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陷中美衝突 美港政策堪憂?

評論版 2019/09/28

分享:

本港在過去三個月的目光都着眼於反修例的示威和暴力行為所造成的動亂。但全球和中國其他地方都有很多事發生,我們應把目光放眼全局。

事實上,香港的示威和內部分歧的情況,多少跟北京與國際事務有間接關係。特別是香港的角色在現今的中美關係之中更趨重要。

兩年前,亦即是早於修訂《逃犯條例》之前,美國官員已開始對中美的貿易關係作出批評。在2018年的上半年,美方開始宣布對某些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其後北京作出反擊,對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中美貿戰持續 香港被拖入戰場

香港作為貿易經濟體,中美貿易戰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影響到我們。而貿易戰的範圍卻已更大更廣,涉及多個層面。雙方在科技、知識產權和戰略等問題上爭論不休。

香港現在也被拖進這場衝突之中。

其中之一是有要求美國檢視在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此法把香港在1997年回歸後視為經濟、貿易個體,有別於中國其他城市。

而此法訂明香港需維持高度自治(美國國務院報告多次證實這點)。

檢討美港政策法 威脅尚算小

一些反政府的人士過往也曾呼籲美國檢討這法案。但現在一些美國議員認為此法案可以是貿易戰之中針對中國的武器。在理論上來說,這可能為香港帶來災難性後果。

這其實有點莫名奇妙。香港是這貿易衝突的旁觀者,若香港失去獨特的經濟地位,將會對在本港的美國和其他國際公司造成嚴重潛在損害。

到目前為止,威脅尚算小。但由於貿易戰以及香港反修例示威衝突引起了新聞媒體的關注,我們寶貴的經濟地位正受到質疑。

美國的議員在中美之間日益加劇衝突之中也利用香港作為角力的籌碼,即是建議中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這法案從多方面擴展了《香港政策法》的原則,並把人權等範圍包括在內。

美政客關注香港 是為美國打算

縱然這非新事,但這建議最近在美國得到某些政界人士支持。當中的原因包括一些香港的泛民人士加入游說工作,和香港現今情況成為了新聞話題。但同樣這與貿易戰有莫大關係。

一些示威者公開要求美國干預,介入香港當前的問題。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當然堅決反對這些外國勢力的干預。老實說,泛民人士若認為美國政府是他們的盟友,實在是幼稚。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原則,主要關注貿易特別是雙邊貿易差額。我們可以肯定美國的政界人士對香港事務感到如斯興趣,是有其本身國內的考量及目的。

上星期,我在洛杉磯出席貿發局舉辦的「邁向亞洲首選香港」論壇,宣揚香港乃通往亞洲的門戶,並為我們的商界人士和美國的同行提供互動交流的機會。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也有出席,及後他提到美國一些政界人士對香港的看法並不一定反映全美國對香港的感覺。他指出從許多迹象顯示,雖然局勢如此,投資者對香港和中國大陸的興趣仍然不斷增加。

政商站同一陣綫 捍衞港繁榮

若純粹從香港角度而言,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的衝突。但退後一步看,我們卻會看到中美在國際貿易和其他經濟問題的對峙,涉及範圍更廣。

對商界而言,更要面對另一鬥爭,就是政治與商業之間的角力。而他們首要工作是投資、交易,創造就業和繁榮。在這一點上,我們應站在同一陣綫。

若純從香港角度而言,眼前最重要的是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的衝突。但退後一步,卻會看到中美在國際貿易和其他經濟問題的對峙,涉及範圍更廣。(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