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死人

副刊版 2019/09/26

分享:

立秋飛逝中秋已過,香港仍熱浪依舊,本來不正常現象已開始慣常化,地球暖化現象已成為生活一部分。處於亞熱帶的香港還算幸運,全球最熱城市是巴勒斯坦的Jacobabad,日間溫度高達攝氏五十一度,在這種環境下熱死人並不罕見。

不少香港人曾經歷熱到想死的情況,但可曾想過人是如何被熱死?

人類身體只能在狹窄溫度差距範圍內生存,但人體散熱功能只限皮膚用汗水蒸發熱能。當濕度升高以及缺乏空氣流動時,這功能便不能好好發揮,體內核心溫度(Core body temperature)相繼升高,條件反射是皮下血管擴張(希望把熱能引進外圍),但當血管總容量增加而血液不足夠時,心跳自然加速而血壓便會急劇下降,未有充足血液流到大腦時,便會感到暈眩。

心跳氣短暈眩只是初步病徵,當核心溫度高過攝氏四十二度,細胞便開始凋亡:首當其衝是腎臟細胞,尤其是在脫水情況下,腎臟細胞凋亡更快速;其後便是腸壁細胞,當腸壁受損失去保護能力,腸內細菌便有機可乘跑進血液而引起壞血病(Septicaemia),連串反應下,多個器官因此衰竭。當體內核心溫度比正常體溫高出六度,死亡便近在咫尺。

人體既奇妙但也很脆弱。人心也是,請好好保護。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