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屢次絕處逢生 今次可以嗎?

評論版 2019/09/25

分享:

隨着動亂的衝擊浮現,近日對香港經濟前景的憂慮及議論增多,中短期表現已難看好,下行風險日大已成共識。但對長遠前景為何?經濟能否迅速復原?尤其在「攬炒」後能否浴火重生?政圈中有悲觀、樂觀的不同看法,因此要有科學客觀的分析。

攬炒挫傷經濟 內憂外患夾擊

首先,要認識「攬炒」的狀況:經濟將達非常惡劣的境地,類似2003年般:資產市場暴跌,出現衰退通縮、失業上升、信心無存和聯滙受壓等,動亂持續將令「攬炒」機會上升,外圍環境又提供了助力,包括歐美政經局勢均處多事之秋,國際經濟放緩,中美貿易戰升級等。外憂內患夾擊將加快「攬炒」的到來。

對「浴火重生」也須予分析,有兩點尤須注意:

(一)不是甚麼都可浴火重生,只有火鳳凰才可以。

(二)即使整體經濟能重生,在浴火過程中會有很多企業倒閉,個人破產、工作消失、工人失業和收入及財富損失巨大。有許多不可挽回的Deadweight Loss、許多破壞不可逆轉,整體重生,但個體永亡。你能保證不會成為永亡者?

由富入貧難 許多人將不適應

何況重生後情況大多不會回到之前狀況,最值得關注者,是生活水平可能要經歷長時間低迷,甚至不會復原。由富入貧難,許多人將難以適應。

當然,香港是否火鳳凰乃關鍵所在。過去香港曾遭遇多次劫數,但最終都能絕處逢生,不單能復原且更勝從前,故許多人據此表示樂觀。然而,時移勢易,過去經驗不能盡信,必須採用生命周期理論(Life Cycle Theory)來檢視形勢。

回歸後「十年失落 十年沒落」

香港二戰後經歷了由轉口港、到工業化、到工業北上,而建設成為國際服務中心的過程,在上升軌上發展動力十足,故當劫數一過,便可重拾升軌。上世紀70至90年代,乃香港發展由起飛進入頂峰的黃金時期,但之後便進入下降軌。

回歸20年可說是「十年失落、十年沒落」的過程,董建華曾試圖找尋新出路,未竟全功後便難免滑落。2003年沙士衝擊令香港幾乎墮入深淵,幸得中央出手相救才免於難。但香港不單未因此覺醒而根治政經結構性問題,更培育出反共、反華新生力量Bite the feeding hand。香港之進入下降軌自有迹可尋。

前總理溫家寶便曾多番提醒:香港必須建立發展內生動力,意即不能只靠國家拉扶。董建華指出香港的深層問題如貧富懸殊及青年人上流受阻等,乃西方早已發生發育的「高收入陷阱」綜合症候群,反映中產受擠壓(middle class squeeze),和收入分配由橄欖形變回金字塔形的逆向蛻變。這些都同時是進入下降軌的原因及反映。

下降軌經濟 現生活水平泡沫

「下降軌經濟」的特點是老化、僵化嚴重,缺乏動力活力,若再受「攬炒」一類重大衝擊,自會氣數已盡,難望重生。此外,震盪令經濟的結構性缺陷更為凸顯,如97風暴時,樓市泡沫被擠破後樓價大跌逾六成。現時樓市泡沫比97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樓價相對戶均收入及生產力水平都偏高更多,樓按負債率及風險也更高。

更基本的結構性缺陷,是「生活水平泡沫」:生活水平之高,非當前生產力所能持久承托者,形成了成本過高的「成本倒懸」(cost overhang)問題,挫傷了香港的競爭力。

在震盪中這問題更為突出,調整出路:一是聯滙變動(大貶值)或是嚴重的通縮,尤其工資下降就業減少。97至2003時期便出現過「成本倒懸」調整,在保住聯滙下通縮嚴重,幸好當時物價下降快過工資下降,故實際工資未有明顯滑坡。

今次動亂引發震盪會否再帶來深重的樓泡及成本倒懸型調整,尚待觀察,但如無深重調整,也難有重生。

人才北上 火鳳凰或異地重生

還有一個新趨勢要考慮。內地比鄰地區正為達致民族復興及大灣區建設加快發展步伐,在較正常情況下對香港有利,但在「攬炒」下卻非常不利,因會有更多香港要素如資金、人才等北上發展。

香港若被抽空了家底重生更難,而香港精神卻可能異地重生,融入廣東大灣區發展而再創輝煌,由獅子山下變成珠江河畔。

不是甚麼都可浴火重生,即使整體經濟能重生,過程中會有很多企業倒閉,個人破產、工作消失、工人失業,許多破壞不可逆轉。(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