舞台劇《親親麗南》

葉德嫻 蘇玉華 潘燦良 凌文龍專訪

副刊版 2019/09/20

分享:

電影明星、歌星跨界主演舞台劇,絕不是新鮮事,但今年似乎特別多,繼蔡卓妍、王菀之、吳鎮宇之後,壓軸還有威尼斯影后葉德嫻首踏台板,偕同劇壇鐵腳蘇玉華、潘燦良與凌文龍於《親親麗南》飾演惡毒慈母,4人演技大爆發可以預期。而故事談及家庭的羈絆與桎梏如何扭曲一個人的心智、互為倚賴的母女卻相恨如仇人,以至因渴望自由而走進絕境等,均恰恰似是香港現況的寫照。

作為「PROJECT ROUNDABOUT三年計劃」最後一擊的《親親麗南》,改編英國影劇雙棲編劇Martin McDonagh(電影劇本代表作有《廣告牌殺人事件》)以26歲之齡寫成的首部舞台劇作品《The Beauty Queen of Leenane》,展現一對母女如何互相折磨、發洩彼此怨氣,是他也是你和我,同相親相愛也相爭。當中提及情感勒索者之目的則令人反思,因他們勒索的是關注、時間與自由,香港觀眾應有共鳴。

故事講述愛爾蘭山區鄉下小鎮麗南,71歲寡母Mag與中年獨女Maureen相依為命,生活刻板得蒼白,積怨甚深的兩人因青年Ray前來轉送家人歡送會邀請信後而爆發強烈人性爭戰。一直渴望離家尋找自由的Maureen於歡送會中重遇白馬王子Pato,視他為帶領自己逃離被母親嚴控的最後一條救生繩。糖衣包裝的傳統肥皂劇情節,寫出平庸生命中暗湧的人性脆弱與荒謬,就像看似人畜無害的溫情劇名,跟暗黑得令人心寒的劇情造成強烈反差,加上4位鑽石級演員陣容於6月作公開圍讀時引發劇迷迴響,12月上映的《親親麗南》絕對是今年教人引頸以待的壓軸作。

母女冤家相愛相殺

首結劇緣鬥戲的葉德嫻及蘇玉華,台上合演陷入長期角力鬥氣惡性循環的母女,台下則分別現身支持近月的公民活動,難怪專訪時特別同聲同氣,Deanie姐更笑指其「慈母」角色非典型。

葉德嫻:當演員其實需要personality disorder,飾演每個角色就像結識新朋友,要細心聽他們說話、深入了解他們。我很後生已飾演媽媽,很多類型母親也做過,這類母親卻是第一次接觸,很好玩。能夠與我的偶像兼水蜜桃(蘇玉華)合作,更是刺激。

蘇玉華:我常說前世做了很好的事,今世才可遇到Deanie姐,並可與她合作。若她不答應,我們就不會做這劇,今次既有好劇本,所有條件及預備工夫都配合得很好,就像坐上很穩定的郵輪出海暢遊。

記者:Deanie姐首踏台板做了甚麼準備?

葉德嫻:最重要是先由健康開始,如果身體不好,遇上多好的劇本都沒用。我一直很注意飲食、休息、運動,這鐵三角缺一不可,如我是燥底,故不可吃薯片、煎炸食物,食朱古力也會封喉,但我都有偷食,哈哈!吃澱粉質又會眼瞓,我不想不夠精神、集中力而忘記台詞;睡眠一向有小問題,常紮醒,已找到一隻中藥可以幫我睡得更好;也有trainer幫我健身。

記者:你們眼中的對方是何等模樣?

蘇玉華:起初對能夠合作是不能置信,接着開始驚,因始終未算好認識她,但相處久了便覺得她傻傻哋,很可愛和真誠,所有事都可以跟她說。

葉德嫻:她是非常嚴謹的演員,其實我們4個都係,這就可以嗌交,最重要是做好件事;不同腦袋走在一起,令自己想法更多更闊,就可解決問題、找到共識,這或許就是你們常問起我的「火花」了。

記者:劇中人走不出困局,你們又如何紓壓?

葉德嫻:我情緒控制很差,十多年前上了一星期的「全腦學習法」,老師教生氣時要喝水和聽音樂,我最喜歡Percy Faith的《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已深印我腦海,每當生氣便聽它來平復情緒。

蘇玉華:我會將壓力轉化成動力;若遇到困局、糾結,會「跳出跳入」,就像做戲般要投入角色再離開。意志是可以逃跑,每個人都要讓自己停一停、唞啖氣,當有足夠力量再回來面對困局,否則會很痛苦。

手足不相見不相爭

早於香港話劇團的2012年作品《心洞》已結戲緣的潘燦良與凌文龍,今次合演兄弟,台上台下都顯得默契十足,更互相取笑對方拍攝宣傳海報時「企得太貼」而導致HeHe味甚濃。

凌文龍:我與阿燦於話劇團共事多年,早是好朋友,常想與他再合作,因之前沒有很多對手戲,很可惜今次依然沒有對手戲。

潘燦良:我們合演兩兄弟,但沒有同台相遇,故仍是沒有對手戲,哈哈。

記者:為何會公開圍讀?

潘燦良:Deanie姐這級數影后,既是一個高要求演員,於歌唱事業也有豐富舞台經驗,但在舞台主演舞台劇卻有少許陌生,我們覺得應該製造更多機會讓大家磨合,所以6月做了圍讀,給機會大家提早準備角色、更了解情節的起承轉合。我們4位演員不只建立了戲裏的關係,更變成團隊關係,大家都覺得圍讀很好玩,而Deanie姐也很享受在舞台上與觀眾以演戲方式交流。

記者:演繹外國劇本有何難度?香港觀眾又如何投入發生於愛爾蘭山區的故事?

凌文龍:繙譯為廣東話劇本,需要考量如何維持不同國家的人說話與文化的質感,同時令香港人聽的時候引發他們想像;作為演員也要讓身體節奏和說話味道,都進入角色的狀態。

潘燦良:我們相信人性是每個民族都會有同樣感受,而感情是人與人之間一種最原始的關係。如這戲說一個媽媽要控制女兒、不准她離家,只是為了女兒可以照顧自己終老,其實這些社會及家庭問題,哪裏沒有?任何地域及文化背景的觀眾也可以感受戲中信息。如果沒有我們這兩個配角的出現,就不能對照兩位女主角,以及提煉和剖析人性的黑暗。

記者:你們本身性格與角色有何呼應?

凌文龍:我的角色Ray是19歲青年,便回想自己19歲時的狀態:未入讀演藝學院前,無所事事、不知有甚麼好玩、值得追求。Ray不是對世界完全沒想法,他也很想離開老家、很想有事情發生,這種潛藏在心底的力會於後段爆發出來,幾powerful。

潘燦良:我飾演的Pato有一種不屈不撓的精神,生活在一個困局,很想往外闖、找到人生的出路、建立屬於自己的人生。而我卻希望在安於現狀的同時提升自己,這與Pato有種連繫,只不過他行得更遠,甚至拋棄自己的世界到不知名的地方闖,比我更大膽。

﹏﹏﹏﹏﹏﹏﹏﹏﹏﹏﹏﹏﹏

《親親麗南》

日期:12月20日至2020年1月19日(逢星期一休演)

時間:晚上8時(星期日只設下午3時日場)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650 / $450 / $250 / $150(星期五至日)、$600 / $400 / $200 / $100(星期二至四)

購票:www.urbtix.hk、2111 5999

威尼斯影后葉德嫻偕同劇壇鐵腳蘇玉華、潘燦良與凌文龍於《親親麗南》飾演惡毒慈母,4人演技大爆發可以預期。(陳智良攝)

葉德嫻、蘇玉華、潘燦良、凌文龍首度合演舞台劇《親親麗南》,12月中旬起於壽臣劇院公演,引起劇迷撲飛熱潮。

首結劇緣鬥戲的葉德嫻及蘇玉華,台上合演陷入長期角力鬥氣惡性循環的母女。(陳智良攝)

早於香港話劇團的2012年作品《心洞》已結戲緣的潘燦良與凌文龍,今次合演兄弟,台上台下都顯得默契十足。(陳智良攝)

6月於只得260個座位的壽臣劇院舉行兩場公開圍讀,觀眾反應熱烈,4位演員亦大讚過程興奮刺激如坐過山車。「選址壽臣就是喜歡它小,與觀眾可近距離接觸,更能感受到劇的震撼力與氛圍。」

6月於只得260個座位的壽臣劇院舉行兩場公開圍讀,觀眾反應熱烈,4位演員亦大讚過程興奮刺激如坐過山車。「選址壽臣就是喜歡它小,與觀眾可近距離接觸,更能感受到劇的震撼力與氛圍。」

撰文 : 鄺素媚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