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數碼經濟挑戰巨 量大轉向提質

評論版 2019/09/25

分享:

數碼(數字)經濟(Digital economy)的重要性,就如人類歷史上三個最重要的蘋果一樣:亞當夏娃的蘋果、牛頓的蘋果及喬布斯的蘋果。數碼經濟是人類歷史上的三種社會經濟形態之一(前有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他們對應的生產要素分別是土地及勞動力、資本與技術。數碼經濟對應的生產要素是數據)。所以當今世界,發展數碼經濟成了全球各國經濟的主流。

近十年來,歐美等國家無不制定一系列發展數碼經濟的短期及中長期規劃。同樣,在中國,2016年政府就把發展數碼經濟寫入《政府工作報告》,2017年的十九大報告亦提出「數碼中國」的宏偉目標。

5G大數據AI 增長新引擎

2018年末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加大製造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中央政府的各頂政策全面支持中國的數碼經濟發展。

根據中國網絡空間研究院2018年11月發布的《世界互聯網發展報告2018》,2017年全球數碼經濟規模達12.9萬億美元。中國數碼經濟2017年總量達27.2萬億元,對GDP增長貢獻達55%,佔中國GDP 30%以上。按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2019年)》報告,2018年中國數碼產業化規模達6.4萬億元,佔GDP比重7.1%。其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互聯網行業增長較快,收入按年分別增長14.2%和20.3%。

據工信部,2018年電子信息製造業固定資產投資按年增長16.6%,高於製造業整體投資增速7.1個百分點。也就是說,5G、人工智能、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以及雲計算等數碼技術快速發展,成了點燃中國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引擎。

根據華為研究報告,到2025年,每增加1美元ICT(資訊及通訊科技)投資,將額外獲得5美元GDP增長,有望拉動全球經濟GDP累加17.5萬億美元的額外增長。

數據驅動經濟 吸納就業潛力大

中國數碼經濟蓬勃發展,信息消費活力十足。據國家統計局,2019年1至2月,全國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達到162.8億GB,按年增長136.1%。

1至2月,規模以上互聯網搜索服務、互聯網生活服務平台、基礎軟件開發、物聯網技術服務營業收入按年分別增長38.5%、28.4%、27.0%和21.9%。

數碼經濟對就業的吸納能力顯著提升。《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2019年)》顯示,2018年中國數碼經濟領域就業崗位為1.91億個,佔當年總就業人數的24.6%,按年增長11.5%,顯著高於同期全國總就業規模增速。其中,第三產業勞動力數碼化轉型成為吸納就業的主力軍,而第二產業勞動力數碼化轉型對吸納就業的潛力巨大。

數碼經濟之所以有如此活力及動力,就在於它是一種與傳統農業和工業經濟完全不同的經濟形態:數據成了驅動經濟運行的關鍵生產要素或資源,而大數據成為一種有價值的資源,當然也引發了數碼經濟市場的產權制及激勵機制、市場信用關係及市場組織結構和遊戲規則等發生根本性變化。但在這些方面,中國的基礎設施及法律制度卻準備不足。

數據本身並不是資源,也不是生產要素或有價值的資產。數據要成為資源,成為生產要素或有價值的資產,就得通過大數據的數碼化分析,讓數據轉換為信息,讓信息向價值轉換。所以,一個國家數碼經濟的競爭力並不在於這個國家數據量有多少,而在於一個國家數碼化的處理能力,在於一個國家國民的數碼素質。

法律政策滯後 制約數碼發展

在數碼經濟中,數據產權的形式及運行方式與工業經濟產權安排有很大不同,數據產權屬性是排列在整個光譜不同的範圍內,即一個極端為純粹公共品,另一個極端為純粹私人品,及兩者之間的準公共品。因此,一個國家數碼經濟的競爭力,又取決於一個國家數據共享的程度及數據的開放程度。

同時,在數碼經濟中,其產權形式及產權運作方式已發生重大變化。由於數據的共享是數碼經濟核心,所以數據開放、數據免費使用、數據為公共品,及數碼產品及服務免費使用,是數碼經濟產權表現的一種主要形式。這無法用現有產權理論來解釋。個人財產所有權在數碼經濟全面弱化(所有權與使用權全面分離)或終結,並由此引發一批新的產業和行業。數據所有權全面向個人轉移,平台企業所控的數據只是暫時託管。而產權形式和運作方式的創新與改變,將全面改變數碼經濟的行為激勵約束機制。這將是數碼經濟快速發展的原始驅動力。

數據經濟中的信用關係發生巨大變化,本質就是用大數據、數碼化、智能化、生物技術等來確立新的信用關係,或信用關係的技術化。信用關係的技術化能夠使這種信用關係更為簡單、識別成本低,全面降低了數碼世界的交易成本、提高了交易效率。但信用關係技術化的前置化預設,也是金融風險產生的重要根源。

人才缺素質低 數碼鴻溝加深

對中國來說,數碼經濟看上去是出現了快速發展及爆炸式的增長,比如近幾年來信息技術經濟增長速度達到30%以上,且政府在政策上也有特別引導,但由於理論上的準備不足,相應的法律法規及鼓勵創新政策更是滯後,從而使中國數碼經濟更強調量上增長,模仿式跟進,而沒有注意中國數碼經濟發展在質上佔優先。

比如,中國數據共享及開放程度與發達國家相比,就存在巨大差距。還有,當前中國傳統產業數碼化轉型受到了來自資金和技術等方面制約;中國的數碼人口素質過低及數碼人才供給缺乏,都是制約中國經濟數碼化的重要因素。

此外,數碼科技應用過程中衍生的一系列社會問題,同樣可能為數碼經濟發展帶來巨大挑戰。數碼經濟也會造成數碼鴻溝的加深、隱私更容易被侵犯、信息技術風險與安全問題、贏者通吃和國際貿易規則重新洗牌等問題。

所以,中國的數碼經濟要保證持續穩定的發展,目前面臨着一系列的重大挑戰。

中國數碼經濟看上去是出現了快速發展及爆炸式的增長,但相應的法律法規及鼓勵創新政策滯後,因此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巨大差距。(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